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8日

外国妈妈为我们拾回破碎的爱心


15日早上九点不到,淮南市三和乡三和街上人头攒动,玛丽莲突然告诉司机,就在这里下车。“这里人好多,我们站在那里,他们或许会知道。” 很快,四个人分工协作,Madison举着自己的照片,玛丽莲、凯利、艾丽举着“找妈妈”的纸条,她们很快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她9年前被丢在老乡政府前的老井边上,要回来找妈妈。”随行翻译摸了摸Madison的头发,向周围群众介绍情况。图为7月15日,安徽淮安,一家人站在街头举着“找妈妈”的牌子在三和的集市上找妈妈。



大约一个月前,一个名叫玛丽莲的美国女人给记者写了一封信。信中说,她将带着自己从合肥市福利院收养的女儿Madison来皖寻亲,请求媒体帮助。2012年7月15日,玛丽莲真的来了,她租了一部车,带着自己的三个女儿从合肥出发,开始了寻亲的旅程。Madison的故事很简单,她大约出生于2003年6月,在2003年国庆节当天被遗弃在淮南三和乡老乡政府门前的老井边(当时属于长丰县)。医生诊断出她有先天性心脏病,群众赶紧拨打110,她被送往合肥市儿童福利院。2005年9月12日,来自美国的玛丽莲夫妇一眼相中了这个可爱的女孩,把她带回美国。图为安徽淮安,当地乡亲们纷纷前来帮助小Madison提供线索。



从合肥到淮南三和乡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玛丽莲和凯利向记者介绍了Madison的一切。“我们把她抱回来的时候,她才两岁多,她会说一点点中文,可是我们听不懂。”玛丽莲说,三岁多的时候,Madison开始用英语表达自己,她要找中国妈妈。可是当玛丽莲把福利院里照顾她的阿姨照片给她看时,她却一直摇头。四岁那年,Madison竟然告诉玛丽莲,“我的中国妈妈,就是让我从她肚子里出来的人。”被弃处的老井已然不在,Madison和养母相对而泣。



在玛丽莲的照顾下, Madison过得很愉快,也很健康。她有一匹属于自己的小矮马,每天可以骑着它在门前熘达。她爱好体操,甚至还获得过一个比赛的第一名,早年的先天性心脏病基本不会对她造成影响。不过,玛丽莲还是在站在领奖台上的Madison眼里看到一丝忧伤。“她说想跟自己的亲生妈妈一起分享。”九岁的Madison一个人站在空地上,随后玛丽莲也走了过去,她抱起Madsion,两个人都哭了起来。



九岁的Madison一个人站在空地上,随后玛丽莲也走了过去,她抱起Madsion,两个人都哭了起。



大约一个月前,一个名叫玛丽莲的美国女人写了一封信。信中说,她将带着自己从合肥市福利院收养的女儿Madison来皖寻亲,请求媒体帮助(曾报道)。昨天,玛丽莲真的来了,她租了一部车,带着自己的三个女儿从合肥出发,开始了寻亲的旅程。

九年前被弃井边

Madison的故事很简单,她大约出生于2003年6月,在2003年国庆节当天被遗弃在淮南三和乡老乡政府门前的老井边(当时属于长丰县)。医生诊断出她有先天性心脏病,群众赶紧拨打110,她被送往合肥市儿童福利院。2005年9月12日,来自美国的玛丽莲夫妇一眼相中了这个可爱的女孩,把她带回美国。

Madison的妹妹艾丽是在深圳福利院被领养的,她俩都不会说太多中文,倒是长她们十几岁的美国姐姐凯利在大学学过中文,她不断提醒两个妹妹,在必要的时候用中文说“谢谢”。

从合肥到淮南三和乡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玛丽莲和凯利向记者介绍了Madison的一切。“我们把她抱回来的时候,她才两岁多,她会说一点点中文,可是我们听不懂。”玛丽莲说,三岁多的时候,Madison开始用英语表达自己,她要找中国妈妈。可是当玛丽莲把福利院里照顾她的阿姨照片给她看时,她却一直摇头。四岁那年,Madi?son竟然告诉玛丽莲,“我的中国妈妈,就是让我从她肚子里出来的人。”

在玛丽莲的照顾下,Madison过得很愉快,也很健康。她有一匹属于自己的小矮马,每天可以骑着它在门前熘达。她爱好体操,甚至还获得过一个比赛的第一名,早年的先天性心脏病基本不会对她造成影响。不过,玛丽莲还是在站在领奖台上的Madison眼里看到一丝忧伤。“她说想跟自己的亲生妈妈一起分享。”

举个纸条找妈妈

昨天早上九点不到,淮南市三和乡三和街上人头攒动,玛丽莲突然告诉司机,就在这里下车。“这里人好多,我们站在那里,他们或许会知道。”很快,四个人分工协作,Madison举着自己的照片,玛丽莲、凯利、艾丽举着“找妈妈”的纸条,她们很快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她9年前被丢在老乡政府前的老井边上,要回来找妈妈。”随行翻译摸了摸Madison的头发,向周围群众介绍情况。

“老乡政府就在前面,都拆迁成小区了。”一位居民说。

一条几百米的三和街,一家人走走停停,却没有找到任何线索。记者注意到,在福利院出具给Madison的一份证明中,时任三和乡副乡长的刘学文,正是把Madison送到福利院的人。记者连忙打听刘学文的去向,一位居民说:“他现在是纪委书记了。”

昨天10点,记者与玛丽莲一行赶到三和乡政府,财务室的徐女士帮了大忙,她提供了刘学文的电话。

再见当年好心人

“这个孩子就是想见见自己的亲生母亲,没有任何责备她的意思。”电话接通后,翻译赶紧表达了Madison一家的愿望,刘学文爽快地表示马上过来。

“我记得她,当初是我和一个同事把她送到福利院。”刘学文说,那是一个秋收的时节,早晨七点多,起早打水的人们发现了她。“她父母肯定也想给她一条活路,才把她送到了乡政府门口的。”

想起这件事,刘学文很是感慨。三和乡有十三个村,每个村三四千人,刘学文当即决定,挨个给村里的干部打电话。

趁着空当,徐女士洗了两个桃子塞到Madison和艾丽手上,Madi?son吃完之后立刻问姐姐凯利“好吃”用中文怎么说,然后很认真地走到徐女士的身边,抱着她很小声地说“桃子好吃”。

刘学文的努力让Madison一家很感动。“反正你们放心,我会发动村里的干部去找的,找到是迟早的事情。”Madison和这个当初抱过自己的人握了握手,玛丽莲一家决定回去等消息。而在离开三和乡前,她们想去看看Madison被遗弃的地方。当初的老井已经不在,在一间破旧房屋后的空地上,翻译告诉Madison,她就是在这里被捡到的。

九岁的Madison一个人站在空地上,随后玛丽莲也走了过去,她抱起Madsion,两个人都哭了起来。“让她们倾诉一会儿吧,每一个人都不容易。”大家站在不远处,也湿了眼眶。

来源:新安晚报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