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0日

一日段子荟萃 5-19

@hnjhj:达赖喇嘛第十四世;中华民国总统第十四届;而你包才刚刚第五代匪首。建议匪帮改成一年一届,上来先连任十届。不然在这个拼版本号的年代,感觉说丫丫丫是自古以来完全没有底气。

@Red_d:六十七年來,才第三次政黨輪替,立法院才第一次政黨輪替,現在想想,真的很不容易很不容易。 // @bigman945:中国屁民哭晕厕所。

@Ken:「对待国家领导人缺乏基本尊重,这是我对台湾部分人的理解,这些人简直就是败类。」太監最愛對別人的性生活指手畫腳。

@MyDF:如何解读"决不护短"?- 短,表示有短 – 护,表示上下级关系,解释了警察为谁服务的问题 – 不护短,表示拥有护短的决定权 – 决不护短,表示这次必须有人要背锅 #雷洋

@buchimifan:2018年底,次年1月1日起,全面废止因私护照、关闭互联网、公私合营、土地公有的消息沸沸扬扬。12月31日,全国各大机场都挤满了利用最后一天奔向自由的人,北京到洛杉矶的机票被炒到了十万美金一张,几大港口的国际客货轮也都人满为患??欢迎故事接龙!

@tengbiao:在刘云山主持的一次会议上,一位在中国的西方学者抱怨说,在网上搜索不到自己要研究的东西。刘云山盯着他看了一眼说:"你一定是用了错误的方法研究着一个错误的题目!"

@mozhixu:促成改良的唯一途径是营造革命的前景,这一点毋庸置疑,所以凡是提倡告别革命,质疑突变正当性的人士,皆可以归入反动维稳的行列,不管他是否也鼓吹自由化的理念,也不管其是否参与行动。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什么兄弟登山,而是截然的标准。

@胡上士:五岁那年,三个持枪民兵破门而入,将爷爷押到打谷场批斗,逼他跪下,草把子往嘴里塞,鲜血淋漓。我吓得几天没说话。前年,因网上言论,警察找上门,当着四岁儿子的面带走了我。两年来,只要有人敲门,儿子就喊:爸爸,快躲起来,警察来逮你了。民众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从这方面看,文革从未结束。

@史太狼CQ:上帝都会宽恕妓女。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攻击一名妓女,同理,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攻击一名嫖客。因为制度之恶远超这些私德之丑。当一个社会动用公共资源攻击妓女或者嫖客,证明这个社会不仅烂透了,而且已经失去基本的反思能力和纠错能力,不得不借助私德之丑遮蔽制度之恶。

@ouyangyi1989:自由经济使自由人成为可能,计划经济制造人对计划体系的极端依附,即有计划地制造奴隶和奴役。赵国的所谓中产阶级、知识分子为什么是正能量、犬儒一族,因为他们吃的是计划体系拉出来的屎,他们吐出来的必是对体制的赞美诗对国民的毒剂。

@张鸣:博士论文进行意识形态审查,除了降低论文水平,甚至把论文变成垃圾之外,没有任何作用。在21世纪的今天,还搞这一套,是世界级的笑话。

@williamlong:网传谷歌将通过搜狗搜索的方式重回中国,经过测试,搜狗的"英文搜索"所展示的搜索结果就和谷歌英文搜索的结果基本一致,但搜狗会自动过滤一些网站,例如搜索搜索dropbox,排名第一的并非dropbox官网。

@Zodiac4698:张德江访港正在制造一种新常态,并且逼迫香港人接受这种新常态。也就是赵家人可以超越法律,超越公平,在香港一切都要为赵家人开绿灯!而特区卖港政府,所谓上层已被收买,大陆腐败政治已经侵入到香港的肌体之中,唯有底层,学生,知识分子还在抗争!

@akid:一带一路 和 diao你老母 在粤语里太押韵了 #张德江很行

@redfireage:我朋友夫妻两口子去国内某旅游地住酒店,半夜有一嗲女声电话问需要特服否?朋友说不用,居然连续来了三个电话询问 ,一会儿电话又响,还是问要特服,他老婆大怒接过电话:已经有了,你们不用惦记了! 果然消停了。可是五分钟之后,就有人敲门,问谁?答:警察,检查身份证!

@kunlunfeng:献花,念念不忘,点蜡烛,要真相,抄人权宣言,唱草泥马,岁祭林昭,一人一票改变中国,无不有那副往士兵枪筒上插鲜花图像的影子。而专政如铁,文艺情怀总落得荒唐一阕。要人性非政治的乡愿,最终只走向反政治反颠覆。

@beidaijin:墙内外连笑点都有不同,比如"我狐慈悲"这个梗,我今天才刚知道,据说还是句很热的口头禅。墙的确造就了两个中国,两种思维模型,慢慢将形成两种语言文化。

@网易网友:他们为这个时代所做的唯一贡献,就是你一听到褒义词就恶心。

@网易网友:街角开了一间书店,乡长向穷苦的乡民们收重税,结果乡民们穷得除了买衣食住行必需品之外,几乎不剩一点钱去提升精神,更没有人去买书。书店老板快饿晕了,跪求大家多买书,多提升一下精神层次,乡长就说"你TMD就不能有点文化人的尊严?"

@慕课赵:二十一世纪了,全世界的影视人都在反战,只有中国还在美化战争。

@OOBE: "轉推:「曾經有人要碧娜承認自己是德國的舞蹈家,她抽菸不理,然後說:『如果我是一隻鳥,你一定要我說自己是德國鳥嗎?』這是碧娜頂撞的方式。」"

@ShengXue_ca:1999年5月,我在一位朋友家的饭桌上遇到过一个人,说自己六四凌晨坦克碾轧学生时在现场,我要求采访他,他太太当即跳起来指责我要给他们找麻烦。可悲。

@beidaijin:广州网友:"今天上午去教务处调课,党员们都在抄写党章,方格子稿纸,一人一本,还要求党员教师戴党徽进课堂"。

@eighty_cent:哈哈哈哈,劣祖劣宗。微博上"跑路教主刘仲敬"发明的。笑死我了。

@sjkjk2131uusau01u03:《不可笑》:斯大林接见一个代表团,结束后,发现烟斗不见了。 于是,他派遣警察头子贝利亚去盘查被接见的人,问谁拿了他的烟斗。第二天斯大林在一堆报纸下找到了自己的烟斗,贝利亚却抱了一堆烟斗进了门,说:"看看哪个是吧?代表团中多数人承认拿了您的烟斗,拒不承 认的已经在问话中自愿死亡。"

@sdelayang:在健身房跑步瞄到一部现代国产剧:CEO想跟公司保洁阿姨聊天,被阿姨白了一眼说"我们清洁工可不像你CEO,我们很多事情要忙的!" ……

@AirSurG:吃完飯,在這廣州的城鄉結合部叫了輛Uber,幾分鐘一輛豐田開著遠光燈在單行道上逆行靠了過來。問了目的地,看著我們仨精壯男子,女司機怯怯地小聲抱怨這麼遠,看來有點緊張。她沒看出來我們哥幾個比她還緊張。 #冷眼白描

@dingyi:地球另一边都因为人工智能兴奋呢,这一边因为朋友圈可以发颜文字和选择题兴奋。



via 奇闻录 http://qiwen.lu/31816.html

IFTTT

Put the internet to work for you.

Turn off or edit this Recipe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