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日

胡锡进:我对俄语充满了感情


2012第三届中国传媒领袖大讲堂于7月16日至29日在上海交通大学举办。本届大讲堂邀请50多位传媒领军人物,一线编辑、记者、主持人和著名专家学者,为来自全国100多所高校的近350名学子讲授传媒业改革创新的经验与教训,帮助学子们了解传媒业界和学界的最新发展动态,深化对传媒业和新闻传播学科的认识。以下是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先生7月17日在第三届中国传媒领袖大讲堂演讲结束后与学员的对话交流内容。

问:今年6月20日,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名为《中国早已进入民主国家》的文章,胡总编您对这个提法是怎么看的?

胡锡进:环球时报评论版有各种各样的观点,有稍微左一点的观点,有稍微右一点的观点,但是极左和极右的观点我们都不采纳。社论代表环球时报的观点,评论的文章代表环球时报的观点,但是其他人的文章会有各种各样的观点,你不能因为有一些人说了一些与你最认为的观点有点偏离的话,就把这些话完全认为是我们的观点,这种解读是错误的,而且这种解读本身就有点意识形态化。环球时报在努力扩大报道空间,希望各种各样的观点都能出来,有时观点对立的两篇文章的都会出在一个版面上,你不能拿其中的某一篇观点来说环球时报怎么样。

"我国有百分之百的民主"这话是瞎话,我不同意,因为我们正在朝着推动民主建设这个方向走。我认为我们中国有不民主的地方,但我也不认为中国是一点没有民主的国家,我认为中国离开了过去的完全的传统政治体制,在朝着民主化方向前进,我觉得中国在路途之中。我认为这个观点是对的,我反对把中国说成一团黑,那种人是瞎子;我也反对把中国说的特别好,这种人是骗子。我认为中国就在朝前走的过程中,我们的民主比过去多多了。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应该失去信心,不应该对中国的民主进程失去信心。

问:胡总编您作为前辈,对我们原本学语言但中途转做传媒的人有什么忠告?俄语在您的传媒这条路有什么益处?

胡锡进:我对俄语充满了感情,你们能说出的俄语小说,我全用俄语读。俄罗斯文学给我的滋养是极其深厚的,它对我的价值观的形成产生了非常重的影响,我非常感谢俄语。学俄语对新闻的直接帮助很少,但是我觉得帮助是间接的,因为你了解了一个大国,了解了一个伟大的文化,它会对你产生间接的、有底气的推动。我认为新闻这个职业是全世界最美的职业,它挣钱不是特别多,在社会上的地位也不是特别高,但最重要的一点在于,这个职业不枯燥,能长你的见识。你一定要自信,一定要把对方给问住,一定要有这股劲儿。无论学什么专业,要有这种志气,要热爱这个行业,要投入,年轻时候做记者会对你们的一生受益。

问:胡总编,您怎么看待同行不互斗、同行不互掐这个说法?有句话说"不与美国斗国力,要与美国斗胸怀",那如何与美国斗胸怀?

胡锡进:我觉得媒体不互相掐、不互相斗这个潜规则,是一种礼貌。我们同行业都挺不容易的,相煎何太急对不对?有本事咱们去说具体的事儿去,我们媒体互相要掐什么劲?我从来不骂人,我从来不骂媒体的对手,媒体在这个行业里都挺难的,即使我们互相有意见,也不要进行媒体之间的攻击。

我们有时间,我们有成长,我们有巨大的潜力,我们需要将潜力一点点地发挥出来,但我们需要给我们的成长留下时间和空间,这个是需要胸怀的。我觉得中国人如果没有胸怀,是走不远的,我认为如果今天中华民族能够复兴的话,那一定是因为我们战略的大胸怀。如果我们没有战略的大胸怀,仅仅与人硬碰硬,我们一定会遭遇失败,所以我们的胸怀真的很重要。(高璐)

来源:搜狐传媒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