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4日

一日段子荟萃 2-3

@wuhan1946114:在过去的两年里,赵国将凯恩斯主义的政府刺激需求、马歇尔计划的山寨版一带一路、克林顿的互联网加万众创新、弗里德曼的货币供给理论、罗纳德·里根的供给侧改革,还有熔断制等山姆曾奏效的救世良方挨个试了一遍,最后还得下令银行降低首付,促进农民工买房等回到以房地产拉动经济的中国特色轨道上去!

@letscorp:中央决定救股市,股市从5173跌到2638,中央决定救钢铁,后来钢铁比白菜便宜,中央决定救煤炭,煤炭企业都破产了,中央决定救石油化工业,后来国际石油跌到26美元,现在中央终于决定救房地产了……

@荣剑2001:美国大选闹剧今天正式开锣——这是参考消息的大头文章,现在中国人民等着看美国人民的笑话了,看他们怎么打闹选出一个资产阶级的总代表:美国总统。如果选出的是川普,那是个彻头彻尾的大资本家,如果选出的是希拉里,那美国总统成了夫妻老婆店。社会主义民主就是比美国民主高五倍,没有闹剧只有喜剧。

@5ula5:一个十多年未见的初中同学,因为在公安系统工作,就通过国内的户籍管理系统查到了我家人的电话,然后找到了身在国外的我,前后大概只花了他几分钟的时间,电话里他还好兴奋跟我取得了联系,我这头听得一愣一愣的。#中国式恐怖故事

@xiaoming50:小议"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在当前党国时局及中文语境下,感觉此论似是而非、欺骗危害性大过建设性:1、为习朝赵国罪恶开脱,将朝廷作恶归咎庶民;2、掩盖党国日益频发的尖锐官民冲突,美化习党贬损百姓;3、幸灾乐祸自外于反抗暴政群体,站在追求自由民主力量的对立面。

@andyyeung12:中国人真的痛恨高房价吗?别开玩笑了,他痛恨高房价的唯一原因,就是他还没买房,等买了房,他就会天天盼着房价涨。中国人真的痛恨贪污腐败吗?别开玩笑了,他痛恨贪污腐败的唯一原因,是自己没机会贪污腐败,一旦有机会,他是不会错过的。如果你不懂这些,你就是不懂中国人的心理。

@FENGJoy:每一种药都对应的有一定的适应症,药物也有贵有便宜,医生怎么选呢?在国外有严格的规范,什么情况用什么药,不能越权限使用,保险公司也有一大帮专家在承担监督任务,乱来的会降低保险支付费用,吃亏的是医生,医生开药也没有经济利益,所以在国外胡乱用药的情况会少些,天朝内的情况不敢吐槽!

@mozhixu:十年前,关于维权政治化,发生过一场争论,一方认为,"应该继续在现行法律和程序允许的范围内争取权利",而另一方则认为,"应该继续迎难而上,呼吁倡导那些可能结束共产党对权力的垄断的重大政治改革",在当时,前者占据明显的优势,后者不仅势单力孤且迅速被消声,但在今天,后者却显得远为正确

@andyyeung12:腾讯网友;某大国常有的场景:破落的学校里,破旧的板凳上一群衣着破烂的学生,脏兮兮的手拿着破笔翻着残破的书。学校围墙上面写着大字:再穷不能穷教育!离学校不远的地方,能看到气派的政府大楼里一群肥头大耳的人们吹着空调,喝着茶,聊着天。外面停着小车,门厅里几个耀眼的大字:为人民服务!

@breadmeng:给大家一个良心建议,上海迪斯尼开业第一年不要去不要去不要去。原因是运营方本来打算园区空转一年磨合设备,但是投资方不肯。所以第一年去的都是陪磨合的小白鼠。 #去年中还是一片大工地今年中已经准备开业了对于你国赶工速度真是佩服。

@andyyeung12:天朝对色情文化的仇视的缘由在哪里?一方面来自孔儒的装逼传统,另一方纯粹显摆威权,控制人的器官使用自由,历来是弄权者追求的权力至高境界,层级仅次于要命。造物主在这方面很公平,无论平民还是ZHAO家人,在器官和功能的配置上是完全一致的。所以不来限制你的器官使用自由,哪里来的权力快感。

@laoyang945:【黄宏老师在春节晚会上留下过哪些谶语?】ypshang: 宏:现如今这日子越过越富有,我儿子是为做生意到处走,怕我一人太孤单,给我整只小巴狗。来大大,我抱抱你。这叫啥辈儿啊,我儿子管我叫****爸,我得管它叫"大大"。

@石扉客2014 :呼格吉勒图父母拒绝外媒采访,不过是他们的智识与阶层所决定的自然选择,是本能的趋利避害,也可能是旁人或机构的有意提点。2005年纽约时报等采访佘祥林家人时,也是这般情景。这是蝼蚁般偷生的底层生态的真实写照,不忍苛责,也无话可说。

@陆伟民律师:从呼格案追责,可以发现制造冤案的成本极低,试看所有的冤案,都和办案人员急于立功有关,在办案人员个人前途和办案指标捆绑在一起的体制下,为了完全任务,刑讯逼供成为破案的标配,然后检察和法院配合,最后皆大欢喜开表彰会,升官加奖,即便翻案也是不痛不痒的处罚,试想这种体制下冤案可能避免嘛?

@Paul郑褚:E猪宝的投资者不要抱怨了,你们根本不是最吃亏的,E猪宝的女高管们比你们惨多了。丁宁给了张敏5.5个亿,睡了一年多,张敏现在必须把钱全退了……

@hnjhj:北韩也有两弹一星了。小粉红终于知道世界当年是怎么看你国的了。

@fufuji97:有个屁索罗斯,全都是自己人砸盘,为了保命钱进来的位置很低,滴血的筹码,互害的社会,尔虞我诈的文化。

@lijiansion:转:屠宰场新厂长上任两年,就在厂里大喇叭放自己爸爸以前在厂里的贡献,显示自己根正苗红,接任厂长顺理成章,然后开除了贪污的会计,惩罚了办事不利的办事员,报警抓了挪用厂里资金的前任副厂长,然后屠宰场里的猪都欢欣鼓舞,觉得自己的好日子马上要来了。

@格瓦拉:【改规则】草原上召开会议,猎豹说:草原上都是弱肉强食,我提议改一改规则,不能说,谁跑得快谁就生存,这不公平……瞪羚听了,眼睛瞪得更大,伤心地哭了。野牛问:改变这种规则你们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瞪羚说:若论奔跑,我们虽然没有优势,总算还有机会,如今,它们来修订规则,哪还有我们活路……

@朱学东:昨晚刚听说辽宁农村干部不让村民大办酒席,我觉怪异。真是吃饱了撑的,该管的不管,人家自家的事,既不花公款也不请官员,虽说可能铺张,可这也是人家权利,干你们干部球事?今天看新闻,说毕节织金乡干部制止村民为孩子"剃毛头"办酒席,与村民互相殴打,双方挂彩。只一句,祸国殃民的东西,欠揍。

@zmt0516:支付宝想做IM最大的障碍是实名,实名约炮的人人网早已失败,在中国实名约炮是没有前途的,然而一个IM如果不能约炮的话是不可能成功的。

@ld0905:「把火车站的人群用铁栏杆圈起来,两千人左右圈在一起,每隔几个小时便打开闸门让他们进入下一个圈子。他们以为他们距离上车又近了一步,但其实他们只是在围着火车站转圈。这是春运时广州火车站能够想出的最好的办法,否则绝望中的人会暴动。」……一言难尽,摩登时代。

@gongminyaoyao:一群法学专业毕业的人建了一个群,作为大陆最理性的一类高级知识分子群体,群里就群名展开了热烈而理性的讨论。最终,大家就最能体现身份,又简洁明了的名字达成了共识:"法科友"。

@网易网友:以前的春晚都是看完再骂,这一届是没看就骂,春晚导演已经超神了。

@AM3-00:看实况,npc:"他们要把我们祖先留下来的地瓜分掉"。弹幕"他们为什么要分地瓜"。

@Sabrina0527:朝鲜族的同事说,上大学之后第一次和汉族的同学们唱 K 都被惊呆了,怎么会这么安静!我们都是边唱边跳的!

@lengxiaohua:听说现在的问题已经变成:"如果你有一张敬业福,你是送给我还是送给你妈?"

@maylogcom:#转:小侄子在空间发了条状态:"天真如我,竟为了一丝虚无的甜蜜,陷入无法自拔的痛苦之中。"我发信息问他:"怎么,被女孩子甩了?"他说:"不是,昨儿舔栏杆把舌头冻住了。"

@xie107:防不胜防啊,千辛万苦才回到了家,老爸二话不说叫下象棋,结果棋子摆好后,发现唯独缺两个棋子,老爸一拍桌子大吼一句:对象呢!我哭了……



via 奇闻录 http://qiwen.lu/31145.html

IFTTT

Put the internet to work for you.

Turn off or edit this Recipe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