2016年7月9日

”搞非法政治对抗有风险 相关人士应当心知肚明“

7月8日,环球时报发表评论文考拉获释及发表道歉信一事,评论称"考拉被人权律师李和平欺骗了,从历史更宏观的视角看,李和平之流很可能被最终证明也是一群半受骗、半主动上钩的幼稚者。"虽然目前并没有明确的证据,但不少网友高度怀疑考拉发布道歉信一事并非出自本人意愿,甚至当局会利用考拉作为后期起诉李和平等维权律师群体的"污点证人"。

考拉3

今年1月被逮捕的高文律师事务所年轻女助理赵威(网名考拉)7日获取保候审,她不仅当日通过微博证实自己获得自由,还随后通过长微博发了"致朋友们的一封信",讲述了自己"成为别有用心的人的棋子"这个过程,表达了自己追悔莫及的心情。这件事迅速引起中外媒体关注,一些声音谴责相关律师对"考拉"的欺骗利用,也有声音质疑发表上述公开信是否出于"考拉"本人的意愿。

北京警方去年7月拘留了锋锐律师事务所及高文律师事务所的7名"人权律师"和助理,其中包括"考拉"和雇她做助理的"人权律师"李和平。今年1月上述7人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批捕。

"考拉"在公开信中介绍了自己带着关注公平、正义及社会公益活动的愿望走进"维权律师"群体的经过。她被许诺高薪,而后来才知道,项目资金和她的薪水都来自某境外机构的资助,而这家机构所做的事情就是搜集、整理国内敏感案事件的资料并进行炒作,借此抨击中国的司法体制和社会制度,鼓动改变现行体制等。

一个担任助理的20几岁女孩子,她介入那些违法事件的程度应不如李和平等"人权律师"深,她获取保候审大概与此有关。另外这封信让人能看出,她对问题的认识与取保候审的条件的确有所对应。

中国不是天堂,更不是地狱,我们是一个既复杂又总体健康的高速发展社会。24岁的年轻人容易受到误导,产生一些偏激看法,做出激进行为,但如果他们接触了更全面的材料,往往是能在思想上转变的。我们希望"考拉"就属于这样的情况。

去年中国警方约谈、调查了部分律师,那些人和庞大的律师队伍相比是个极小的圈子。最后被逮捕的又是那批律师中的极少数。中国整顿秩序触及了社会的方方面面,西方舆论与网上一些公知互动,重点关注律师界的情况,夸大被抓律师的人数,把所谓"抓律师"作为中国社会的突出行动来炒作,硬生生地制造了一个中国政府"打压维权律师运动"出来。

其实无论非政府组织(NGO),还是"死磕派律师",都不是中国社会治理的集体对立面。每个圈子都有管理上的共性问题,但是涉及违法的破坏者通常是极少数,对违法的追究更会是具体的,一事一议的。

律师行业是中国司法体制的一部分,绝大多数律师为中国的司法进步贡献了力量,个别人打着"维权律师"旗号做破坏现行体制的事情,触犯了法律底线。他们需要为此承担法律责任,这不干律师行业的事。

搞非法政治对抗有风险,相关人士应当心知肚明。由于有西方和境外一些势力的支持,对一些人来说这种高风险也意味着某种知名度及进入外部势力保护圈的好处。他们中的很多人并非、或者不仅仅是"为理想而战",而有着自己独特的利益计算公式。他们自己愿意那样干是一回事,但最好别裹挟涉事不深的年轻人,尤其他们应放过"考拉"这样的女孩子。

未来中国如何走,是整个世界的大棋。一些国内精于计算的人也很可能被外部势力算计了,当了人家的枪。从历史更宏观的视角看,他们很可能被最终证明也是一群半受骗、半主动上钩的幼稚者。

不管怎么说,"考拉"重获自由,她在公开信中表达了"告别旧我,不负韶华,展现一个全新的考拉"的愿望。我们祝愿她真能把旧的一页翻过去,尽享属于年轻人的未来。(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

不少网友认为,考拉发布的《致朋友们的一封信》,很可能非出自本人意愿。

以下为道歉信全文:

在澳大利亚桉树林中有一种动物,人们称它"考拉"。它性情温顺、体态憨厚、行动迟缓,每天能在树上呆上十七八个小时,悠然自得。有可以依赖的树,慢慢悠悠,这是我很喜欢的一种感觉,所以我的网名也叫"考拉"。但与"考拉"有所不同的是,我心中装有满满的追求与梦想,梦寐以求通过自己的能力,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益、对社会有所贡献的人。

在大学里,我学的是新闻专业。当一名记者或者媒体人,可能是选择这个专业的学生共同愿望。所以,还在大学的时候,我就开始在网站实习,憧憬未来。

有人说,人生如戏,而我认为,人生更像新闻里的现场直播。很多东西,根本来不及想清楚、问明白,该发生的就这样没有预见地发生了,比如,爱情、婚姻、事业……

之所以在此刻谈到爱情婚姻、事业追求,就是因为它们与我今天的命运相互交集,让我的人生出现了拐点,甚至走了弯路。这也是我今天为什么想要用公开信的方式,与朋友亲人分享我心路历程的重要原因。谁又能想到一个90后女孩、年仅24岁的我,正在生命之花绽放得最美的时刻,命运为何要如此捉弄?难道真的是不经历风雨,就不能见彩虹么?

一年的时间很长,也很短,而我要感谢这一年的经历。365天,365个日夜,朝着自己的梦想一路狂奔的我终于安静下来,观望自己的内心,观望自己的理想,观望自己来时的路,请允许我穿越时光,也请允许我跳跃过一些人生的篇章,回到我从一名热血青年踏进社会的那个时刻。因为,人有时候是会逃避现实的。而有些东西,只有内心独自承受。好吧,我承认,我不仅是个热血青年,也曾经是一个愤青,我觉得我满正能量的,这种激荡的风格仿佛与我温顺柔弱的外表有些格格不入。

与同龄女孩相比,我曾经是一个格格不入的独立独行者。90后出生的孩子,一出生就享受着改革开放带来的利基和福祉,与生俱来的恩赐,使我们并不懂得艰辛岁月里前辈的开垦付出,亦缺失一颗感恩的心。世人都说90后是垮掉的一代,而我并不甘心成为垮掉的一员,我是这个群体里的叛逆者,我想为自己,为我们这代人正名!在我的意识里,我有志将视角投射于社会大众,投射于承担我们这代人对国家、社会的责任和担当,这是我一直以来所受的学校、家庭教育教会我的家国情怀和朴素的社会责任感。

我关注着社会的公平、正义,关注着社会公益活动,这种关注,就像命中的一种注定,把我的视线引领到了表面正义的"维权律师"群体。我从开始网上关注声援他们的活动,到主动参加他们组织的一些所谓公益活动和声援、研讨会等。直到2014年10月的某一天,我独自背起行囊,离开自己居住并熟悉的城市,来到首都北京。经人引荐后,担任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李和平律师的助理。那一刻,我想,梦想终于照进现实,新的人生就此启航了。

可想而知我对这个新的职业是如何珍视,简直是如获至宝。不是学法律出身的我,竭尽全力施展能力和才华,对李和平律师也是忠心耿耿。我的工作主要就是帮他整理案例素材、参与他的各种社会活动。我当时觉得,跻身京城律师圈,能协助办理那些全国乃至全世界关注的案件,是多么幸运的事情,甚至都没有去想李和平为什么要答应给我这个助理一份高额的薪酬。直到数月之后,我在帮李和平办理一些项目时才明白,原来这些项目的资金包括我的工资都是某境外机构资助的。

这家机构名义上是做"反酷刑"的研究,实际上是通过资助项目来搜集、整理一些国内敏感案事件的资料并进行炒作,借此抨击中国的司法体制和社会制度、鼓动改变现行体制、实现中国和平转型。他们组织的所谓的"研讨会"无非是给"维权律师"和敏感人士提供认识和交流平台,使这些人成为他们在中国进行渗透和平演变的帮手和棋子。

李和平律师就是在为这家机构工作。并且,在我应聘工作时,李律师对我隐瞒了这一点。有一次我陪同李律师去参加一个活动,他要求我通过个人微博发布消息,制造舆论影响。刚开始我还认为他是老板,自己懒得发才让我发,现在才明白他是刻意在规避风险。时间久了,我便觉得李和平的工作和为人越来越不对劲,随后我向他提出辞职。这时候,他应该结清拖欠我的3个月工资,但他说是因为国外机构不再支付我的工资,他那也无法支付。我很气氛,也觉得非常失望。

如今,我好嘲笑自己的天真幼稚,为李和平律师工作期间,对他忠心不二,他所交代的工作我照单全收,没有任何分辨思考,还曾为所谓"维权律师"、"民主人士"群体鼓与呼、支持与声援,还以为这是热爱国家、心怀公益。这种被利用的感觉让我揪心痛楚。我真的没想到自己的行为恰恰在背叛自己的理想,伤害自己最热爱的祖国,不经意间使自己成为别有用心的人的棋子。

我对自己年轻单纯、涉世未深、偏执盲目铸成的大错感到追悔莫及,并真心悔悟,我愿为我的过错承担责任,今后我将告别旧我,不负韶华,给大家展现一个全新的考拉。

而目前考拉的微博,已经呈现出非本人操作的迹象。

3

例如在微博批评为自己呼吁的律师

例如在微博批评为自己呼吁的律师

传送门

相关阅读:赵威微博发布"自拍" 引更多质疑



via 奇闻录 http://qiwen.lu/32135.html

IFTTT

Put the internet to work for you.

Turn off or edit this Recipe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