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7日

我们的特种部队在叠被子

(被海盗劫持船员归国后未拿到工资:或将适时维权)回到家中的被劫船只大副李东利告诉记者,他们人是回来了,但船老板却没有支付他们在被劫持前以及被劫持后的工资,期间仅仅支付了一些费用给家里人使用。同时李东利表示他将会适时进行维权,他认为自己被劫持570多天,遭到非人待遇导致身心均遭重创,应该得到相应的赔偿。

拿到手的仅是工资欠条

在李东利家中,面对记者的采访,李东利表示他目前还没有想好下一步该干什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不会再出海了。

“简直是一场噩梦,一辈子都忘不掉在索马里的经历,太痛苦了。”李东利说:“现在一想到这些,我的头就痛。我前几年头上是没有白头发的,现在,你看看,我一头都是白头发。”说着,李东利用手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记者凑近一看,其头发中果然密布白发。

李东利表示,他们是和宿州的中介公司签订的劳务协议,签订协议后,中介公司又和台湾船老板签订的协议。然后,他们就直接到台湾的渔船上工作。“我每个月的基本工资除外,作为船上的大副,还有300美元的干部工资。”李东利告诉记者:“中介公司每个月要收取我们几十美元的管理费,其余的工资由船老板支付。”

“这次出事后,我们听说在索马里被海盗劫持的570多天的工资仍然会付给我们的,但现在船老板没有钱。为了支付赎金,老板花掉了很多钱,好像是花掉了200万美金的赎金。在这期间,家人拿到了一点钱,估计是给家人跑来跑去的费用。”李东利说:“剩下的工资等,船老板给我们打了欠条,没有给现钱。”

最大的担忧是身体落下病根

“在索马里被关押的时候,长期喝不到纯净的水。长期喝的都是带着泥浆的浑水,肯定对身体不好。另外,每天只能够吃发霉的米做的饭,而且每人每天只有两小勺。胃肯定是坏了。”李东利告诉记者,回到家中后,他最大的担忧就是自己的身体状况。

“我最重的时候有212斤,现在只有不到150斤。饭也吃不下去,而且只要一想到在索马里的事情,头就痛的狠。大脑受到严重刺激了。经常被海盗殴打,身体肯定会出现问题。而且那个地方的疾病很多,回来后,我们没有做全面的体检,只是简单的查了一下。所以,我现在要到医院去做个全面的检查,不要把疾病带到家中。”

“我们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到医院去看的。到宿州这边最好的医院去看,不管怎样,身体很重要,他还年轻。”李东利的父亲李金龙在一旁说:“我认为他的大脑受到了刺激,最好把这方面也查一查。还有,被海盗关押了这么长时间就这么白关了?要给个说法才对吧。毕竟是在为别人打工的时候被海盗抓住的。”

如果协商不成将会适时维权

“我想等身体好了,平静一段时间后,再和船老板或是中介公司联系,要是能够给一点补偿什么的就算了。若一点都不给,我肯定会采取一些方法去维权的。毕竟我们是为了船老板外出捕鱼才出的事,要是当时船老板不让我们去那个海域,或者是中介公司不把我们介绍到这个船老板手下,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李东利说。

“李东利的这种情况完全可以要求赔偿。”了解事情经过后,安徽皖衡律师事务所主任曹采峰表示:“船员们之所以成为船员,那是基于劳务中介公司的劳务输出。李东利他们和中介公司签有协议,并且上交管理费,这本身就是一种雇佣关系。既然是雇佣关系,那么在工作中出现的伤害之类的情况,作为雇主,理应赔偿。”

曹采峰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遭遇海盗之类的情况,按照法律规定,应当先由雇主对雇员赔偿精神上和身体上的所受伤害赔偿代为垫付。等到案件告破后再行追偿。但像索马里海盗之类的,基本上无法追偿的,因此,被劫持船员可以向中介公司或是船老板要求进行赔偿。”

来源:市场星报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