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0日

梁文道:正常


有一位研究中國共產黨黨史和現代中國史的學者打算重刊舊作,他這幾部作品廣受好評,被認為是這個領域裏面最客觀又最見功力的鉅著。此次成套再印,本是大陸出版界的盛事,換做從前,媒體一定爭相報道。可惜這回,各家特別重視文化學術的報章都要甩手搖頭,一句話都不敢說。因為他們的領導接到通知了,「十八大」以前,千萬別惹麻煩。

還有一本翻譯過來的學術論著,專談納粹和前東德的宣傳策略,分析當時媒體屈從政權配合口徑的往事。這書能出,只是暫時不讓發行。理由?還是「十八大」之前千萬別惹麻煩。

除此之外,尚有小眾民間講學在開壇前一天遭人阻止,年年舉辦的文化聚會必須停擺;甚至訂好場子交過租金的畫展音樂會也都得中斷計劃,損失無人負責,因為有「不可抗拒的阻力」。而這一切,自然也是因為「十八大」。

何物「十八大」?如此厲害,為了它,全中國無數文化活動都得讓路,中斷和消音?根據最簡單又最官式的定義,所謂「十八大」指的就是「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是每五年一屆的換屆會議,通常用以選出新一輪的中共中央領導層。又根據許多「中國模式」辯護士的講法,中國政治已經變得很制度很規矩了,尤其中央領導人的替換,更有正常路徑可循,一點也談不上神秘黑箱。

然而,假如它真的正常,那為什麼民間活動不能正常舉行?為什麼你的「正常」會引致社會上那麼多的不正常?一個連政治領袖換班都會弄得一本再版老書宣傳不了的國家,這能叫做正常嗎?

来源:中国数字时代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