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0日

一直跟党保持一致



李丙需,毛泽东生前警卫。从中南海警卫队转业后,李丙需无法忍受官场的腐败风气,一心宣传毛主席的丰功伟绩。但让他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有人反对毛主席”,并嘲笑他脱离时代,他认为自己,“一直跟党保持一致”。

7月5日,李丙需顶着烈日端坐在郑州市街头,"签名赠书"《中南海警卫》,宣讲爱国主义。


问:李先生,您这次在郑州签名赠书,这是第一次这么做吗?

李丙需:不是第一次,好多次了。要说做这个事业已经是十多年了,我是从2000年开始的。

问:2000年第一次这样做的的时候,为什么会有这个念头?

李丙需:第一次的时候,我感到通过这种模式,我把军装穿上,我跟读者面对面交流,我感到很高兴。老同志们是回顾历史,回顾回顾也挺好,年轻人我给他们讲一下历史,对孩子们教育教育。我要放在书店,书店书那么多,孩子们还不一定看到,所以说我走的是自费销书渠道,我的书出来以后没有走新华书店的渠道。

问:您为何要自费出版?

李丙需:因为之前出版很不顺利。第一就说我那个书政治性太强,各种毛主席、各种中央的历史,这是一个主要的原因。第二就是我自己要出钱,当时我经济条件很困难,就没钱。

他们的优势是出了以后,书能全国发行,可他们的缺点是发行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一般都不再印刷了。我感到我的书有价值,我可以第一次印刷,第二次印刷,十年以后这个书仍然是畅销书,这样我就没有同意让它出版发行。

问:后来你是怎么让这本书出版的?

李丙需:我又经过两年时间,我求爷爷告奶奶,省吃俭用到处筹钱,我采取的方法是作者自己出书。我给国家交两万块钱,我给出版社交两万块钱,我把它版权买断了。

问:当时印了多少本?

李丙需:当时我也没有钱,就印了五千本书。这样我把书拿回家以后,我就面对面的跟读者、给学生们做报告,给大家接受签名售书,到学校、到部队去讲。

问:您做报告是怎么联系的?

李丙需:郑州市教育厅教委给我开的介绍信。

问:他们是怎么知道您的?

李丙需:才开始河南省有个“延安精神报告团”,我当时在郑州就已经有点名气了,这是2003年,已经在郑州拼搏了三年以后。他们发现我是个才子,就把我吸收进去了。吸收进去以后,我是“延安精神报告团”的委员,他们委派我去做了好多报告,义务性的。

问:做了那么多场报告,下面的听众有哪些反应?

李丙需:老同志回忆起过去的年代就掉泪,年轻人感到很新奇。有一个青年,他爱国的心情很强烈,讲到这个日本,他看了以后说我也要拿起钢枪,要保卫祖国,要打击日本鬼子。但有70%的青年,漠不关心,他们打瞌睡,我穿着军装在他们面前,他们毫没有感觉。冷淡,根本就激发不起来他们的激情。我要是在学校,老师要组织做报告,经常有这种现象,有人打瞌睡,不愿意听。

问:您有没有问过他们是为什么?

李丙需:他们感到我们都是学专业知识的人,学过去的历史没有用处。讲那个艰苦奋斗,他们更不适应了,他们觉得没用。

问:现在您的三个女儿也是年轻人,您会跟她们说毛主席的事吗?

李丙需:我教育那么多,我感染了那么多的青年和社会上的同志,尽管对我的子女们也有感染,但是不大,效果非常不明显。

问:您能不能理解他们的这种想法?

李丙需:我不能理解,更使我不能理解的是,社会上有一部分人,他们的心态是敌对的,他们不愿意这样做,他们对这个不感兴趣,还对老红军,老八路说三道四。说我是不是神经病、是不是疯了、作秀。反正社会上有一部分人是老右派,反对毛主席,这种人把毛主席老人家、革命家骂的什么都不如,更何况我是他的警卫战士,给我骂的很难听。

问:他们这么说您不会觉得特别失望吗?

李丙需:失望,给我造成压力。我苦口婆心、艰苦朴素做了这个贡献,他们还不支持我,还贬低我、反对我、嘲笑我,你说我能接受得了?

问:已经有人这么批评您了,您为什么还要继续做?

李丙需:我感到他们的批评是错的。当今社会更需要对青少年进行这个教育,这个工作很有意义。

问:您指的是毛主席精神的教育吗?

李丙需:对。问:我看有稿子说,您是有一天突然想要“回归毛主席年代”,是这样的吗?
李丙需:是。但那个说的有点过分,不能按照那个调去定调。

问:您为什么觉得那个说得有点过分?

李丙需:那篇文章就说我脱离时代,说我不与时俱进,啥也不知道,天天就知道喊毛主席万岁,成了那种形象了,那不就是穷光蛋、神经病了吗?

我这人是很忠诚,很老实,很注重历史。但我跟党保持着一致的,跟时下走得很近。我成立书法院,成立“东方红艺术团”,搞文学创作,一直工作得忙忙碌碌的。

问:“毛主席时代”的哪些东西吸引您?

李丙需:那个时代没有现在这个社会的腐败现象,人都非常重情谊,非常有觉悟。根本没有小偷,送礼、吃喝嫖赌都没有。现在这个社会,作风问题、嫖娼问题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年轻人不结婚就在一起过夫妻生活。

那个时代的人精神非常好,我们穷得有志气,不偷偷摸摸。国家再高的干部一个月也就几百块钱,过得非常艰苦,底下的干部都照毛主席这样做,谁都不敢错。那个时代有很多需要我们留恋的东西。

问:您认为现在这个社会腐败现象这么严重,是为什么?

李丙需:我的感觉是罚得还不严,要罚得再严一点。而且上面一定要做好,你做不好,法律再严是没用的。

问:毛主席时代之后开始改革开放,有了很多改革成果,比如经济发展,您怎么评价这些?
李丙需:毛泽东主席也是一个经济发展专家,毛主席可不是不会抓经济,让你们穷,让你们光打仗,光搞政治运动,不让人们过好日子。但是有一个过渡,那个时代是很穷,但要慢慢过渡。毛主席也做了,做得也很好。如果主席没有去世,一定可以把国家搞得很富强的。

问:您1973年被招入中南海?您当时是怎么被选上的?

李丙需:当时是要“苦大仇深、根正苗红”。我爷爷被日本鬼子杀死了,我父亲逃荒要饭,非常典型的穷人,历史上没有一点问题,后来乡里县里有点推荐保送的性质,这个历史机会给我选进去了。

问:您当时在中南海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李丙需:就是站岗。

问:您当时对主席的印象是什么样的?

李丙需:身形高大,那时候觉得他也不能说是神,反正就觉得他非常的威严,非常的高大,站在自己面前像一座高山那样,自己像个小孩子。向他敬个礼,打个报告“主席你好”握握他的手,心中激动的有很多话想说,就忘记说了。

问:您跟他说过话吗?

李丙需:说过话。他给我的另外一个印象是,那老人真是艰苦奋斗、艰苦朴素。我亲眼见到主席穿的衣裳,他穿了两件衣裳,其中一件衣裳是59个补丁。

问:后来主席去世,这个消息您当时是怎么听到的?

李丙需:那是我们首长告诉我的。我当时在站岗,我正好为主席站了最后一班岗。当时我感到天都塌了,我们没有家了,没有领头人了,我们的革命前途怎么办,一片茫然了,悲痛的当即就昏倒在地了。

问:您从警卫团离开的时候是多大年纪?

李丙需:我也不大,那是26吧。

问:后来您去哪里了?

李丙需:后来我就转业到平顶山了。当地方干部,当过宣传部长、当过科长,当过管委主任。

问:您辞职之前做到哪个级别?

李丙需:在河南地方煤炭局一个科长的位置上。

问:这个工作不好吗,您后来为什么要放弃?

李丙需:我想当作家,想搞红色爱国教育。宣传他老人家的丰功伟绩,宣传毛主席,我就是这个心态。而且我转业以后不准提中南海那个地方,有保密规定,我在单位十多年老老实实上班,在工作和生活中间,社会腐败现象严重,官场就是战场,勾心斗角的。我那个作风,党的作风,在我单位不适应。而且因为我看不惯,我曾经抵制过,我要抵制他们的腐败现象,跟他们发生了矛盾。我坚持原则,坚持工作作风,人家肯定看不惯了。这也是我离开的原因。

问:您当时做这个决定时,家里人的态度是什么?

李丙需:家里人都不支持。他们说放着官不当,放着福不享,放着钱不挣,你去做那个无用的工作,那不是神经病嘛,都这样说。曾经还严重到爱人要跟我离婚。那是2000年,最困难的时候,家都不要了,都到那一步了。

问:您有没有尝试去说服他们?

李丙需:我也尽了努力了,家人勉强的默认。

问:为什么家里不能理解?

李丙需:家里经济损失太大。家里经济有困难,爱人有病,孩子们上学。我这样做,学也不好上,病也不好治。

问:当时家里经济这么困难,您爱人又有病。您就不管了吗?

李丙需:是。

问:您的父母是怎么说您这种做法的?

李丙需:我的父母也是说我不务正业。

问:您现在后悔吗?

李丙需:不后悔。

问:您觉得您一生中,最辉煌、最让您觉得骄傲的经历是什么?

李丙需:我最辉煌、最骄傲的是给毛主席站过岗,我无上光荣。

来源:网易新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