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0日

立法监管弹幕

最近,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走红网络。这部纪录片成为"网红"的平台,是带有"弹幕"功能的视频网站BiliBlili。网站附带的"弹幕"功能让网友在感受工匠精神的同时,也能产生视听同步感,获得更多乐趣。

互动、娱乐、交友,"弹幕"如同其他互联网新技术一样,带给用户不一样的体验。然而,"弹幕"真如传说般完美吗?

记者调查发现,在疯狂"弹幕"评论中,低俗乃至侵权内容时有出现,其背后则是网络低俗文化恣意横行。

低俗"弹幕"或涉侵权

"弹幕",是一种源自日本ACG的评论方式,指评论像炮弹一样在观影画面上飞速而过。

随着互联网行业飞速发展,这种最初在AcFun和BiliBlili等"弹幕"视频网站上火热的评论模式迅速蔓延,已经从小众迈向大众,目前很多视频网站都引进"弹幕"功能,并给予用户选择开关"弹幕功能"的权利。"弹幕"评论方式将个人化的表达转化为群体互动,构建起一个年轻的文化生态网络,受到年轻人的追捧。

然而,在追捧声中,"弹幕"的使用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近日,一名女主播在某网络平台直播时,遭网友发"弹幕"调戏。这名网友要求女主播换真空装跳舞。女主播换上一件黑色露肩裙在镜头前热舞,但网友并不满足,仍频繁在用低俗"弹幕"刷屏,最后竟将女主播骂哭。

记者发现,在一些视频网站,类似低俗的"弹幕"评论还有不少。

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弹幕"的使用人群多为90后、00后。以BiliBlili网站为例,该网站实行会员制,只有成为会员才能发送"弹幕",但申请会员必须要在60分钟内做完100道与动漫有关的题目,如果不是对动漫非常了解的人,很难完成这项任务,因此其主要用户群集中在90后、00后。而90后、00后的一大特点就是质疑权威、怀疑规则,一句"凭什么"常常让人瞬间哑口无言,他们发起"弹幕"来也是肆无忌惮,想说什么就发什么。

"'弹幕'的受众和用户主要是90后,特别集中在95后,他们愿意与人交流,渴望得到别人的关注。在他们发送的'弹幕'中,虽然大多数是理性的表述,但也不乏发泄情绪和过激言论。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可能没有出格的语言表达,但在网络空间中就不一定了。"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说。

低俗"弹幕"的危害也是显而易见的。

"每个公民都享有言论自由,这是宪法赋予我们的基本权利。但'弹幕'是发布在公共空间的,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发布在公共空间的言论需要遵守法律和公序良俗,低俗言论会影响到其他用户的体验。"中国传媒大学政治与法律学院法律系副主任郑宁说,对于"弹幕"指向的对象而言,可能侵犯到他们的人格尊严或名誉权等权益。

中国传媒大学文法学部副部长王四新也认为,网友发布的低俗内容如果属于禁止传播的范畴,那么网友要承担相应责任。用户如果觉得自己的权益受到侵犯,也可以保存证据向相关部门举报,比如向公安机关举报或者到法院起诉。

发布门槛有待提高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在校大学生大多都浏览过"弹幕"网站,而且"弹幕"使用人群有低龄化趋势,中学生甚至一些小学高年级学生也加入其中。以BiliBlili网站为例,该站常年的活跃用户在20万人左右,其中中小学生占很大比重。

对于"弹幕"使用人群低龄化的特点,郑宁认为,这会形成另一个危害,低俗"弹幕"言论会影响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弹幕'需要一定的审查机制,一方面是出于净化网络环境的考虑;另一方面,对未成年人而言,看这些低俗评论是不合适的。是不是应该对'弹幕'设置一定的门槛?这一问题需要讨论"。

如何提高门槛、加强监管?郑宁说:"第一,必须实名注册,这样便于及时发现那些发表低俗或者侵权言论的人,便于采取相关措施;第二,要签署协议,就是在注册时要让用户签署一个协议,明确告诉用户一些基本底线;第三,建立在线投诉机制,这样便于网友发现问题后及时向网络平台举报,网络平台也要及时做出处理。"

郑宁表示,从目前来看,管理低俗"弹幕"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加强网络平台的自律,加强自我管理。比如,对发表低俗言论的账号,发表一次给予警告处分,两次以上就取消其发言资格,如果超过一定次数可以给予封号处理等措施。另一方面,还要加强对网友的教育,这里包括学校的教育、家庭的教育、社会的教育,以此提高网友素质。

朱巍建议,应该对"弹幕"设置三个门槛:一是技术上的门槛,就是进行关键词屏蔽。由于"弹幕"主要是和画面配合,许多网络平台并没有进行比较强的监管。平台首先要对一些关键词进行屏蔽,比如对广告、淫秽、色情、暴力等关键词予以屏蔽;二是制度上的门槛,网络平台应该有一个内控机制。比如,建立出现问题通知删除、在线举报等相应机制,这种机制应通过互联网协会或者相关部门审核;第三就是文化层面,现在网络低俗文化已经是一个普遍现象,比如在网络上谩骂、人身攻击已经变得特别普遍。

低俗化侵蚀网络空间

社会学家认为,每一种社会现象的背后都包含着两个方面,即正功能和负功能。互联网便是如此,其改变了人们的工作生活方式,同时也使得社会负面情绪、文化粗鄙现象经由网络放大。

"低俗'弹幕'反映出来我国网络文化的一种现状:低俗化盛行。"朱巍直言。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的《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认为,网络语言低俗不仅扰乱了交流的善意、崩塌讨论的平台,其与现实社会的粗鄙、戾气彼此裹挟,也对社会整体情绪产生负效应。净化网络语言环境是要在文化、社会的层面上营造网民生活的舒适空间。我们既然抛弃了所谓"埋儿奉母、尝粪忧心"的文化糟粕,自然也不应接受"逼格""屌丝"成为时代的文化沉淀,更不能让代指身体器官的攻讦谩骂侵蚀舆论主流。

低俗的网络文化与传递正能量、弘扬真善美的时代要求背道而驰,将低俗当通俗,拿噱头当卖点,其社会危害之深不可不防。在这种情况下,该如何预防网络低俗文化的侵蚀和滋扰?

朱巍认为,如今充斥互联网的"网红"对低俗文化并没有起到阻止作用,反而是相互促进的,因此,应加强文化方面的立法。

"互联网文化要法治化。目前,关于文化方面的立法不多,或者说促进法太少。应通过加强文化立法,加强文化方面的引导,促使网友提升文化素养、法治素养,也促使网络平台管好自己。"朱巍说。



via 奇闻录 http://qiwen.lu/31551.html

IFTTT

Put the internet to work for you.

Turn off or edit this Recipe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