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3日

环球时报:叙利亚民主化是丑陋的


在此轮阿拉伯大变局中,埃及代表军事政变主导下的政治现代化进程,利比亚实质上是外国军事干预下的政治现代化模式,叙利亚则可能演变成一场全面内战推动的政治现代化进程,这是最丑陋、最血腥的政治现代化模式。为了看清复杂的叙利亚局势,可以从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两个角度来分析。

从事实判断,叙利亚的政治变化是必然的、确定的。不确定的是时间和方式。从巴沙尔上台以后,叙利亚政府不断摸索经济现代化的道路,已经取得一定成绩。经济现代化导致一定程度的社会变革,经济、社会与政治之间的张力已经形成。因此,叙利亚政治变化只是一个时间、方式和导火线问题。而目前的形势显示叙利亚变局正在进入一个转折阶段。埃及政变用了18天,利比亚政府垮台费时8个月,但叙利亚乱局持续一年多仍然看不到尽头。巴沙尔政权能坚持到今天,最重要的就是军队没有分裂、政府没有分化。但是,最近叙利亚军方高官被炸、总理叛逃,具有一定的象征性意义,象征着巴沙尔政权内部的分化、分裂开始严重起来。当然,象征性意义何时能转化成实质性意义仍然是个未知数。

到目前为止,自上而下的政治改革、政府与反政府的政治和解都已经不可能,国际社会也没有一个国家愿意军事干预。过去一年多没有爆发全面内战,原因是反政府力量太弱,没有能力挑起全面内战。目前的趋势是政府力量在削弱,反政府力量在增加,力量平衡正在形成,内战的条件渐趋成熟。一旦内战开打,远非政府与反政府力量之间的战争,而是一场宗教战争、种族战争、地区国家之间的代理人战争,战争的血腥性可想而知。

从以上事实判断可以得出三个价值判断。其一,无论叙利亚局势最后如何结束,都为政治现代化开启了一扇机会之窗,这是一件好事。然而,政治变化的结局并非一定是政治民主化和政治现代化。人类社会的许多案例表明,一个国家政治进程并非是直线的,从独裁变为更独裁、从民主转向独裁、从独裁沦为无政府状态的现象不在少数。当然,从独裁变民主的事例也不少。

其二,叙利亚已经遭受大量的人员伤亡,未来仍将有更大规模的生灵涂炭,这是一件坏事。随着敌对双方的水平逐渐达到均衡,随着双方的仇恨不断积累,伤亡继续增加难以避免。这是国际社会对叙利亚局势忧心忡忡的主要原因,但是到目前为止国际社会的和平努力均归于失败,未来也不可能取得成功。

其三,把好事和坏事搁到天平上称一下,孰重孰轻,没有一个简单的答案。绝大部分人都同意,民主不是免费的,为民主做出一定的牺牲是值得的。但几乎没有人同意,为了民主可以做出无限制的牺牲。叙利亚问题的关键在于,没有人能知道要做出多大的、多长时间的牺牲。想想辛亥革命多少年后,中国人才享受到真正的民主。叙利亚可能代表近些年来最丑陋的政治现代化机遇。

来源:环球时报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