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6日

与流氓政权合作之教训

(2.4亿探路朝鲜 西洋集团6亿吨铁矿项目告吹)对于55岁的辽宁首富周福仁来说,在邻国朝鲜的一段投资经历无疑是场噩梦。

此前,周福仁曾频繁往返辽宁海城市与朝鲜瓮津郡之间,来回奔波后,这位来自中国的民企大亨在那个神秘的国度砸下了2.4亿人民币,但现实并未像其当初设想般美好,如今,这一笔真金白银能否追回仍然不得而知。

作为东北最大的民营企业——辽宁西洋集团(以下简称“西洋集团”)的董事长,周福仁早在两年前就已完成了在朝鲜的布局。

在毗邻朝鲜西海岸的海州,西洋集团拿下了储量接近6亿吨的铁矿资源。彼时,当西洋集团准备挺进朝鲜市场时,有人提醒他:朝鲜法制并不完备,政策风险较大。但这并不足以成为阻止周福仁的理由,他说,富贵险中求,越是不完善的市场,机会越大,利润越高。

然而,物是人非,周福仁以及他的西洋集团都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在朝鲜黄海南道瓮津郡瓮津铁矿投资2.4亿元人民币兴建的铁矿石选矿厂,却被朝鲜单方面撕毁合同并遭驱逐,很有可能血本无归。

在此之前,西洋集团针对这一项目曾描摹出极具诱惑的蓝图——预期每年可达15亿人民币的净利润。

仿佛一夜之间,如此憧憬的构想也随之破灭。

“对朝鲜的投资简直就是一场噩梦!”西洋集团8月2日通过微博和博客发布了一篇题为《西洋集团在朝鲜投资的噩梦》的文章以表不满。

近6000字的博文称:“西洋集团在朝鲜投资的洋峰合作社是中国目前对朝鲜投资最大的项目,从2007年至2011年,总计投入3000多万欧元,建成现代采矿厂和年生产50万吨铁精粉选矿厂及相关配套设施。朝鲜却提出各种借口单方面撕毁了合同。”

本报记者向西洋集团求证文章内容,其总部工作人员坦承:“文章内容属实,都是真的。”而对于朝鲜的投资环境,西洋集团项目负责人则称,如果朝鲜投资环境没有改善,今后将不再考虑在朝投资。

“这是一次损失惨重的海外投资教训。”上述负责人说。

撕毁合同

2012年3月2日凌晨2点,正在离瓮津铁矿不远处驻地熟睡的10名西洋集团驻朝鲜员工被突然“造访”的一群人吵醒。岭峰会社副局长金华龙带着20名警察和保安人员将他们强行集中后宣布:“你们必须马上离开!”

随后,这10名西洋留守员工被押上大巴车,从津瓮现场直接押运到新义州遣返中国。西洋集团项目副总经理有些无奈地说:“之前是有些预兆的,三天前就已被断水断电,住房玻璃也被砸碎了。”

如此近况远超出了周福仁此前的想象。6年前,正是在辽宁海城总部大楼里,周福仁与来自朝鲜岭峰联合公司负责人李成奎签署了合作协议。

2007年3月,经中国政府商务部批准,西洋集团与朝鲜岭峰联合会社合资设立“洋峰合营会社”。该境外企业注册资本为128万美元,投资总额为3805万美元,其中中方以设备、技术出资2854万美元,占75%;朝方以土地、矿权出资951万美元,占25%。经营期限为50年。8个月后,朝鲜政府贸易省对该项目予以正式批复。

西洋集团项目负责人透露,瓮津铁矿是朝鲜一直没有开发的储量巨大的铁矿,总储量有17多亿吨,是低品位的贫矿,平均含铁量只有14%左右。经过技术改造,首次开车就生产出铁含量超过67%的优质铁精粉。

2011年4月25日,年产50万吨铁精粉选矿厂开始投入生产。西洋集团将150名技术工人派往朝鲜,与这150名中国工人一起工作的还有500名朝鲜员工。“我们手把手教这些朝鲜工人技术,三个月后他们也掌握了铁精粉生产技术,” 西洋集团项目负责人说:“从这之后,一切都开始变化了。”

蜜月期过后,双方的裂痕终于凸显。2011年9月6日,朝方突然要求修改16个合同项目并单方面撕毁合同。“他们要求西洋集团支付产品销售额的4%-10%,土地租赁费改为每平方米1欧元,工业用水费为每平方海水0.14欧元,而这些要求合同内都未曾提过。”周福仁当场即表态,无法理解“所谓的16条”。

朝方突然毁约致使洋峰合营会社无法生产,西洋集团150名员工除了10名留守人员也均陆陆续续撤回。

西洋集团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朝方合作企业岭峰联合会社急于撕毁合同的原因是朝方掌握了选矿技术,已完全可以自行生产,而股份比例占75%的西洋集团则无疑会大大减少朝方的利润。

一纸协议就此撕碎时,曾满怀信心试图在朝鲜“淘金”的周福仁不曾料到,这个预期利润丰厚的项目竟然会以如此方式被迫终止。

采取行动

“投资这个项目主要是看中了朝鲜瓮津矿山丰富的铁矿资源,朝方合作企业当时承诺只占总股份的25%;其次考虑到朝鲜国家收入低,企业所得税仅为10%;朝鲜劳动力廉价,每个工人只要30美元一个月。”西洋集团项目负责人解释投资初衷。

但他没想到,朝方合作企业岭峰联合会社法定代表人李成奎隐瞒了朝鲜国家投资方面法律法规。事实上,西洋集团的今日之遭遇已然早埋有隐患。

上述负责人说,2006年,双方在谈合作股份的时候,朝鲜当时对资源类合营企业的政策是,朝方所占股份最低不得不低于30%。2008年末朝鲜政府又调整对外投资政策,资源类项目由原来的鼓励类变成了限制类,资源税提高到了25%。根据成本核算,如继续投资将无利可图。

最让西洋集团不能接受的则是,直到朝方撕毁合同,西洋集团才得知试生产的30000吨铁精粉不能销售,“这给西洋带来了重大的经济损失。”

西洋集团人士透露,目前,朝方合作企业岭峰联合会社未经过西洋集团同意,已将30000吨铁精粉自行卖出。

“我们要把投资损失要回来!他们必须承认资产是西洋集团的。”西洋集团知情人士气愤地说。

该人士简单地算了一笔帐, 3000万欧元投资额再加上这几年的利息及成本一吨三百余元的三万吨铁精粉,原本计划要求索赔4500万欧元。但他也无奈地表示,双方进行了漫长的谈判,但仍僵持不下,目前无进展。

4月份,通过谈判,朝方合作企业岭峰联合会社答应向西洋集团付3124万美元转让金。但半年过去,西洋集团仍未收到任何资金偿还,而岭峰联合会社只用电话与传真的方式与西洋集团进行沟通,拒绝西洋集团进入朝鲜谈判。

持续拉锯未果时,西洋集团原来计划在朝鲜投资的另一个镁矿项目也就此搁浅。“我们在网上发表博文也是想对朝方施加压力,也希望中国企业吸取西洋集团在朝鲜投资的教训。目前此事已引起政府关注,期待有解决措施。”西洋集团项目负责人说道。本报记者致电辽宁境外投资处,对方表示此事仍在处理当中,未能透露更多细节。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况娟  转自:喷嚏网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