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4日

一日段子荟萃 4-13

@胡壹枪:【微小说《朝阳区群众》】火车上遇一老头,北京朝阳区的。他说:爷爷是地主,镇反时被枪毙。兄妹五人,两人死于大饥荒。文革时父亲遭批斗,含恨自尽。我是红卫兵,还扇过他一耳光。说到这,老人泪光闪闪。后来全家下放,吃尽了苦。返城后,我做了修鞋匠。这时手机响了,接完电话,他兴奋地说:上级来电,催我回去做维稳工作。

@张鸣:有一次,在北大演讲,有个学生问我,如果因为反毛,你有一天被枪毙,你会说些什么?我说,如果都21世纪了,一个国家的国民还会因为不同意另一个国民而被枪毙,我什么话都不会说,因为,这就是地狱。

@linyujing:这是我对『环境的力量』最深刻的认识,就算我在家怎么教她,她下楼还是会和小朋友一起唱小苹果,这还是会变成她的童年回忆。快乐大本营,各种垃圾电视剧,还是会变成她的成长回忆。对我而言,这是悲哀的事。有不少内地来HK的人在这里过着艰辛拮据的生活也不愿意回去。他们不会想这么多他们靠本能判断。

@linyujing:女儿到了国内看手机时还是习惯性的点youtube,打不开,第一次居然气哭了。我解释了半天,给她下了个优酷,搜到了她常看的英文儿歌,才止住了哭声。然后,到楼下小区转了一圈儿,回来就唱起了小苹果。我说这已经是在杭州。在农村倒是挺好玩的,我天天带着她俩玩土,7块钱就买了一套小工具。

@bazhongwei: 新一国两制:"人民上网实名制,官员财产匿名制。"

@WoodenHarp:我说了很多遍,但我想值得再说一遍:所谓PX工厂偷工减料之类的事,不是中国崛起的阴暗面,而是中国崛起的燃料和核心工艺。一个合格的星辰大海工业党兔粉之类的,应该对此心存感激。中国模式就是把人当劈柴烧,觉得那焰火好美,真烧到你头上就得含笑九泉。

@Sterol: 想想看中共的邏輯也蠻有意思的:我不承認中華民國,我不准你不承認自己是中華民國,我也不准你在國際上說自己叫中華民國。——我覺得臺灣乾脆管自己叫薛定諤貓國算了。

@文史女教师:中国式脑残:一开口便是民族、国家和政府的安危、盛衰和荣辱,但对于自己的基本权利、自由和尊严,却从不思考,对于身边的各种不公不义和无数无辜、无助和无告的弱者,却漠不关心。

@张雪忠:在过去两年为政治犯辩护过程中,我接触了一些维权人士和公民运动人士,也了解到不少国保机构和人员迫害无辜公民的手法。未经任何法律程序,就非法监控、跟踪、拘捕和殴打无辜公民,几乎就是国保们的日常工作。我甚至认为,最能体现中共蒙昧主义和反人类政权本质的,就是野蛮和邪恶的国保机构。

@TXYiKe:人们都在为中国大牛市狂欢。一谈起A股,他们都信心满满的认为股市大繁荣在即,房市不济,只要房价下跌,房市中百万亿的资金注入股市,必然导致股市上天。而且,很多人甚至在等房价下跌后解决一下自己的"刚需"。他们都没有认识到,房价崩溃意味什么,股市暴涨,房市摇摇欲坠,与当年日本太像了。

@hujiongtao:【一句话解释股市向好的大逻辑】经济好的时候大家都出去打工,不好的时候就聚在村口赌博。

@valkyrie20607:俄罗斯、伊朗之流都如此,没事时总挑事造战争氛围,动不动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其实是想给老百姓说:马上要打仗了,我再坏你也要忍。但一旦民族鸡血膨胀,普遍求战时,他们又怂了。其之腐败无能已不堪一战,于是他们又会作睿智状:不能打仗啊,这都是美帝阴谋,想搞乱我们。

@XHs:前天早上接到一个自称邮政的电话,说我有一份特别的快递,然后就开始问我名字和身份证号码,我就编了一个名字啊,问我身份证我就说我还没成年,对面就说让你父母领吧 啪叽就把电话挂了,这还没啥,今天阳光保险突然给我来推销电话啊,上来就喊我编的那个名字。

@tufuwugan:在一个群里看到李剑芒和他的脑残粉们在销售:共产党倒了,上来的一定是另一个更坏的共产党理论。一个群友回到: 一直不娶老婆,是因为TMD担心老婆以后会偷人。

@hawkyeee: "某些人上了台,肯定比共产党更坏"和"共产党沒那么坏"其实是一个意思。

@beg4ons: 卢俣君:觉得现在公交卡的滴滴声应该改成:敬老卡"长者您好",学生卡"毕竟还too young",普通卡"无可奉告",外国人卡"谈笑风生",最好还要单独搞个媒体记者卡"naive"。

@smartcaty:不再听信它们的谎言。 不再配合它们的演戏。 不再奢望它们的恩赐。 不再等待它们的兑现。 不再关注它们的把戏。 不再默许它们的欺骗。 不再容忍它们的搜刮。 不再惧怕它们的恐吓。 不再期盼它们的改变。 不再承认它们的合法。 --當傻子觉醒了不再配合時,骗子就破产了。(转自天涯)

@linglingfa:我国花了三年时间,出动了数百警力,跨越了七大洲五大洋,终于将一外国大盗抓获归案,押解回中国。审讯时,大盗叽里呱啦,语言不通,警方就请来了一个翻译。大盗老老实实交代了赃物的藏放地点,之后,翻译起身对警察说:"这小子真特么的有种,他说打死也不说。"

@tenderkuma:滴滴打车好容易才叫到车,告知司机目的地和路线,司机说为啥不直接走中环啊这样开起来多快,吾说走中环会贵七八块而且也有可能堵车,吾让你走的路线现在肯定不堵。司机不爽,说早知道你要这样走我就不接这单了。
———— 就这样还抱怨被专车和Uber抢生意,你们这帮出租车司机的脸长在哪儿呢?

@zshleon: 一群同事聊天,聊着聊着猜起了谜语,问:十个男人偷看五个女人洗澡,打一成语。其实这个很多人都知道,是五光十色。一个妹妹沉思状,突然眼睛一亮,小脸通红的弱弱问道:是双管齐下吗?

@fecable: 今天接儿子放学回家,儿子说:"爸,我今天惹事了,把语文老师气哭了。"我大吃一惊,问道:"你个兔崽子,又在学校惹祸了。"儿子说:"没啊,今天上课我玩吸铁石,被语文老师发现了,她来没收,后来吸在她的大戒指上了,她当时就哭了,跑去找杨校长打了一架。"

@cuishaoyu: 上海男人鉴定法则:当你问他有没有带纸巾的时候,他不会回答有还是没有,而是会问你:干的还是湿的?

@yijiuyiyi: 看到有女权主义者说,网上AV太多,往往以夸张、猎奇的非正常行为来刺激人的感官,长此以往,下一代少儿们将无法在现实性行为中获得满足,AV将祸害一代人的性生活。我想告诉她们:看见梅西踢球比我好这么多,我也没放弃自己踢球啊!



via 奇闻录 http://qiwen.lu/28429.html

IFTTT

Put the internet to work for you.

Delete or edit this Recipe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