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3日

环球时报:现实成就为中国互联网管理打分


最新权威数据显示,中国通过手机接入互联网的用户数量达到3.88亿,成为世界最大的移动互联网用户市场。此外中国网民已有5.38亿之众,互联网普及率也已高达约40%。

然而今年以来批评中国“限制互联网自由”的声音在西方此起彼伏,这些批评者将中国的互联网管理与“政治限制”画上等号。许多人反驳道,西方的批评缺少基本客观性,他们的理由是如果中国互联网管理是错误的,何来网络产业如此突出的繁荣?

我们或许应首先搞清互联网在中国的真实位置是什么。

除了上述数字,互联网对中国社会生活的综合影响是否低于发达国家的情况呢?答案是否定的。

中国互联网的整体发展与规范水准仍不如西方国家,但互联网是中国追赶世界最快的领域之一。发达国家对互联网的各种应用,中国几乎也都有了。在表达民意,推动国家各项改革方面,中国互联网发挥的作用比西方社会更突出。中国网络对社会转型起了很大实验作用。

互联网经常成为中国的意见中心,为敏感事务提供讨论平台。它的虚拟性不断被现实因素充填,彼此有了数不清的接口。今天的互联网常常汇聚中国舆论中最活跃的人和事。

不对互联网进行管理是不可思议的,在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美国是互联网的发源地,欧洲有接入互联网最早的一拨国家,美欧的互联网管理依法推行,与社会治理一脉相承。尽管也有过“维基解密”是否合法的争议,但欧美的互联网管理总体上没有受到舆论的否定。

以希拉里为代表的西方政治精英攻击中国互联网管理,真实原因是他们希望中国的互联网能跳到中国现行政治制度之外,做西方影响中国政治进程的万能工具,甚至最终“扳倒”中国。他们因此逢中国任何互联网管理制度“必反”。

然而互联网进入中国发展,必然是同中国现实的磨合及契合过程,它的大众性和市场前途都首先有赖其同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一致,以及它与中国法制体系相适应。中国近期推出的互联网管理措施,提供的是“规范”和“健康”,它不应被先入为主扣上“限制”互联网发展的帽子。

各国的互联网管理都在与快速发展互动,都是边摸索边管理。中国的互联网管理未必能事事做到拿捏得当,但是第一,互联网管理的必要性不容置疑。第二,从中国互联网迄今快速发展的现实中,找不到任何理由可以认为未来的互联网管理会对发展构成伤害。

中国过去的互联网管理比较成功地把握了规范互联网和发展互联网之间的度,这个度亦是今后互联网管理的成功之本。中国互联网应继续释放社会的多元意见,以及各种主流的和非主流的情绪,扮演过去十多年它在中国从基层推动改革的角色。互联网的这个角色在未来一段时间里仍很难被替代。

美欧怂恿中国互联网同西方“自由”接轨,会对中国社会形成扰乱。对它的警惕和我们正常管理互联网会在某些时刻发生重合,但我们自己要高度清醒,将管理互联网的目标坚定设置在促进它的规范发展上,而不受西方相关评论和指责的过多牵制。

中国互联网今后应发展更快,应继续做中国社会多元、进步的推进器,并在舆论开放的环境下促进社会和谐,这些都将是中国互联网管理成功与否的试金石。

来源:环球时报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