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日

被删除的博客热门禁文:《初识中宣部》

据《新维月刊》第21期报导,中宣部、教育部在2009年启动国际新闻传播后备人才培养项目,委托清华大学、中国传媒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5 所高校培养国际新闻传播硕士。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博士乔木自参与该项目,并到中宣部去参加协调会,写了会后感想,但不久就被删除博客,此文反而因此成为网络热传的禁文。

以下是博士乔木的博文《初识中宣部》。

由于协调国际新闻传播硕士项目培养工作,和5个试点院校有时会被招到中宣部、教育部开会。此前由于出差、级别不够或其他不便,没有参加中宣部的会议。2010 年11 月25 日,又通知我去参加一次会议。通知上说了议题、时间等,但不说中宣部地址,只说在该部的某楼某会议室。要求提前把参会人员和车号报给某个联络人。

由于领导繁忙,责成我一个人去开会。公车不敢要,打车舍不得,开自己的车不愿意(找不着路和停车位、操心), 只有坐公交车去了。

但是中宣部在哪裹呢?这个地方,除了美国的卫星地图上有,其他中国所有的地图上都不标出。知道离党中央很近,甚至本身就是中央,但就是不知道具体地址,不知道在哪条街上。之前打给我的电话上,来电显示都是8 个O。是故作神秘,还是不可告人。

怯生生的打手机问通知上的联系人,中宣部在哪?回答说开车怎么怎么走。又怯生生的说没有车,准备坐公交车去。电话那头明显的楞了一下,然后沉吟着告诉我,坐什么车,然后怎么怎么走。

地铁到了北京某处繁华的商区,知道离中宣部不远了,但怎么找也找不到。问了好几个人,都说不清楚。只好再打电话给联系人怯生生地问路。顺着指示,走到一个不挂牌子和标识的大门口,看到武警站岗,估计就是了。只有裹面的人出来接,才能进去。

我党做了多年的地下党,现在成了执政党了,仍然保留了地下秘密工作的优良传统。尽管它早已是中国最有权势的机构,其影响之广,连万能的互联网也奈何不得。

直接上某个楼的大会议室。裹面宽敞亮堂,装修之精良,设备之先进,不用赘言。照录一下墙上的大字:“责任如山、勤奋如牛、心细如发、守口如瓶、团结如一”。

其他几个“如”我就不说了。只是都守口如瓶了,还怎么团结如一呢?

因为要守口如瓶,会议的内容就不说了。开了不一会儿,就散会了。尽管到了饭点,我想肯定是不会招待吃饭的,此前去教育部开会也是如此。中国的官场是,上面的人去下面考察开会,肯定会好吃好喝好招待,走的时候还得贡点纪念品。下面的人来上面、特别是部委办事,所谓“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能给你赐个座、喝杯水就皇恩浩荡了,不可能留下吃饭。减少公款吃喝,可见我国的反腐倡廉取得了很大的成效。

难得复旦大学的几位老师领导,每次大老远的乘机赶来,就为了开教育部、中宣部1一2个小时的会议,然后带着精神回去贯彻落实开会。

会后退出时,看了看这个大气明亮中西建筑交融的院子。停了很多奥迪以上的豪车,几乎都挂着京O 或部队的车牌,尽管我知道这裹并不是警察局也不是国防部。难道是套牌车,好随便违章、闯红灯、警车开道?

穿过出门路上一个大楼的大厅,裹面展示着许多各个地方献上的宝物。只想提一下云南大理送上的一块无比高大的大理石,裹面有许多天然多彩的像山脉云层的花纹,立在那裹,就像中国的山水画一样,让人心旷神恰,充满遐想。

其他宝物就不提了,个个都是美轮美奂。因为要“守口如瓶”,就到此为止。

走出门外,车水马龙,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