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3日

继《化学化学》之后笑长(孝长)又一力作




(北大校长周其凤为母亲写新歌 宋祖英演唱)前段时间,北大周其凤校长回乡为九十岁老母庆生时跪拜的消息成为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在两岸四地大学校长论坛上,周其凤校长担任主持人,昨天,他在接受香港城市大学前校长张信刚赠书之后,也回赠了一张CD给张校长,称“这是我为妈妈新写的一首歌,叫《妈妈的油茶果》。”

现场赠歌碟《妈妈的油茶果》

从创作《化学之歌》,到为母庆生跪拜,周其凤校长一直是媒体关注的热点人物,也在网上引来不少非议。昨天,周其凤十分低调,茶歇时明确表示不愿意接受记者采访,“我现在是笑也不行,哭也不行。”

在接下来的论坛中,周其凤担任主持人。香港城市大学前任校长张信刚将一本《中国文化导读》赠送给他。周其凤说,“我也有礼物要送给张校长,这是我刚为妈妈创作的一首新歌,叫《妈妈的油茶果》,前不久在北京音乐厅演出过。”记者看到,这张CD碟的封面是宋祖英演出剧照,边上写着“继‘小背篓’后最新姐妹篇力作”,“饱含感恩之情,发自肺腑之声的倾情演绎,直达心灵深处。”背面则写着“作词:周其凤,作曲:黄国群(资深作曲家,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演唱:宋祖英。”以及《妈妈的油茶果》的歌词:在高山深处的悬崖陡坡,长着妈妈的油茶果,油茶果的油汁里,饱和了妈妈的眼泪,妈妈的苦……

网友记录周其凤讲述写歌初衷

记者了解到,周校长所说的在北京音乐厅里的演出,实际上是北京大学中乐学社与台大薰风国乐团联合音乐会暨北京大学第十四届化学文化节闭幕式演出,潘莎成为《妈妈的油茶果》的首位演唱者,深情的演唱将晚会推向高潮。当时周其凤还应邀上台讲述创作这首歌的初衷。后来去现场的一位网友“北方狼”在博客里记载了周其凤的讲话。这也是一段他对于童年油茶果的回忆。“我难忘自己小的时候,跟着妈妈到深山野岭中捡拾油茶果的事。每年的那个季节,我妈妈就会带我进山。我先是在山上玩耍,到了能爬树的年龄,也开始帮妈妈采摘一些。记得有一天,妈妈把我放在山里稍平坦一些的山坳里,便去捡茶果子了。妈妈一边捡,一边不时地喊着我,怕我走丢了。渐渐地,妈妈离我越来越远,喊我的声音也越来越小,直到完全听不到妈妈招呼我的声音,我喊妈妈也没有答应。那时我还小,一个人在那寂静的深山林里,突然感到了恐惧,有了前所未有的担心和害怕……这时,山色越来越暗,我的哭喊也变得越来越弱,连嗓子都喊哑了。等我妈妈找到我,回到我身边的时候,我哭得快不行了……我看到妈妈,哭喊变成了哽咽,妈妈像个泪人一般,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哭了很久很久。我后来才知道,我妈妈为了捡到更多的茶果子,不知不觉走远了,翻到了山梁的另外一边,根本听不到我的哭声……”“北方狼”在博客中说道,周其凤在讲述时几度哽咽,可以看出在竭力控制感情。而这段回忆也打动了在场的所有人。

这是第二次为妈妈写歌

给妈妈写歌,周其凤已不是第一次了。2010年,他曾写了一首《唱给妈妈的歌》,由孟庆云作曲,孟庆云称歌词“风格质朴,意味淡雅”。歌中写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孩儿不能回家,不是孩儿不牵挂,不是孩儿不想妈,世上让儿陶醉的是你温馨的气息,给儿力量的是你轻柔的双手,催儿奋进的是你期待的目光,还有你绵长的唠叨,就像孩儿总也没有长大……而这正是周其凤对妈妈感情的真实写照,母亲80岁大寿时他没能赶回家,一直是他心中最为遗憾的事情。

《妈妈的油茶果》(歌词)

在山溪旁的油坊里

水车吱扭吱扭地旋转着

妈妈背回的茶果哟

榨出了滴滴香油,留下了饼饼茶枯

洁白的油茶花开了又落

化作妈妈年年的果

油茶果的背篓里

装满着妈妈的希望,妈妈的我

在我远行的日子里

妈妈一天一天地变老着

妈妈捎来的茶油

炒香了我的饭团,陶醉了妈的爱抚

啊,

在高山深处的悬崖陡坡

长着妈妈的油茶果

……

来源:扬子晚报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