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7日

与猪同住

近日,清丰县一个和猪一起待在泔水车里的孩子"火"了。在网友拍摄的照片中,孩子蓬头垢面地坐在泔水车里,而泔水车的一角,站着一头慵懒的小猪,整个泔水车污秽不堪......孩子糟糕的处境令人忧心。7月4日,濮阳当地记者跟随爱心联盟社的志愿者们一起去清丰县城关镇车子营村看望了这个孩子,揭开了孩子一家令人震惊的生存现状。

850

以下为濮阳早报报道全文:

近日,网曝濮阳清丰县一个小男孩和猪一起待在泔水车里。濮阳早报记者探访,男孩家境贫寒,父亲靠养猪、蹬三轮养家;母亲精神障碍,非打即骂致孩子头上身上满是伤疤,冬天也不让孩子进屋里睡觉,可怜的孩子一年四季蜷睡在院子角落里,至今不会说话。

家中臭气熏天 熏走左邻和右舍

一进入车子营村,记者就闻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刺鼻臭味。继续向前,在一群聊天的村民中间,记者见到了照片中的孩子,唯一不同的是,他从长发变成了光头。

记者见到小洪波(音译)时,他正在啃食一块西瓜。濮阳爱心联盟社的志愿者们看到后,赶忙撕开一包零食递给他。但是,他没有看一眼志愿者递来的零食,而是继续啃食着所剩无几的西瓜。也许在他眼中,西瓜才是最好的零食。随后,志愿者从他手中夺过西瓜,将零食塞进他的手中。初尝零食的他,边吃边笑。

随后,在邻居的引导下,记者来到了一排破旧的瓦房前。越是接近,空气中的那股臭味就越浓烈。"这就是刘振学(小洪波父亲)的家。"邻居指着刘家东侧的破旧瓦房说,原来他家两边都有邻居,自从开始养猪后,他家的臭味就没断过,最后邻居受不了这种臭味就都搬走了。

75b52ed2jw1ett5ar6iyyj20ho0kygmx 75b52ed2jw1ett5arp20fj20ho0l3wfs 75b52ed2jw1ett5asbcnaj20ho0jkaay 75b52ed2jw1ett5auefvmj20bp08pjrx 75b52ed2jw1ett5atonjqj20ej0j840m 75b52ed2jw1ett5at1n3rj20f70bet9t

待遇令人震惊 四季睡在院子里

小洪波的家,用无从下脚这个词来形容丝毫不夸张。一个不大的院子里有一间堂屋,还有一间东屋,堂屋父母住,东屋则用来养猪。东屋的对面是一个大铁笼子,笼子里面养着2条大型犬,院子的中间仅剩下一条宽1米有余的路。即便如此,路上还不时会出现挖出的泔水坑和存放泔水的盆,院子里蚊蝇满天飞。

在大门东侧的墙角里,有一片半平方米左右的空地,地面的土质十分松软,旁边还堆积着一堆破衣烂衫。"这就是小洪波一年四季生活的地方。"指着这半平方米的空地,邻居万素想说,不管刮风下雨还是下雪,孩子都是蜷缩在这里睡觉。他父亲天天不在家,不是去县城拉泔水养猪,就是出去蹬三轮挣钱,往往回到家里都已经半夜了。小洪波天天被母亲锁在院子里,不让出门,邻居看不过去了就会踹开门让小洪波出来玩儿会。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冬天,孩子也是躲在门后面,从来没见过孩子在屋里睡觉。每年冬天,孩子的腿上都会生冻疮。冻疮烂了,伤口发炎化脓了就会黏在裤子上。开春后换衣服,都是把冬天的棉裤剪烂才能脱下来。"说到这里,泪水在邻居泛红的双眼中不停地打转。

村里人都很同情这个孩子,经常给他吃的、喝的,有时还会拿些自家孩子穿剩下的衣服给他。但是换上衣服后没几天,小洪波的衣服又会变成脏兮兮的。

头上满是伤疤 邻居哭诉母虐子

"我就住在他家前面,经常能听到孩子的母亲按着小洪波的脑袋往门上或地上撞,他有时被撞三四下才会发出哭声。" 每每提到小洪波的母亲,村民刘学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见到小洪波后,记者看到大大小小的伤疤布满了他的头部。"这是昨天他母亲在门上撞的。"邻居指着小洪波额头上的2个大包心痛地说。据车子营村村民介绍,小洪波的母亲共生育有5个孩子,但是只成活了2个,未成活的3个孩子都是因为他们的母亲才离开人世的。万素想哭着说:"小孩在床上躺着,孩子的母亲就会用牙咬孩子的胳膊。丝毫不夸张地说,未成活的3个孩子都是被他们的母亲咬死的。成活的孩子中,老大一出生就被孩子的姑姑抱走了。老二(小洪波)虽然一直跟父母生活,但没人引导他说话,导致孩子马上7岁了还不会说话。"

845

小洪波的母亲可能患有精神障碍,在记者采访时,面对村民和爱心人士指责她殴打孩子的行径,她始终面带微笑站在一旁,除此之外别无表情。一名村民说:"前几天,有人来看孩子时带了2箱牛奶,刘振学将其中的1箱给了自己的母亲。当刘振学去县城拉泔水时,小洪波的母亲就拿着棍子到隔壁院子准备殴打婆婆,吓得老人家拿着牛奶跑到路上找人求助,最后把牛奶还给了她才作罢。"

家庭异常拮据 收入仅靠父亲养猪和蹬三轮

刘振学说:"我今年46岁,父亲去世得早,母亲也有轻微的精神病。由于家庭状况和年龄,我也不能出去打工挣钱,只能养猪、蹬三轮。"据刘振学介绍,他们家每个月需要支付电费及其他费用近300元,单靠种地根本无法支付这笔费用。迫于无奈,刘振学只好从县城拉泔水养猪,晚上再出去蹬三轮挣钱养家。

每天晚上,刘振学都会骑上干净的三轮车去县城蹬三轮挣钱,每次都是到半夜完全没有生意了才回家。第二天睡醒后,他又会骑着泔水车去县城的大小饭店拉泔水。拉回泔水后,刘振学全家人就开始在泔水盆内挑选可以进食的东西。有邻居说:"每天拉完泔水回来,就能看到他们全家人围着泔水盆挑挑拣拣的,然后就当饭吃。"

心如刀绞 志愿者泪流满面

7月4日,濮阳爱心联盟社的近20名志愿者去看望了小洪波。在看到了小洪波家的居住环境,并得知了小洪波母亲的行径后,志愿者们都感到十分气愤。说到孩子的生活现状和遭遇,濮阳爱心联盟社的志愿者宗女士哭着说:"我觉得孩子十分可怜。孩子在这个家庭中受尽了虐待,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孩子根本无法存活。我建议将孩子送到社会福利机构。孩子马上就要7岁了,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像一个3岁左右的孩子,到目前为止还不会说话,必须要让孩子得到语言方面的训练。我也是一位母亲,我知道养育孩子父母需要为孩子付出多少。"小胜博的父亲张纪文见到孩子后也十分心酸,他说:"如果可以,我愿意收养这个孩子。虽然我的家庭条件并不富裕,但是我能给予孩子起码的温饱和教育。"

律师心痛 愿提供法律援助

关于小洪波的遭遇,记者咨询了河南飞鸿律师事务所的安克让律师。安律师说,关于男孩母亲是否构成虐待罪的问题,依据《刑法》二百六十条规定,虐待罪在未造成重伤或死亡的情况下,属于告诉才处理的案件,被害人自愿不告诉的,一般不予处理。被害人无法告诉的,其近亲属也可代为告诉。本次事件中,首先看男孩近亲属是否告诉,告诉才能启动法律程序。若孩子伤情构成轻伤,公安机关可以故意伤害罪直接立案侦查。其次得确定男孩的母亲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我国《刑法》规定,对精神障碍者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如果是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的,则不负刑事责任。孩子母亲患有精神障碍,如果追究其刑事责任,应对其进行司法精神医学鉴定。

针对小洪波的母亲对其进行的无故殴打,安律师说,其实这是一个社会问题,我国的社会救助制度、未成年人保护法律、制度不健全,有些规定过于模糊,导致依据不足。本事件中,因为小孩还有父亲,他父亲如果同意,可以由他人收养。如果孩子家庭很困难,他父亲没有抚养能力,可以由社会福利机构供养。当得知小洪波的母亲曾咬死过3个孩子时,安律师说:"孩子的母亲很可能患有严重的精神障碍,依据《精神卫生法》第三十条,应对其进行强制医疗,费用则由政府承担的。"安律师还说,如果孩子有需要,他愿意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⑨记者 张迪



via 奇闻录 http://qiwen.lu/29184.html

IFTTT

Put the internet to work for you.

Delete or edit this Recipe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