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7日

丁志健遗孀:下辈子仍做夫妻

(“7·21”遇难车主遗孀:下辈子仍做夫妻)7月21日下午,当“60 年一遇”的暴雨肆虐北京时,34 岁的丁志健正在和朋友谈公事,几个小时后,这位幼儿杂志《阿阿熊》的编辑部主任在驾车回家途中被困在广渠门的滔滔大水中。谁也想不到,这里竟是他的生命终点。

被困的丁志健曾于当晚7点40分前后多次致电妻子邱艳呼唤救援,8点20分左右邱艳赶到了现场,但桥下一片泽国,看不见自己家的车。直到当晚10点30分左右, 现场救援人员和群众才将淹没在4米深积水中的丁志健的车用绳索拖到了浅水区,此时,他已被困水中3 个多小时。救援人员敲碎车窗,车内的积水喷涌而出,丁志健被拽出车窗时已经奄奄一息, 一个小时后,终因抢救无效去世。

25日,丁志健的遗体告别式在北京八宝山举行。下午5 时,丁志健的妻子邱艳走进湖南卫视《完美释放》节目录制现场,首次面对媒体的邱艳首先强调:“如果不是网络上的语言太恶毒, 我不会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还来上节目。”



邱艳在节目录制现场 湖南卫视供图
 
网络流言 

既荒谬更是侮辱
 
主持人:您能回忆一下事发时的情形吗?

邱艳:可以,差不多是7点40分左右,往家里打的第一个电话,没有及时接,紧接着打了第二个电话,我接了。当时他跟我说:“邱艳, 我现在车陷在广渠门了……”他非常明白地告诉我,车门打不开出不去了,并且已经有水往里淹。我说赶紧打110,想办法赶紧出来。他说好,把电话挂了,然后过了差不多一分钟时间,又打了一个电话进来,说110打不通,当时他情绪已经很激动了。他说:“邱艳,我打不开车门……”我说,你一定要出来,打开天窗!但天窗也打不开。我一想,(车内)可以通到后备厢,那后面应该有工具,他说好。又说,你快来救救我。我说你等我,我拿着家里锤子,邻居带着我就往现场赶,到了通惠河的时候,车已经堵住了路,我跑过去的。我没有别的办法,真的没有……差不多在晚上8点10分或8点20分左右到了现场。我没看见我们家的车,但是我确定水里面有车。因为那条路我跟我先生走过很多次,所以说我知道他说的方位。

主持人:在现场还看到了什么?

邱艳:我今天来上节目,就是想把有些事情澄清一下。我先生那天出去是为了谈公事, 最后3个电话都是打给我的,我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所谓的“情人”(编者注:网上传言)我根本不用解释。网上还有人说他自救能力太差、甚至直接说他用头去撞玻璃是“白痴”,我想说的是,我先生头上的伤是救援人员砸开玻璃时不慎碰到的,我和我的邻居都看到了。我先生身体素质非常好,每天晚上都要做100个俯卧撑。他在2007年就开车了,不是新手。网上传言说他傻,身体不好所以无法自救,这都是很荒谬的。

今天那么多人来八宝山送他,有的还是自发从外地过来的,单位所有的领导也全部都到场了,我觉得他在大家心目中是非常优秀、非常聪明的一个人。

我现在还想特别感谢一个人,他是交通银行的工作人员魏安(音译),是他第一时间脱下衣服到水里去找我丈夫和他的车, 也是他一直陪着我等待救援结果,后来还去医院看望我丈夫。我后来通过微博找到他说感谢他,他说不能接受我的感谢,他很遗憾没有救到我丈夫,但他是我最想感谢的人。

追悼会上邱艳送别丈夫
 
追悼会上3岁女儿献第一束花
 
主持人:听说孩子只有3岁,她知道爸爸去世这个噩耗吗?

邱艳:说实话,我到现在都不能相信这是一个事实,家里还保留着他许多东西,包括剃须刀洗面奶, 我到现在还觉得他只不过是出差了,我跟闺女也是这么说。

我的婆婆因为太悲伤已经回老家了。我那天出门去救我丈夫前,女儿看到我很紧张的样子,问我怎么了。婆婆说妈妈要去救爸爸,后来听婆婆说女儿在家里哭得很厉害,说也要去救爸爸。

我现在还记得,当时从产房里出来,我先生说的第一句话是:“这么小一个娃娃,什么时候才能捧大? ”先生不敢捧闺女,因为她很软,他怕伤害她。他们的感情非常好,闺女每天都要爸爸讲睡前故事。我先生的文化水平、包括想象力都比我强,他会编各种各样的故事。我闺女知道,有些故事别人是不会说的,但爸爸会说。

我丈夫的追悼会上,献给他的第一束献花是孩子去献的,我之前是很矛盾的,不知道该不该让孩子去追悼会现场,但我不想让她留下遗憾。我跟她说,爸爸到天上去做星星了,如果你听妈妈的话,爸爸会变成一个很大很大的星星在看着你。如果你想爸爸了,可以看天上的星星,对着你笑的那颗就是你爸爸。我想等她长大后明白生死的时候,再告诉她事情的真相。

主持人:最让您难受的事情是什么?

邱艳:我丈夫是我表哥的同学,所以我们两个人是青梅竹马,从小就认识。我们第一次确定恋爱关系是我20岁的时候,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又分开了,到2005年我们俩又联系上了,2006年我们就结婚了。他在每天睡觉前都会跟我说:“邱艳,我爱你”, 但我总是不好意思地回答说:“好肉麻”,我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告诉他,这么多年来我对他的感情从来没变过。

我在他的遗像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们一定还要做夫妻。”

后记

节目录制现场,邱艳还婉拒了社会爱心人士的捐助, 她说:“首先,我有一个很团结的大家庭,我相信他们会帮助我,另外,政府和单位也不会看着我们这样(不管)”。(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湖南卫视7月30日晚10时播出的《完美释放》节目)

来源:羊城晚报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