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8日

一日段子荟萃 3-7

@39slb:(一) 西北某地一学生,志存高远,矢志从医。首次高考考入泸州医学院,到校后发现不理想,学校名气太小,果断返乡复读,一年后成功考入四川医科大学,到校后傻眼了,发现还是原来的泸州医学院。于是再回家又复读一年,更加刻苦努力。第三年如愿考入西南医科大学。到校后据说人已经疯了……

@39slb:(二) 重庆大学五年内换了三个校长,某学生本科读的重大,硕士读的浙大,博士读的北大,结果毕业证上统统盖的林建华的章。找工作的时候,面试官:"同学,造假也要专业一点嘛,你就不能多刻几个章?"

@shifeike:墙内是一天比一天的保守、怯懦,最后滑向绝对的自我审查与彻头彻尾的不关心。墙外是一天比一天的愤怒、单调,最后变成夹杂着鄙夷与不屑看到回应的自说自话。墙内和墙外,都是单向度的刻板印象,积累的是不忿、仇恨和互相瞧不上。

@o_karen:鎖推推友:三十歲時,大部分人都卡在初級職位上。現有的工作升不上去,又無法承擔轉行的時間成本,更來不及再去讀書。父母開始多病;自己收入有限,也沒有存款。更大的痛苦,是看到身邊沒有背景但努力又聰明的人已經小有成就,有背景的人已經開始過上貴族生活了。

@mozhixu:理解大陆房市,一,是拍卖场,且政府从中抽头一半以上,二,权力等级导致的资源集中,吸引人口流动,为房价支撑因素,经济机会也有一定作用,三,投资不畅,通胀阴影,导致周期性投机,前两者决定了一二线房价只涨不跌,后一点是周期性投机和快速上涨的原因。和党国一样,房价只可能崩溃,不会调整。

@StarKnight:近两周好几位国内的朋友找我咨询房价的问题,分别来自深圳、上海、苏州和广州。我莫名得很,和他们解释:自己在国内没有,在日本也没有不动产购置经验。结果对方说没关系,我们就是想了解一下,日本泡沫经济时代的房价推高的过程,以及,后来怎么跌的,跌了多少。

@Shuihuise:关于《编辑部故事》为什么要禁不要乱猜,累死也猜不着,贵组织G点总是莫名其妙,曾经做过一主旋律电视剧画册,后来原本52集要改成49集,原因是某某某的电视剧才50集,某的剧怎么能超呢?于是费尽周折再删;画册里主角衣服颜色要换,因为它的颜色不能比谁谁的衣服颜色亮……我跟听笑话一样。

@wuzuolai:知情人说,现在宫中人们没时间抓经济,只是抓一下稳定,不翻船,余下的时间要摆平十九大,物色确定二十大继承人。一切的一,一的一切,都是选太子。太子是谁的,天下最终就是谁的。想想他们,也是够苦的,不相信选票,只相信眼力,毛的眼力,邓的眼力,江的眼力,谁的更独,更毒?但是,马用?

@mozhixu:微博总体开放,新浪倾向大V,打造超级秀场,对普通用户则实施恐怖手段,任意删帖封号,随着党国铲除大V,,新浪微博迅速垃圾化。微信有见于此,采取非开放策略,尺度较宽,气氛相对宽松,但缺乏话语竞争,形成一个个封闭圈子,谣言和垃圾贴横行。没有言论自由,什么新平台都会搞成怪胎。

@chuhan:朋友圈被假星巴克优惠券刷屏。和多数政治谣言/猜想一样,不是一个"傻逼"就能敷衍或者解释,有新闻联播,就一定会产生政治民谣。微信搭建了一个封闭的缺乏公共领域的分享平台,尺度是比新闻联播要大许多,但终究是集权架构,主旨自然是方便管控,实际上也为骗局提供不易被戳穿的条件。

@freedomandlaw:现在很多人说文革重来的可能性很大,我不这么看,除非你把现在的状态叫文革。市场化改革推动实利主义盛行,深刻地瓦解了旧有意识形态的宣传,官方的宣传根本无法激起人们的热情,宣传仅仅一份工,获得的社会反馈主要是批评,宣传的越多背离其目的就越远。但是权力的恣意依然是超级严重和超级有害的。

@ZhangDajun:2016年1月中央财政收入下降0.7%,因此才有大规模印钞放水的政策。中国金融政策的核心目标是保证中央政府的财力,从而保证中央对全局和地方的控制。只要中央财政收入下降,印钞机必然启动,下降越多,印钞机越疯狂。经俺多年观察,这一规律从未失效过。

@ZhangDajun:六大发电集团今年前两个月用煤量比去年下降20%。用在除朝鲜外的任何国家,都可以说经济已经崩溃。可是,开会的人都还在假装从一个胜利走向下一个胜利。这就是赵国,这就是有赵家特色的社会主义。

@hnjhj:赵国自打我有记忆开始就一直在改革。从中央到地方,改完这个改那个,改了一遍又一遍,感觉从来就没找到过谱。然而改来改去你以为总得有点进展,尼玛结果每年都是最困难的一年。

@hnjhj:三表朝的当红肥皂剧,庆丰朝被取缔,难怪世人皆膜蛤啊。

@manatsu_riko:你国男性对女性的认知普遍还只停留在"能操"和"能生孩子"这两点上,不具备这两点,任凭一个女人如何优秀出色,她都是"不完整"的。部分37横幅通过那些卑劣恶心的字眼传达出这样的"赞美"——"女人能勾起性欲,赞美女人!""你们是最棒的儿媳妇,赞美你们!"

@影评老大爷暗夜骑士:在中国电影高度市场化的十年时间里,奥斯卡最佳影片只引进过三部,《艺术家》、《国王的演讲》、《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为奴十二年》有人买了,却没了下文。《聚焦》估计连买都没人买。

@choicky:堂弟全国各地做展览。最近在河南承租一个停业的乐园做展览。园方在展览的第一天就列了个清单,说观光游客损坏了乐园的若干设备,要我堂弟赔十几万,不给这笔钱就扣押价值二十万元的展览用品。为什么体制外的人都涌向一线城市,就是因为在经济不发达的城市从事商业活动风险很高高啊。

@王朔观点:国人除了能为自己带来实际利益的东西,对其他精神层面的事物都缺乏兴趣。在你国,马斯洛的需求层次论彻底失效了。生理安全情感尊重自我实现的需求并非呈递进关系。我们其实一直在"生理"和"安全"的层面打转,除了关心自己的欲望以外,从不思考任何对世俗利益看去无用的东西,即使它"看上去很美"。

@lapetiteile:当年初中有一次周五下午不上课,我没跟我爸妈说,然后跑去网吧,跟朋友在网吧玩得正欢,突然QQ弹出来好友请求:♀莪媞妳夿夿♂。我想这尼玛是哪个逼货同学,我就点了确认,然后对方发来消息:逮到你娃娃了,在哪里上网,老实说!

@ichimaru0223:那推让我想起了父亲那代人,出门总能遇到个说得上话的熟人,聊个天吹个牛。吃蟹借个醋,包馄饨送一碗,周末打个乒乓球,买个大件还互相征求意见,还老给孩子定娃娃亲。只可惜,到了我们这代,各家搬家买房,社区分崩离析。原本人情浓厚的街区到头来只剩下孤独的老人,破旧的公房和操着普通话的租客。

@耳帝:饭馆邻桌,一小学生兴奋地跟他妈说学校给发了个奖,他妈问班里几个人得奖,男孩说二十几个,他妈说那一多半都有奖你高兴个屁,男孩顿时有种诧异的失落,想了半天,说谁谁都没得。多熟悉的场景,从今天起,他开始失去用理念构建生活的能力,此后喜悦要因比别人好而建立,愁苦则要以别人比自己差来缓解。



via 奇闻录 http://qiwen.lu/31367.html

IFTTT

Put the internet to work for you.

Turn off or edit this Recipe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