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9日

人性的阴暗实比制度更难解决

(男子扶起老太后遭遇连环索赔 无力应对服毒身亡)昨天,鱼贩王培军的灵堂设在湘潭市雨湖区城正街菜市场入口处,没有锣鼓喧天,也没人抱怨灵堂挡了路,他的妻子何群在一旁轻声抽泣,儿子的表情则有些木然。

何群说,丈夫骑车与三轮车发生刮擦事故后,扶起并非自己撞倒的老人并为其支付了医药费,但之后发生的纠纷使他无力应对。8月7日下午1点多,王培军关掉一半店门,默默地喝下农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家属称两车刮擦后女子跳车撞倒老太

王培军和妻子何群在城正街菜市场经营一个鱼摊,勉强能保证一家人的温饱。

何群说,7月25日早上7时多,丈夫骑着三轮摩托进货回菜市场,经过城正街派出所门前拐弯处时,不慎与一名卖小菜女子所骑的三轮车发生刮擦,女子跳车时撞倒了从她身后经过的83岁老太太袁某。袁倒在地上,王培军立刻上前将她扶起,买菜路过的陈建民从路边商店搬来一把小凳子让袁坐下休息。袁称王培军撞到了自己,要他赔钱、负责。王培军与卖小菜的女人商量,两人共拿了100元钱给袁某,王培军出了60元,卖小菜的女人出了40元。

何群说,随后,袁某要王培军带她去医院检查,陈建民也跟着一起去了附近的一家医院。袁某拍了3张X光片,检查结果显示没问题,王培军支付了所有费用。从医院出来后,袁某没再说什么。

协商同意赔偿老太1.2万多元

何群说,第二天一大早,夫妇俩刚开店门,袁某找上门来,对方称胸口很痛,估计前一天的诊断不准确,要王培军赔偿7000元,她要到其他医院治疗。

后来,经过城正街派出所调解,王培军支付了6500元。袁某打的收条上写着“一次性负担,以后不负任何责任”,城正街派出所副所长王卫民在上面签了字。

何群称,8月6日上午,城正街派出所又叫王培军去调解,原因是袁某的儿子和儿媳找到派出所,称袁某断了5根肋骨,医疗费已花去2.3万多元,之前赔偿的6500元根本不够。经协商,王培军同意再赔偿6000元。

被索赔20万元?他服毒自杀

何群说,8月7日早上,王培军进货回来,打电话给袁某的儿子,要他过来拿6000元赔偿金,对方却反悔了,要求赔偿20万元才能了结。

王培军回到店里,没有心思开店,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将当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她。在城正街菜市场做了30年生意的肖爱清说:“我看到他一个人坐在店里哭。这么多年,我从没见过他这样”。

8月7日中午,62岁的黄月前听到王培军的店门被踢得直响,于是与其他人一起冲了进去。他们看到王培军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旁边还有一个农药瓶。王培军将店门关了一半,他喝农药时,旁人没有看见。何群接到电话赶回时,王培军已经没有了呼吸。

死者妻子称持刀男曾上门威胁

何群称,她听菜市场内有人说,当天中午有两三个光头男带着刀来找王培军要钱,扬言下午2时以前收不到20万就要他的命。记者找了菜市场内的其他经营者希望求证这一消息,但没能找到直接目击证人。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城正街派出所,通过电话联系了副所长王卫民。王卫民说:“我是主持过调解,但这与他自杀无关。采访此事必须所长同意。”记者打电话给所长曹毅芳,她称正在外面开会,要记者晚些时候联系。晚上6时后,记者再次拨打曹毅芳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来源:人民网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