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8日

李承鹏:一件衬衣的感动




启东市政府不与民意沟通,不顾市民屡次和平上书,仍坚持上马日本王子造纸项目,导致市民万人上街抗议,冲突中扯下市长衬衣并冲进市府办公楼……为避免事态扩大,经上级领导同意启东宣布停建该项目。这在网上引起一片感动和致敬,有些特别喜欢感动的人甚至把这定义为“文明”,“看,都没出动装甲车、震爆弹,衬衣还被扒下来了,感动、进步”。还有人严厉谴责暴民,呼吁严惩。

与此同时,英国首相卡梅伦正灰头土脸率九大内阁沿平民车道前往奥运开幕式,因为没事儿就喜欢上街的英国暴民强烈反对使用专用道。如首相强行上道,尾灯怕是都被撞掉。

我觉得一些人把文明的定义搞错了。如果没出动装甲车、震爆弹就是文明,这文明就太低端了。那么富有受虐倾向,你兵工厂还是集中营长大的?我认为动不动就要感动,属于感动过频症也就是尿频症。大雨滂沱来个领导挽了裤脚假装捞人你要感动,连降三次油价你要感动,某次城管没打人你要感动,吃碗泡面你也要感动……可那不正是他们应该做的吗?纳税人交那么多钱养活机构,不过是一次购买服务的行为,有什么可以感动。问:你会为给自动售货机吐出一罐饮料感动?

公民,有点出息好不好。文人,把逻辑理清楚才能写出更优质的文章。要知,那正是他们该做的。更多的是他们不该做的:他们不该某几个人就定下几百万人的利益,不该用60亿购买公车却用很少的钱淘污,不该花几个亿出国考察环保却不想核究项目地平民的安全隐患。要知道,附近地面出现了多少癌症村、血铅孩子,有谁看见过公开报道、下令严惩。这次他们惘顾民意强行上马,被上诉无门的群众情急扒了衬衣你就无与伦比感动,为什么你不为被拖走却没拿家里菜刀的民众感动?

这叫选择性感动,这叫跪着的文明。等分清什么是官员该做的,什么是官员不该做的,你再来跟我谈感动和文明。再说一遍,政府机构跟自动售货机别无二致,跟我们有天然的购买契约,一部你总是塞了钱进去却不吐饮料出来售货机,你踢它两脚,会为它不还手没还嘴“操你妈”而感动?

1990年的新年致辞里,哈维尔说:人民,把你们的政府还给你们了。

这本是你的,你的,你的。连那件衬衣也是你出的钱帮他买的、买的、买的。懂了之后,你再来说感动。

那么巨大一个项目被捂着盖子定下来,扒掉衬衣是要真相;无数次和平上书也不被理睬,某几个人关屋里一拍脑门就定下来,冲进办公楼也事出有因。多少利益链条深藏其间,多少孩子会深受牵连,你却来谴责暴民,问:有人冲进你家里放臭屁,你会不会抽他?再问:多少暴力式决策导致了市民行为的暴力?例子自己举。

我不会为启东市长孙建华感动,不会向他没调动装甲车而致敬,我只认为他保持了原本就该保持的克制,这种克制,基于他上任说那句“为人民服务”时就顺带表达过的承诺,只是这份承诺被有些人刻意屏蔽,忘记,洗脑——可是今天我要提出来,他现在做的只是他本应做的,而之前几个月他做了不该做的,为不该做的付出该做的代价,多正常。不该做的是:未经民众普遍讨论程序就让王子造纸上马。我不知道这么大的项目在法理上是否需要人大通过,如需,他们通过了吗;如不需,那我就无话可说……

我也劝民众要冷静,我从不鼓动民众上街,我特别反感让未成年人上街的号召,可这是意识到他们在强大的机器下伤不起,因为很快要立秋了……知否,前段时间那个很有名的所在已开始调查有谁向外界透露了信息,有没有谁承头参与了组织。

我要告诉那些感动的人,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冷暖自知,如果孤立地看待文明,选择性忘记民众上街前的背景和云量投诉无门,就是自我洗脑阉割掉知识份子的良心和恻隐,就是在装外宾。外宾,你不知文明的信访办是没用的?外宾,你不知和平散步是不被批准,如批准地点也是在一百里外的郊区?外宾,你不知市长没还手不是因为心疼民众而是因为要开斯巴达会了?至于李开复以台湾领头人施明德下令民众不能冲进阿扁官邸以示不能以目的美化过程。我要说,在连成立个读书会都可能是非法的地方,你根本混淆了时空条件,红衫军有政治诉求,而启东没有,无人领头,没有策划,一切跟政治事件无关,他们不过是普通市民,因民意无处渲泄而出现涌动。 李开复先生在大陆多年,您是同胞,不是外宾。

我有限度肯定市长不还手且还笑了,但一个写作者并不能说这是进步,因为写作者天职就是随时为公权力纠错。他不笑,难道你还习惯他倒竖双眉指挥武力追打?你盼望着如沐春风,可仍留恋肃杀秋风,在牌局的博弈,你到底拎不拎得清东南西北风。要说进步,也是从大连到石方到北京到启东的民众在进步,是民意觉醒倒逼了官员,让他们不至于在单行线上越走越远。且在荒谬的路标下,这一切也不确定。

还有人问:难道那个姑娘跳上办公桌还拿水桶淋湿文件是对的吗?你这不是助长暴力吗?脑子里到底长的是蹄花还是脑花,我有说过她是对的吗?我要说,当一个成年人走上街头时就该想到应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如违法,该抓就抓,如她意识到违法还要做,我只能表示遗憾。顺便和其他网友一起夸下她身材不错。可是你不能只见暴力行为不见暴力决策,暴力式决策才导致了后来的一切,可有谁追究违章上马的项目,有谁追究官员的贪腐,在大恶与小恶之间,我必须首先追问大恶,因大恶孕育一切的小恶。

为一件民众帮他购买的衬衣感动,向一次违反程序的项目停建致敬,得活得多么孙子脑子里得装多少孙子兵法才发生这种化学反应,你向不再走双黄线的官车致敬,你为把嫖宿幼女改为强奸而感动,你为某个官员公示财产而大呼文明……这不是应该的吗,而这些事,其实尚未发生,似乎也不会很快发生,我们做的一切,不过希望它迟早将发生。此时肯定有大尾巴狼出来说:不要过激,不能将军,就先拱卒。我明确地表示对这句话是个病句,拱卒当然对,但要是把卒往后面拱,那是违反下棋的规则。

启东的事情,究其实质是各地方政府没钱了——开始大肆上马各种污染项目——大连、石方等地民众抗争——启东民众进一步的跟进且先拿出非常理性平和的宣传海报无果,才上街。跟政治无关,跟暴动无关,扒了衬衣不过是街头冲突一个附带产品。上次是扔了矿泉水瓶,这次是扒了衬衣,并非什么好事,可也犯不着说这是文革,文革是实现领袖意图,而这是表达民众诉求,一个自上而下,一个自下而上,把方向搞清楚好不。

所以,我索要的核心问题:是什么让一切落到非得民众上街的地步?记得杨恒均先生介绍克林顿回忆录里有这样一个情节:克林顿有一天竞选演讲后去到另一个城市,途中经过一个小镇,见几十个人打着标语,不过几十个人,只是一个小镇,克林顿太累了,不准备停车,可是当他经过那群人时瞄了一眼,赶紧叫手下停车,他走下去……因为那些标语上写着:你给我们八分钟的倾听,我们给你八年任期。

所以核心问题:不是扒了衬衣,而是大连、石方、启东,你们有没有给出这八分钟。

如果你深爱这个国家,就知道没耐心给出八分钟,就得等八个小时、八年,这才是暴力管涌的原因。可此时一些人,没来由地唱起了“感动、进步”,多么纯真的一帮唱诗班孩子啊,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这个项目永久停建,本该是我们的,我们只是拿回来了,而且还付了代价。下一步,可有知识份子关心当地民众之后的命运,那个犯了错的女孩有没可能被过度判刑。你心,可安?

最近很流行的一句话:你所站的地方,正是你的中国。你若光明,中国便不黑暗。据我有限的了解,这是崔卫平老师说过的。非常美、非常好,但被一些人利用得很滥。因为现实是:我所站的地方,正到处上马化工项目,我刚想发光,就被一个巨大布袋蒙头罩上……

我不为一件衬衣感动,我只为越来越多的人明白我们与自动售货机的关系而感动。

来源:李承鹏的博客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