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7日

走投无路 求助政府

杭州600家民企遭银行催贷上书求助政府)浙江民营工商界又再发生新一波借贷危机,这一次爆发点是杭州。

杭州地区有600家知名民营企业近日联名上书向浙江省政府紧急求助,恳请政府帮助它们渡过因银行催贷、抽贷而面临的难关。

“确实有600家杭州企业联名写报告到我们金融办这里。”7月16日,浙江省金融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但对方拒绝透露更多细节。

据杭州市家具协会的一位人士向本报表示,600家参与联名上书的民营企业当中,不乏行业龙头、知名企业和中国民企500强企业,如国内输配电行业最强企业之一的虎牌集团、家具行业龙头嘉逸集团、国内人造板行业的领军企业荣事集团等。“我们家具协会不少会员企业也参加了联名。”这位人士说。

据悉,事件是因各大银行对浙江民企集中催收贷款所引发。7月份是银行还贷期限较为集中的时点。催贷的压力沿着浙江民企之间庞大的联保互保网络蔓延,引发了大面积的企业资金链危机。

这是继2011年夏秋温州的民间高利贷危机爆发以来,浙江民营企业遭遇的又一波资金链风暴。

600民企联名上书浙江金融办

据了解,这次参加联名上书的600家企业提出的诉求,主要是两点:

一是希望浙江省政府联合省经信委、省金融办、省银监局以及各级政府维稳办成立协调小组,对这次因银行催贷引发的民企资金链危机尽快进行集中和系统性的处置。

二是希望浙江省政府出面协调银行暂时停止收贷,并尽快将近期所收贷款暂时发放给相关企业,给企业以喘息和处理危机的时间;希望政府出面与银行方面协调,争取今后3年之内,不要削减相关企业的贷款额度。

而引发此次催贷危局的,是两大导火索:

一是中江控股董事长俞中江因无力偿还高利贷,资金链断裂,6月14日被杭州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刑拘。旗下数十家实体企业和相关资产、债权、债务正被依法核查,涉及金额初步统计达数十亿元之巨。

二是天煜建设有限公司旗下分公司涉非法集资案发。注册地在东阳的天煜建设下属江苏分公司经理因涉嫌非法集资于2011年12月被法院立案,牵连天煜建设全部账户和房产陆续被法院冻结查封。

而杭州家具行业龙头嘉逸集团是天煜建设的互保企业,它旗下的新洲家具为天煜建设在建设银行的贷款1亿元的银承提供担保。因此嘉逸集团被银行列入重点“关注”名单。今年1月被建设银行收贷,其他银行也加紧了收贷节奏,集团共被8家银行收贷1.15亿元,顿时陷入困局。

此后,沿着企业间的担保链条,银行的催收风暴逐级扩延。

受嘉逸影响,3月初,浙江荣事实业集团被北京银行收贷3000万元。

3月26日,虎牌集团受荣事实业收贷影响,加上自身因收购引发问题,被华夏银行收贷4000万元,3月27日被中国银行收贷4000万元。

4月,虎牌集团下游担保圈的企业陆续出现被收贷的情况,互保链上的正邦水电自4月起,短短45天,被4家银行收贷1.05亿元。

本报记者掌握的一份萧山区政府的银企协调会报告显示,仅嘉逸集团的互保圈就有6家大集团卷入,涉及企业超过30家,互保金额总计4.18亿元,总资产为55.17亿元。

嘉逸集团现象并非孤例,杭州市家具行业协会给杭州高层递交的紧急报告显示,因天煜建设引发的信贷危机,涉及到中国银行、建设银行等23家金融机构,关联债务超过100亿元,关联企业近100家。

在此背景下,民企们陆续向政府呼救

杭州家具协会人士透露,此次联名上书,起初并非有组织的行为。从今年春节过后,杭州的萧山区、余姚区、拱墅区等区级政府就陆续收到辖区内一些知名民营企业来信求助。之后,一些行业协会也向政府写来求助信。如杭州市家具协会提交了一份关于杭州市家具行业信贷危机的紧急报告,呈交给了杭州市委书记黄坤明和市长邵占维。

收到企业求助后,萧山、余姚等区政府曾在3、4月间组织多场协调会,召集家具等领域的企业与相关的13家辖区内银行进行协调。

“但是,我们发现,一些辖区外的法人银行,决策权在于区域外的总行,必须得省政府层面出面协调才真正有效。”前述杭州市家具协会人士表示。

于是,先后发出求助的600家企业的诉求被汇总起来,形成一份报告,递交到了浙江省金融办。

爆炸的“互保联保”火药桶

这是一场因信贷联保引发的多米诺骨牌式灾难。

联保又称“互保”,是指互相担保,也就是企业之间对等为对方保证贷款,当对方还不出钱时需承担还款连带责任。浙江企业之间互保非常普遍,还有更多的采用“联保”,就是三家或三家以上企业组成担保联合体,所有成员为其中任何一家的贷款承担连带责任。

“一家资产上5000万的企业,至少有3家以上的担保企业,多的甚至超过10家。”一家在此次风波中被牵连的企业老总说。

杭州市家具协会一名曾参与银企协调的人士透露,整个联保圈根据始发前后共分为四级。

在天煜建设为原点的联保危机圈上,一级圈内的是嘉逸集团和华洲集团,与此核心互保的圈子中,又以各个“传染点”企业形成一个个圈圈。其中与前述两家企业有互保关系的荣事实业,共与10家企业有互保关联。

由此形成四级担保圈

天煜建设处于诉讼账户和资产冻结状态,华洲集团与天煜建设总担保9000万元,天煜建设为华洲集团总担保1亿元。华洲的上级集团公司嘉逸集团实际控制人同属姚荣华,由此被连累,被银行收贷后,原本银行授信总额6.5亿元的银行开始观望。

以华洲集团为原点的二级互保圈企业成员有荣事实业、高盛集团、浙江中业控股及下属关联公司、浙江正见集团建设有限公司5家。

华洲集团为荣事集团总担保3000万元,荣事集团则为华洲集团总担保9800万元。华洲为高盛集团双方互保均为4000万元。华洲与中业控股互保贷款金额也为4000万元。

浙江正见的企业总资产为11亿元,年销售收入为15亿元。华洲集团为浙江正见担保5710万元,浙江正见则为华洲集团总担保1.5亿元。

与二级担保圈成员荣事实业为“传染点”又衍生出5个圈子,如与荣事实业互保的有杭州东新木业,杭州博洋家具,浙江九龙控股集团,浙江虎牌集团,浙江新世纪管道等。

与浙江九龙控股互保的又有博洋家具、杭州康顺贸易。

与浙江博洋家具互保单位为浙江晶瑞办公家具、浙江麦尚实业等。

“这种层级式的危机扩延,并不会是因为紧密度的亲疏而递减。”建设银行浙江杭州区域内一负责贷款的工作人员评价说。

“很有可能这些联保圈在跨区域蔓延。”一名被卷入互保危机的浙江企业主认为,一旦自己的企业被联保拖垮,自己在江苏一带投资的企业资金链肯定也要牵连进去。

为此,目前杭州市家具协会在给杭州的紧急报告中,提出对一级互保圈企业中的嘉逸集团、新洲集团进行资产重组,设立第一道防火墙,防止危机蔓延。

催贷风暴下的危机蔓延

尽管有各级地方政府一再出面召集银企协调会,但银行有自己的商业逻辑,这意味着这场危机难以在短期内看到尽头。

“这种互保是在货币政策一松一紧中,银行结合自己业务与中小企业融资特性而推广的。”浙江一名国有银行高管介绍,这不仅是浙江的独有现象,但由于浙江是民营大省,这种模式更加普及,约占企业总融资比例的60%至70%。

在这种格局下,银企已经形成了相对恶化的循环状态:企业融资难,银行不愿贷,由此引发企业不愿还贷,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

“其实自去年10月起,部分银行不良贷款率就开始上升。今年以来,浙江出现了全省银行业不良率整体上扬的情况。年初全省银行业不良率约为0.93%,目前大概上升了0.5个百分点。”浙江省金融办一位人士透露。

节节上升的不良贷款率引发了银行的焦虑,随之而来的便是强硬的催收贷款浪潮,最终形成一个闭合的恶性循环圈,直至危机的爆发。“银行增长的坏账率,使得我们的风险控制意识增强。催收是必然的。”上述建设银行浙江杭州区域内一负责贷款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

来源:中国网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