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0日

周末段子荟萃 8-9

@maylogcom:人民网:最美黑人在水中救学生身亡。腾讯新闻:盘点!十大最危险泳姿!空间:震惊!从水中打捞出不明黑色生物!微信:黑人游泳时被迷药迷倒,器官被摘除!转给家人让他们免受伤害!果壳:只有黑人才会溺亡?已辟谣!知乎:黑人在水中有何体验?微博:转发这条黑锦鲤。

@演员孙海英:我们的主流媒体存在的价值:1、大力歌颂自己的政府外;2、替美国人民大篇幅的批评和管理美国政府!

@PhilipsShiu:中國的留學生初到外國的時候,在語言、食物與作息習慣上諸多不適,很容易有思鄉情緒。但生活久了,就會覺得在外國個人的人生較有保障。即使在治安不好的地方,也覺得比生活在中國安全。因為前者要應付的只是個別壞人,後者要應付的是一個可以有法不依的政府。

@zmt0516:我党对老毕的判决书看的我瑟瑟发抖,按照老毕的量刑,我发的推被开除国籍都是轻的,感谢天津国安局对我的宽大处理,我会继续为我党歌功颂德的。

@freedomandlaw:艾未未说,没有解决方案为嘛要说,那意思是很多人都是为了口舌之快,遗憾的是,采访没有提到他的解决方案就结束了。许志永和郭玉闪就教育平权税收之类的议题有解决方案吧,他们现在在哪呢?当然了,可以说他们的方案不现实,不具有可行性,我觉得是对的,因为党国的治理是最大的现实,这个不得不承认。

@WoodenHarp:不光是艾未未本人怎么怎么样,从党处理这件事的手法,到艾本人的反应,到其他人的反应,到党的应对和其他人的进一步反应,整个整个都是没有希望的。当然这只是印证了我多年的想法,所以更加没有希望。

@chenzui:这几天看推上,很多人对@aiww 的采访报告不理解、不满意。然后就以为自己翻墙出来之后的信仰崩塌了。这种把自己的希望投影到某个人,并将其神化,然后将自己神化后的标准加于对方的方式,其实和土共的脑残粉一样一样的。对于老艾,我欣赏其冷静思考、冷峻个性。对于自己,改变自己并影响周围人。

@avb001:刚看见有人传谣说令完成已经把机密文件交给美国了,前几天看外媒说这些机密文件对前任领导和现任领导都很不利,一旦曝光会对其形象有严重伤害,都是些啥丑事呢?如果最后结果真是如此,令计划的计划由令完成来完成,这兄弟俩也算是对得起他们的名字了。

@shifeike:威权国家里,和平时期的新领导如何上台?只能由老领导提携起来。所以老领导对新领导有道统和法统上的双重合法性,人走茶不凉也符合政治与人情的双重逻辑,连科举时代都特别讲究门生与恩师的关系。不呼吁通过选举重建权力的合法性而要求老领导放手,就是人日这篇评论的可笑之处。

@QingArts:不禁又想起张爱玲在《秧歌》里描述一个老党员土改干部的话,虽然跟着党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家破人亡,现在还被怀疑,被穿小鞋,不得重用,但仍旧纠结着一心向党。因为"生活里,除了党,什么也不剩下了"。

@王小山:今天做一回自干五,看这么多人骂俄罗斯,有点烦,为俄罗斯说句话——俄罗斯不过抢了中国一些土地,公知们就骂骂咧咧,说美国从来没占过中国一寸土地,这固然没错,但你们难道不知道美国抢走了多少领导的孩子吗?土地再金贵,能贵过人?打到美帝,还回孩子!

@ld0905: 我现在觉得,真心觉得,一点也不觉得下面的想法偏激,或者赌气,非常平静的说出这个事实:在你国生活的人正常人真的不多。

@小阮在越南:一切社会问题的根源,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政府。政府失信,公民道德就会败落;政府违法,国家法治就难以建立;政府粗暴,社会唳气便会弥漫……久之,必将导致全民与政府对抗。而从历史上来看,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国家的政权,能在与全民的对抗中胜出过……

@fufuji97:普通老百姓最好的避险方法就是移民,出不去那就要第一找长期稳定的工作、少跳槽为了一时的高薪诱惑,资产上尽量避免高杠杆负债,持有部分贵金属和外汇对冲货币贬值,卖掉地理位置欠佳的、非自住的房产,国家在鼓动加杠杆负债,未来出问题也出在杠杆倒塌上,就跟这次股灾一样。

@zhealot:老家朋友要从公安岗位辞职去经营父辈开的公司,亲戚们觉得辞职可惜想办病退,研究了一圈年纪轻轻只有往抑郁症上靠了,听说需要到市精神病院住个一年半载,再打听精神病院长办这事太多最近被抓了。#你国

@jerrymice:老妈的闺蜜被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套了40万,现在天天去静坐要钱。说起类似的事情,老妈一下子举出身边的好多典型例子,加上前段时间忽悠到老妈头上的克拉币,才发现五六十岁老年人身边的真是陷阱重重,稍微不留神就有可能中招,各种高收益理财,神医神药,牛逼保健器材,处处是大坑,真是不容易。

@remonwangxt: 恭喜世界首創人工養殖帶魚的專家──周小平同志(網友親切地稱呼他為"帶魚")在最近的網路評選中獲得"中國國魚"的稱號!

@黄龙游子:前几天出差,和几位当地的领导聊天,一个哥们儿摇着头地说,我算看明白了,所谓"产业转移",就象是为了卧室的干净卫生,就把这里的垃圾转移到了厨房、客厅和书房……

@hhhjh5: 【山西省反腐倡廉成果展】网友神评: 一个公司,把每次抓住内盗都当成经营业绩来吹,也是醉了!

@dryadb43738: 現在的年輕人就像玩大富翁晚了兩個回合才出發的魯蛇,一塊地一間房子都沒辦法買,賺來的錢還要給早就買好一堆土地和房子的人當過路費。

@hanqian:曲径之前一直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用于跨区听音乐的擦边球式服务,结果依然被搞,临终还发了一个非常和谐,理客中式的公告。翻墙事业终究应该转入地下(大多数服务商已经这样做了),就像施米特所谓的游击队一样,不勾兑,不诉求洗白,当然也不贸然牺牲;"不期望敌人尊重其权利,也不渴望被施予恩典"。

@小水666666:你国制造业基本是低端制造业可替代性强,高端制造业只能在道德为基础的法制环境下发展,你国道德崩溃法治缺失热衷山寨不适合高端制造业,产业升级不会成功,成本上升使低端制造业转场东南亚或回流欧美,你国高端弄不了低端被替代经济下滑是结构性衰退不可逆。

@gamewind:众所周知,一加自己的Rom有两个版本,国产本土化的H2和提供Google服务的O2。我好奇地跑去官网论坛看看一加2的O2 ROM,竟然同时看到有好些人在楼下提议"能不能把Google服务去掉"。恭喜党和国家领导人,连刷机党都给你们培养成了眼中无墙、心中有墙。

@chloerei:微信公众帐号的文章是不能被搜索引擎收录的,真不明白从 Blog 时代过来的人怎么能忍受把内容献给封闭花园。

@chiefwei:记得刚上大学那时,教育网是分国内和国外流量的,平常只能访问国内网站,想访问国外网站需要付出高额的流量费。我原以为这早已成为过去,没想到被上海电信继承了去。

@whyes:看了一下体脂秤的原理,原来是通过人体的电阻来估算的。这个我有体会,在手术中使用的高频电刀也依赖于人体的电阻,在胖子身上使用时,功率要调得更高一些。

@shota_nuke:早上看到的:「所以觉得自己衣服样式太少的男生开始了女装。」也就你们程序员衣服样式太少吧……

@Orangemay:我在大学二年级拿到第一笔勤工俭学的工资时,第一个从心头升起的恶念不是去买香烟,或者是去卡拉OK,而是冲出去买了一整只烤鸭。带着炉火温度的烤鸭,热气腾腾的烤鸭,配上足够面酱和大葱的烤鸭。梦想达成时会产生强烈的颤抖和眩晕,巨大的罪恶感会折磨你的灵魂和胃壁。 #橙メモ

@bqcl:有个产妇在坐月子的时候中暑死了,大家又再一次的说坐月子不科学,大家觉得有能力说服自己的长辈么?赶紧买有"坐月子模式"的空调才是正事。

@遠古邪惡小熊:2年前,我做互联网这行,家里亲戚觉得我很会修电脑。 1年前,我做互联网这行,家里亲戚觉得我是高精尖科技人才。 半年前,我做互联网这行,家里亲戚觉得我是精英阶层了。 现在,我还是吃着互联网这碗饭,家里亲戚觉得我是江湖骗子…… 事实上,我还是当初那个修电脑的纯真少年。

@Renee339:鸡国从北往南走,菜做得越来越好吃,到了香港就是顶级而且差距惊人,超过广东粤菜几倍也不止。吃来吃去,地球上中餐没有那个地方能比得上香港的粤菜。国内按地域分出的八大菜所谓特色和名气系纯属瞎吹胡扯。

@aillexurs:女人们一起拍个合照,每个人都是把自己最漂亮的那张发出来。跟"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同理,简称"一中各婊"。

@royxy:"因为喜欢上你,所以喜欢上你。"仔细想想这句话竟然有四种意思。

@damyata:我叔叔讲的故事,一群民工拾了条病狗煮了要吃,民工养的狗在一旁狂吠不已阻挠,骂之、打之、分它一块都不行,最后眼看众人执意要吃,它流着泪抢先把分自己的那块肉吃了,立即当众中毒身亡。众民工这才明白它一片苦心,遂厚葬立碑。
听完后内心槽点和隐喻齐飞--这尼玛莫不是感动你国最美中华田园犬?



via 奇闻录 http://qiwen.lu/29516.html

IFTTT

Put the internet to work for you.

Delete or edit this Recipe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