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5日

人民日报:谁逼走了安南?


8月2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宣布,联合国—阿盟叙利亚危机联合特使安南将辞职。这一消息令人惋惜、痛惜。

叙利亚危机本来存在两种前景:一种是政治解决前景,一种是武装内战前景。而当前叙利亚显然正在走上全面内战道路。安南在此敏感时刻宣布辞职,恰好说明叙局势正日趋失控,政治解决的“机会窗口”正在关闭。

局势发展到今天这种境地,固然是该国各种矛盾长期累积的结果,但从全球范围看,国情类似叙利亚的不在少数,由此引发国内骚乱的也不少,但像叙利亚这样陷入长期动荡、趋向“硬着陆”的情况则十分少见。这在很大程度上与外部力量的推波助澜有关。

长期以来,西方一直将叙利亚视为称霸中东的重要障碍。2011年中东剧变后,西方国家一心要借政局动荡之际将巴沙尔赶下台,但由于西方武力干涉利比亚的前车之鉴,中俄等国强烈反对西方以联合国名义对叙武力干涉。此背景下,西方几乎把所有赌注都压在叙反对派身上,政治和外交上公开承认叙反对派合法地位,并三次召开“叙利亚之友”国际会议对其力挺。

同时外部势力还对叙反对派进行经济资助和军事武装。据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曾签署秘密指令,授权中央情报局等机构协助叙反对派推翻巴沙尔政权。在外部力量支持下,叙反对派武装从无到有,由弱到强,日渐具备了与政府军公开对抗的能力。

在信息传播领域,西方媒体也有意夸大叙政府军暴行,美化叙反对派的反抗活动。最典型的是对胡拉屠杀事件的看法,在事件刚刚发生、真相尚未明朗之时,西方便将责任完全归咎于巴沙尔政权,并迅速对其采取制裁行动。

另外,我们还要看清,对一心要实现叙政权更替的外部势力来说,其之所以表面上支持安南外交斡旋行动,因为这样客观上也能帮助叙反对派赢得更多时间,以发展壮大武装。正像在第一次和第三次中东战争中,开始处于劣势的以色列需要借外部调停和暂时停火赢得喘息和壮大机会,最后化劣势为优势一样,安南外交斡旋行动同样被反巴沙尔势力用来培植反政府武装。

可见,正是外部势力的有意偏袒,使得叙利亚国内力量对比日趋改变,并最终形成全面内战的局面。显然,西方国家应为此局面为安南被迫辞职负主要责任。

中国由于在叙利亚问题上多次使用否决权而饱受争议。事实上,中国在叙危机中的政策,旨在捍卫“主权不容侵犯”的国际法基本准则,无可指责。尽管时代不断进步,但国际社会的无政府状态特性,决定了国际法基本准则是维护弱小国家权益的最后护身符。

当前,不少国家都存在这样那样的国内矛盾,并随时可能因矛盾积聚而导致民众进行反政府抗议。如果像叙利亚这样,仅仅因国内出现政治动荡就成为外部干涉、尤其是部分西方大国实现霸权利益的借口,那么这个世界将永无宁日,只会日趋重返“丛林政治”状态。

就此而言,中俄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才真正是建设性的:没有中俄多次外交阻击,叙利亚危机早就全面恶化了。更重要的是,它有效捍卫了国际法的尊严和国际社会的生存底线,其历史价值将随着时间流逝越发显现。

来源:人民日报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