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3日

一日段子荟萃 2-12

@lymikko:这是一片娱乐到死的土地,大家只关注明星的绯闻,求婚的钻戒,风骚的小三,走光的内裤,却不记得2月12日这个重要的日子曾经发生过什么......
遗忘意味着背叛,这个民族太让人失望了。沉痛纪念东莞扫黄一周年。

@hnjhj:老王守护着刚刚做完强制引产手术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媳妇。这时候一阵熟悉的脚步声过后门被一脚踹开。"孩子已经拿掉了,请你们以后不要再来了。""好的,那你们先把罚款交了吧。""孩子已经拿掉了。""根据我国最新颁布的法律,夫妻必须生二胎,你们少生一胎所以必须对你们依法进行罚款。"

@Alex_A4:三十年前强制节育,三十年后强制中出。 #今日最佳

@WeipingQin:人民币贬值才刚开始,当美国加息之后,热钱必会加速外流,中国经济泡沫就会像众多豆腐渣工程一样终会崩塌。能逃的人和资金,早已经逃了,绝大部分人注定是无处可逃。有房有车的准中产们也会因为这次经济萧条而打回原形,物质生活水准的大幅度下降会很折磨人,但不至于饿死,中国政府已经准备好了土豆。

@renfanzi:本土制造业大倒闭、外资制造业大撤离,不用怕,我们宣布自己是互联网金融大国和强国就够了。

@StarKnight:搭出租车去机场。司机大叔抱怨路堵,说:应该实行准入制!限制外地车、外地人进入上海。外地人的素质太坏了,上海这样怎么搞得好。愤愤说罢,一口老痰从大开的车窗里吐了出去。

@mitivy:西安储户杨女士在一家银行转存12万元后,查询时发现到账只有11万元,而其中一笔1万元进了为她办理业务的柜员个人账户。银行负责人解释,柜员将钱打入自己账户绝非故意行为,而是在操作其中一笔录入时,误用了自己的银行卡。

@凤凰周刊:【中国没有真正的中产阶级】悉尼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古德曼说:中国社会出现的财富新贵,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产阶级。很多企业家都是从党政系统中出来的。企业如果想要发展的话,也只能与当地的政府部门合作,承认和维护当地领导的权威,这种权钱交易常常坦率到了让我瞠目结舌的地步。

@作家崔成浩:政府服务大厅里,市民排队办事慢,却有工作人员悠哉地翘着二郎腿嗑瓜子。记者接到举报来采访,局长回应:嗑瓜子的干部有糖尿病,需要不断进食,不然就会昏倒!——多好的干部啊!糖尿病犯了,就抓一把瓜子嗑,坚持守在岗位上,真是大家学习的好榜样啊!

@xiaoming50:似应加个注:此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以第1位为最自由的政体,第180为最不自由的,排名数字越高,新闻自由度越低。中国为最不自由的5国之一,即倒数第五。

@StarKnight:我觉得长者的标志性开场词的准确拟音应该是「同日们,旁友们。吕四们,先森们。我代表,党宗央,郭误院,宗央军委…」

@财上海:"中国为啥做不出高质量的马桶盖?因为这需要高精度,高可靠性的零件。我们把无数资源拿去炒房,教授和市场完全脱节。教授的经费是领导给的,和市场一毛钱关系也没有。没有技术的小老板只能拼价格。现在就是这个样子了,你还有啥盼望?……我仔细看过那个日本马桶盖,有水,有电,有微电脑芯片控制,伸缩喷头,瞬间加热,十分精巧,各个零件摸起来很舒服。最难的是,直接和人体接触,必须确保数年不坏,绝不能有安全问题。日本商店零售价2000多一点人民币。而我们一个傻大粗的冰箱就要这价。这就是差距。"

@GiiGiis_: 京都大學團隊研究發現,當兩隻關係不睦的猴子互相接近,甚至快要打起來的時候,其中一隻猴子會主動伸手緊緊抱住另一隻,接著互相替對方「梳毛」,緊張的氣氛於是緩和下來。 #EQ比人類還高

@majunpu: 部门新来的同事第一天上班,不知道单位有饭后发水果的惯例。见桌上有水果,问我:"为什么给我发水果?"我逗他:"因为你长的帅。"他看下我说:"为什么你也有?"

@huangagou: 啥叫抢红包?就是过去旧社会,逢年过节大户人家站门口抓一把铜板往外一扔,一帮叫花子抢得满地滚,财主老爷哈哈大笑。是一种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民俗。

@genius_clark:26岁辞掉工作,和朋友建乐队,到各大学演出,反响平淡。30岁钱花完了,父亲得病要很多钱。"唱完这 场就放弃,青春就到这里了。"甘肃七里河大学演唱会前,他留下眼泪说。一位女学生递上纸条:我喜欢你的歌,要坚持梦想。他把纸条攥紧决定坚持梦想。34 岁,他欠了十几万的债,父亲也病逝了。

@freedomandlaw:应该把年度诺贝尔自由奖发给推动天朝互联网自由的码农们。

@cosbeta:说人口老龄化的人真是白担心,我们这代人60岁的时候都肺癌挂掉了,怕什么老龄化。

@afishinpeace:作家崔成浩说:"政府的雇员如果都是临时工,那么这个政府就是临时政府。" 高晓松说:"如果党员都在做见不得人的地下工作,那么这个党就是地下党。——制度性的让人干坏事,政治性的强权搞维稳,习惯性的使人被封口。

@shangguanluan:今天关于长者那篇热文中提到的"shit damn damn"这个词,我记得我大概一月以前灵光一闪,在推特上发过一条,大概意思是:"遇见这种事欧美会说shit damn damn,而你国只会说习大大",不知道是不是仅仅是灵感上的巧合。

@林奇视角:中国现代史课上,当讲到《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时,一个外国留学生问:历史问题应该通过历史研究得出结论,怎么可以通过会议决议做出结论呢?教室里嗡声一片,大家底下纷纷嘀咕:傻叉,一看就新来的。

@zshbleaker: 一想到有这么多长得比自己帅,智商比自己高,懂得比自己多,比自己有钱的人还在比自己更加辛勤的努力着,我就会... 打开Steam麻醉自己。

@appleDaxia:出差提前回来, 保安看见我回来,高高兴兴给我打招呼: 大哥,回来了?你等等啊,小区好像车位满了!没事,我给你想想办法!保安拿手机发了条信息,一会儿开出去辆奥迪: 快进去吧,大哥,还是你经常停的车位!怪不得老婆总是给小区保安送烟送酒,和小区保安混熟了就是好啊!哈哈哈!

@kgreload:特斯拉在我朝不好卖那是因为买得起七十万车子的人多,但买得起固定车库还搞得定物业给拉电的人没几个。

@Susan在突厥:身为一个湖南籍反动派要爱家乡实在比较困难——该省和毛的捆绑实在太深,每年12月26号我的中学同学朋友圈简直没法看,哪怕身在外地想吃个剁椒鱼头,进饭店也难免要看到那张脸。这一点我比较羡慕四川人,只要爱吃就可以爱家乡。或者广东人也好,TVB,beyond,达明一派杨千嬅,都是无上的理由。

@Paul郑褚:老崔指着一个老头对我说,他是守自行车的,一个月挣两千来块,但是他每个月都给残疾人、孤寡老人、孤儿捐钱,至少捐一千。我惊呆了:这么好的人,你们成都的电视台为什么不报道。老崔说,很正常,成都这种人很多,我就认识十几个。"他们通过什么渠道捐助呢?"我问。"中国福利彩票。"

@fangtu7:支付宝红包这次简直是个营销灾难。刚刚我有事着急付款,打开支付宝钱包之后丫给我自动倒计时开始戳红包,我耐着性子戳完之后果然拿了两个红包,都是快的打车的优惠券,面值分别为0.18和0.68元。决定删除客户端躲躲风头。

@非桥段:两位老人在地铁含泪告别,这可能是他们今生最后一次见面了。在地铁鸣笛之际,车内的老人向车外的老人深深一鞠躬,然后脑袋被地铁门夹了一站地。

@豆子发了芽:列车上的乘务员态度不好,然后我建了一个wifi热点,名字叫:免费WIFI,密码请问乘务员,目前为止已经有三个人和他吵架了......



via 奇闻录 http://qiwen.lu/27695.html

IFTTT

Put the internet to work for you.

Delete or edit this Recipe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