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3日

一日段子荟萃 5-12

@shevalxj11:世界上有两种地震,地震和中国地震。后者只塌学校,不塌政府大楼;只砸孩子,不砸领导。如果老天有眼,那也是势利眼。无论如何,八年了。

@letscorp:雷洋之死跟杨乃武小白菜案一样,杨乃武是谁不重要,关键他是浙江举人,同科同省出来做官、经商、做报纸的一大票人,一人出一小把力就把案子送到慈禧面前了。人民大学在新闻宣传、公检法乃至政府机关有的是人,校友不明不白死了,谁不暗中使把劲儿?昌平派出所这回玩儿大收不了场,上峰只怕是要弃卒保帅。

@maylogcom:#转:这家伙出门去机场接人,然后打开百度地图,输入"飞机",结果就被导进了足疗店……

@szstupidcool:列宁去嫖娼,嫖出苏联邦。陈独秀嫖娼,嫖出党中央。欧伯去嫖娼,国宝来做庄。薛蛮子嫖娼,央视猛爆光。李庄去嫖娼,红黑露真相。刘志军嫖娼,剧组全脱光。雷政富嫖娼,三秒倒金枪。雷洋去嫖娼,举国皆心慌。群主去嫖娼,群员心痒痒。我们要嫖娼,共佑国运昌。

@xiucai1911:以前听过"带套不算强奸",今天又听说"带套打飞机算嫖娼",真是天朝之大,无奇不有。

@cuixueqin:有人问,在贵国似乎【公权力执法过程中的被害人离奇死亡】和【监控探头恰好坏了】以及【被害人突发某种急性病】还有【网络删帖舆论管制】总是一起并发,有没数学达人给个概率上的分析。回答很简单:如果算不出概率,说明你不懂数学;如果计算结果不是100%,说明你不懂中国。

@Mstarlee:我国的警察暴力和美国完全不是一回事,我国警察好的时候是讲规矩的土匪,正常时候是安静的土匪…

@景山公园51区:你国每周有一两个人神共愤的大新闻,前一个还没充分消化后一个就粉墨登场,然后不到三五天又一波大新闻袭来。每次都是充分调动消耗民间情绪和精力后,或戛然而止或渐隐消失。人民疲于奔命,官方乐此不疲。这是一种集体调教,不断增加民间对大新闻的容忍度,使其习惯挫败感和无力感。

@bafield:美国警察打死一个平民,市民要游行城市要骚乱;兲朝警(hei)察(bang)打死一个平民,家里人跟我说不要在网上乱说话。

@MyDF:中国的性工作产业实际上是公安的利益所在,扫黄打非和抓嫖给他们带来了巨额利润,扫黄从来不扫干净,象割韭菜一样割完一茬等着收下一茬。在另一方面,也是他们的情报来源,比如朝阳区群众,比如2015年构陷区伯嫖娼的陈检罗警官,至今没有找到。

@andyyeung12:这是一个悲催的五月,看病的死了,治病的也死了。嫖娼的死了,抓嫖的也死了。强拆的死了,被强拆的也死了!在这个奇葩的体制下,先知先觉的移民了,后知后觉的在做微弱的抗争,不知不觉的还高喊"保卫钓鱼岛"。

@mozhixu:纯粹知识增量并不缺乏,图书的引进,互联网信息都在进行,比较政治学、社会运动和抗争理论等也带来了许多相应的思考,但是,主流知识群体主动回避所谓敏感话题,管制下的媒体和网站也敬而远之,长期运行之下,各种新的思考和话语并不能进入,更不用说替代被管制容忍的话语,重复的就还是那些陈词滥调。

@mozhixu:在北非茉莉花革命时期,我曾经感叹"千呼万唤,不如街头一站",但是,街头运动需要相应的数量基础,才能形成对统治者足够的压力,这种感叹,指向的是大规模社会运动,而不是个体的道德选择,在专政下,大规模突发聚集的机会尽管渺茫,却可能是制度转型的必由之路,冻结时代强化而不是减少了这样的可能。

@mozhixu:可以把512当成党国由盛转衰的顶点。随后的地震灾区学校调查、杨佳事件、三鹿奶粉事件、零八宪章事件等,彻底击溃了党国借助西方金融危机,通过地震重建和奥运大典营造的盛世中国幻觉,至少在心理上,08年是经济高速发展所吹大的所谓中国模式开始破灭的拐点,当然,这同时也是漫长分化、对立的起点

@calon:老婆说她相信报应,坏事做多了一定不会有好下场。我说抛开道德判断历史事件的问题不谈,从历史经验看,恶贯满盈而善终的人太多了,砌墙的人未必会被倒下的墙砸死。不过,被墙砸死的人中,倒是一般都少不了墙的维护者。

@szstupidcool: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这样写道:"中国人的道德和法律不是一把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公平,客观的尺子。它可以根据所施对象与自己的关系而加以程度上的伸缩,可谓双重标准。"

@scavin:好多人把微信当一半互联网,其实你错过了整个互联网。

@ccming:成功学是一种病。人本来就有过度乐观的认知误区,而成功学放大了这一缺陷。你可以看下,绝大多数人完不成自己的计划,少数执着的人把自己逼疯。专业预测也有一大半错估了难度,这就是世上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烂尾楼,而布什政府陷入伊战的泥潭。130对夫妻结婚时都认为自己不可能离婚,几年后一大半离了。

@shmyd:我爷爷一生中最开心的日子是日本投降的消息传来,那一天,上海老百姓在外滩大楼外墙上挂上了巨幅的用丝绸制成的蒋委员长的画像;我爸爸说他一生中最开心的时刻是"四人帮"粉碎,他和同事们自发上街,敲锣打鼓欢庆十年浩劫终于结束了。当我临终的时候,儿子问我最开心是什么时候,还真的答不上来。

@sushi2037:科幻小说《星辰之父》里,一个富翁,建造了几十艘火箭发动机宇宙飞船,载着几万人飞向太空,为人类开拓新的生存空间。几十年后,超光速飞船载着已至暮年的主人公,仅用了一两天时间就追上了那些几十年前出发的传统飞船,使得主人公和几万名先驱者用全部生命进行的壮举成了一种无意义的悲剧。

@freedomandlaw:不到两年的时间,已有两位亲人罹患肺癌,均无吸烟史,家族也无肺病史。不信和空气污染没有关系。个人觉得70之后的大陆人的人均寿命可能会创新低。

@EnigmaHuang:饭堂回来路上听到有人哼《阿里山的姑娘》,想起小学时一个不算空耳但是一直让我记忆深刻的错误。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就觉得奇怪,『阿里山的姑娘没乳水呀』,那她们是怎么哺育下一代的?直到我后来查了歌词……



via 奇闻录 http://qiwen.lu/31764.html

IFTTT

Put the internet to work for you.

Turn off or edit this Recipe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