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9日

可以用这方法治治腐败

"同性恋"早已从精神障碍诊断标准中去除,但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如今在北京还能找到各种奇葩的同性恋矫正法,有正规医院称注射胶原蛋白可治疗同性恋,有诊所称用电击可治疗同性恋,甚至有江湖术士认为,同性恋就是中邪,用作法念咒可以治疗。

治疗结束,

治疗结束,"仲主任"送给陈伟一张符,声称能驱魂治病。(摄影/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请看这样一组画面:自称大师男子点香、拜佛,口中低念咒语,双手不断比划奇怪的姿势,或隔空推向患者,或用手掌在患者的背部大力拍打。这个类似民间"跳大神"的场景,被"大师"说成"作法驱魂"。

你很难想象,这是在北京菜市口一胡同民宅内进行的一场同性恋扭转治疗。

事实上,2000年《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第三版》也早将"同性恋"从精神障碍诊断标准中去除。世界卫生组织在2012年更是发表了一封措辞强烈的声明:《为一种不存在的疾病"治疗"》,强调"同性恋是人类正常的性倾向之一。"

2014年12月,中国同性恋扭转治疗第一案在北京市海淀法院一审判决,判决中明确指出"同性恋不是精神疾病"。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如今在北京还能找到各种奇葩的同性恋矫正法,有正规医院称,注射胶原蛋白可以治疗同性恋,甚至有江湖术士认为同性恋就是中邪,用作法念咒来治疗。

电击疗法:同性恋当精神病来治?

那是一段林意强极少提及的往事。

一个小房间内,灯光昏暗,只有电视屏幕闪着白光,一张椅子若隐若现。他走到椅子前,医生将他的手腕和脚踝绑在椅子上,手腕、太阳穴、腹部都被连上了电极。

电视屏幕上开始播放男同性恋亲密的画面,林意强身体逐渐放松,就在这时,他眼前一黑,脑袋像被重物砸了一下,意识开始变得模糊。

"仲主任"抓住陈伟手掌,低念咒语,开始"治疗"。(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整个人都在颤抖。"这样的治疗过程每次持续一分多钟,林意强每个月都要接受四次这样的电击治疗。

电击是治疗精神病的常见方法之一,就是让患者在想象同性时进行电击。副作用在林意强身上不断出现。两个月的治疗时间里,他睡眠质量越来越差,晚上睡觉隔一小时便会被恶梦惊醒。

林意强回忆,以前便听说电击治疗如何恐怖,但当时因同性恋爱被对方父母歧视,特别憎恨自己,因此想到了扭转性别。

高中、大学住校时,林意强所在的男生宿舍夜聊时,常提及异性相关的话题,他并不感兴趣,一般会到楼下买东西喝,或者在走廊上和同性聊天,那个时候他并不认为自己的性取向有问题。

大学毕业前夕,林意强与男友交往。一天,一通来自对方母亲的电话让他震惊。"你离开我的孩子吧,让他的生活走的更好更远,你们这样没有未来,你有什么要求我都满足你。"

图为菜市口贵州大厦东北角的胡同里,

图为菜市口贵州大厦东北角的胡同里,"仲主任"家里挂着他行医"奖状"。(摄影/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当时林意强没有过多理会,直至他跟男朋友同居后不久,一天对方的母亲突然闯进屋子,直接给了他一耳光,"变态,死不要脸!"这个耳光也是林意强第一次接触到来自社会上的是非判断,随后男友直接从他的生活中消失。

几个月后,林意强从同学口中得知,男友已在家人安排下和一个女孩结婚。

"当时感到特别无助,他也改变了,难道我是错的吗?"

2011年初,通过网络搜索,林意强找到了深圳一家诊所,医生告诉他,电击与心理治疗的结合,是最有效的办法,整个治疗过程花费8千多元,3个疗程就能扭转性别取向。在两个多月的治疗里,林意强失眠、脾气开始变得暴躁,最终也没有扭转性取向,还因为经常请假,连工作也丢掉。

微创手术:通经络能扭转性取向?

在北京,认为同性恋是病,可以治疗的医疗机构目前仍然存在。

陈伟(化名)和林意强一样,也正在遭遇同性身份认同迷茫,在日常生活中,由于举手投足偏女性化,因此被不少同学耻笑。

此前他曾在网上找到一家名为北京军颐中医医院,该医院精神科称可治疗同性恋。

10月14日上午,新京报记者陪同陈伟来到该中医院挂号咨询。

挂了专家号,前台人员将陈伟带到精神科,给他介绍了专家王奎星。

专家胸前挂着一块"主治医生"的牌子。陈伟讲述了自己的同性倾向后,王奎星表示,这样的现象不属于遗传,有可能某个无意的瞬间对同性产生了好感,"这个要治,也能够治疗"。

王奎星给出的判断是陈伟的神经递质发生了改变,所以才会有异于常人的性取向,并归结为"经络不通"。

"能治!"王奎星搬出"成功案例":就在十一期间,来自东北的小伙,受到同性恋的困扰要和结婚两年的妻子离婚,在此住了10天院,经络已通,并对异性产生了兴趣。

陈伟的治疗也都围绕"疏通经络"展开。530元的检测包含三个项目:测血压、测经络以及心理测试。

在医院一楼检测室,所有检测由一名小护士操作完成。她让陈伟躺在床上,量过血压后,用夹子夹住他的手腕,再用一根金属棒在手腕和脚踝上各轻点12下,"这是测经络的,一共24个穴位"。

心理测试就是电脑答题,90道题目当中,涉及性取向的问题少之又少,多数是和情绪有关的选择题,例如"别人在聚集议论时,你是否会发觉他们在讨论你"。

大约一小时后,王奎星拿到了检测报告,"他经络受堵,三焦经不通,这个病不算太严重,但经络不通是大事,容易焦虑、抑郁"。

"这个病,已经是咱们诊断的一个疾病了,叫性取向障碍,也称同性恋、双性恋。"

王奎星解释,陈伟三焦经不通,正常值不能超过33,他150多,超出了4倍。这种性取向障碍,他本身知道自己违背正常规律,所以心烦。

如何解决?第一用心理治疗,让心理医生上几节专门的心理课,带着他从黑暗走出。一次做完走了,效果不好。

再有就是住院期进行微创治疗。在经络里找到相应穴位,例如小腿内侧,注射脑细胞酶,是胶原蛋白,对人体没有任何伤害,不留疤痕,无风险,做完后三天见效,当天做可以当天走,三个小时就能做完。

住院治疗的费用自然不菲,"整个费用1万多元。"王奎星再次用成功案例告诉陈伟"这病能治好",不过这次的成功案例增加到一年治愈十几例。"都是性取向障碍"。

"中医能治疗同性恋?我从来就没听说过。"北京中医医院针灸科主任王麟鸣表示,"中医通经络,跟同性恋一点关系都没有。"现代中医治疗上,的确有十二经络检测仪,陈伟做的检测就属于常规检测,可以从中检测各经络是否舒通,但和同性恋并没有任何关系。至于在相关经络上注射胶原蛋白,王麟鸣表示,北京市对中医创新疗法有严格的准入制度,至少在三甲医院不会批这样的技术。

驱魂画符:同性恋是"中了邪"?

就在陈伟及其家人犹豫要不要通经络治疗时。他们又在网上发现扭转同性恋的新方法。在58同城网站一自称"仲主任"的男子表示可驱魂"治疗同性恋"。

10月16日下午2点,"仲主任"在菜市口贵州大厦门前接上了陈伟,步行约10分钟,来到大厦东北角胡同的民宅。迎门是七八尊供奉的佛像,墙上挂着各种中医证书。

不到20平米的屋内,放有一张床、茶桌以及简单的生活用品,并没有医疗仪器。

"同性恋在中国来讲是病,但在国外不是病。""仲主任"认为同性恋是佛家所说的因果关系导致。

"你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说也没关系,待会我把你的魂调出来,你自然会说。" 仲主任用两指掐着陈伟的手掌,开始治疗。

掐了三两下后,"仲主任"判断陈伟的肉体里面是空的,他中了邪。

"你养过动物吗?"

"养过鹦鹉。"

"明白了,这鹦鹉后来去哪儿了?"

"死了。"

"这个动物很气愤,是不是死了好几天你才发现?"

"仲主任":口中低念咒语,同时手指在空中比划。

"我能看到这个鹦鹉,它是回来报复你的。"

"仲主任"告诫陈伟,每当想到"那些事情"(同性恋)必须念出咒语。"我已经在你体内植入了一些东西,你不照做就会头疼。"

陈伟按照"仲主任"的要求,跪在佛像面前,双手合十,双眼紧闭。"仲主任"点香、拜佛,口中低念咒语,双手不断比划奇怪的姿势,或隔空推向陈伟,或指着他的背部。大力拍打陈伟的头、肩、背20多次。

随后"仲主任"在佛像台翻出一黄纸,写上符咒,用红纸包好后,又在佛像前摇了两次铃铛,嘱咐陈伟随身携带。

事闭陈伟给佛像磕了三个头。

这个过程就是"仲主任"口中的"作法驱魂",他称要把附在陈伟身上的"邪"驱走。

在给了100元的"治疗费用"后,陈伟得到了一个药方:生姜适量(一块)、小枣10粒、黄芪15克、桂圆15个,煲成汤,每天喝。

临走前,"仲主任"还不忘叮嘱陈伟,你一想到同性的事就立刻给我打电话或者发微信,我会在子时打坐,关住那只鹦鹉。

真相:同性恋不是精神疾病

各种荒诞的"同性恋扭转法"并没有改变林意强、陈伟的性取向,反而给他们带来了心理阴影。

据北京同志中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LGBT群体①中,1600多名调查对象有近十分之一的人,迫于家庭压力、社会认同等原因寻求扭转治疗,但并没有一个案例显示扭转治疗后,性取向得到改变。

彭燕辉是同志平等权益促进会总干事,在今年9月底一场名为"秋白事件②:投身反歧视运动是怎样一种体验"的讲座中,他提到让社会接纳同性恋是一件漫长的事情。

除了采取此类直接行动,志愿者们还通过法律途径表达诉求。

2014年12月19日,中国首例同性恋扭转治疗案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一审判决,判决书中明确指出"同性恋并非精神疾病"。

彭燕辉便是此案的原告,2014年2月,他前往重庆心语飘香"治疗",心理咨询师对其进行了催眠和电击。然而,治疗并未让彭燕辉变成异性恋,反而让他承受了更大的精神压力。"当在庭审过程中被问起治疗过程的时候,我的身体都在抖。"彭燕辉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彭燕辉随后发现,所谓的"同性恋矫治"不过是商家的虚假宣传。3月,彭燕辉将心语飘香告上法庭,同时成为被告的还有百度。他在百度中键入"同性恋治疗"关键词后,第一条搜索结果便是心语飘香。

历时9个月,法院最终认定重庆"心语中心同性恋治疗"属于虚假宣传,责令其在网站公开道歉,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500元。

彭燕辉案的胜诉,是官方首次在法律文书上指出同性恋非精神疾病。

其实早在2000年,中华精神科学会发布的《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第三版》就将"同性恋"从精神障碍诊断标准中去除。然而国内不少医院、心理咨询机构依然将"同性恋"作为疾病治疗。

陈伟、林意强以及彭燕辉这些同性恋者都认为,如果社会上同性恋的知识没有得到普及,这些荒诞的求医个案依然会层出不穷,"如果我们在成长过程中就知道同性恋不是病,也许就不会去寻找治疗了。"

现状:多机构均承诺能扭转性取向

新京报记者日前曾致电山西、河北、北京多地心理咨询机构,均承诺能矫治性取向,并且认为同性恋是精神疾病。林意强、彭燕辉在尝试扭转性别过程中,通过网络搜索找到的治疗机构,均没有相应资质。例如"重庆心语飘香心理咨询中心"法人姜某的高级心理咨询师证书上的编号无法在发证机关查实,被法院认定虚假宣传。

对于这些对同性恋进行"治疗"的种种乱象,性学研究者方刚称,心理咨询当中有"来访者中心说"原则,主张尊重来访者意愿,从这个角度说,同性恋者如果前往心理机构寻求帮助,那些歧视同性恋的心理咨询师就有了治疗的借口和理由。因此,同性恋扭转治疗现象一时半刻难以改变。

北师大心理学博士刘朝莹认为,同性恋应该被作为一种正常现象来看待。她说,同性恋人群受到来自家庭、社会等各方的压力,因性别认同引起的心理问题非常多,作为心理咨询机构,应该是引导同性恋正确认识和面对自己性取向,而不是进行扭转。


注:

①LGBT群体:泛指非异性恋群体,包括女同性恋者(lesbian)、男同性恋者(gay)、双性恋者(bisexual)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

②秋白事件:今年8月,90后中山大学本科生秋白因教材存在歧视同性恋内容而状告教育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秋白的起诉,予以立案审理。



via 奇闻录 http://qiwen.lu/30101.html

IFTTT

Put the internet to work for you.

Turn off or edit this Recipe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