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7日

延迟退休不能简单按国际趋势


我国养老保障注定会有波折。据媒体报道,人社部官员称“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以及人均寿命的不断延长,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应该说是一种必然趋势”,但这个说法遭到公众普遍的反对。人民网的调查数据,持“反对,不利于年轻人就业”立场的被调查者,高达93.3%。

支持“延退”的,有一条理由:全世界都在搞“延退”,并认为这是一种国际趋势。但是,我们需要实事求是地分析问题。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发展,发达国家确实有一股“延退”风潮,在上个世纪90年代,这个政策是针对老龄化造成的“劳动力缺乏症”。因为早先进入老龄化的国家,都是几百万、几千万人口的国家,老年人的比重一增加,劳动力就短缺了,所以希望“年轻的”老年人多干几年。

实行这样的“延退”政策的国家,譬如瑞典,对老年人来说,在领取退休金的总额上是不吃亏的。就是60岁退休或65岁退休,领取的养老金总额几乎是同等的。退休早,每月领取的养老金金额就少;越是晚退,每月领取的养老金金额就高———最后总额大致持平。显而易见,这样的“延退”政策并不是为了节省养老金。

近年来,因为主权债务危机,欧洲国家的“紧缩政策”中确实也包括了“延退”。但这是政府在已经资不抵债的情况下做出的无奈选择。但从政策效果看,包括“延退”在内的紧缩政策并不成功,现实是越来越多的欧洲国家的经济仍在走向崩溃。所以,最近的法国大选,社会党就要抛弃“紧缩”,包括恢复原来60岁的退休年龄。奥朗德当选上台后,就已经在兑现这方面的承诺。

在关于“延退”的讨论中,有人很欣赏欧盟成员国的强硬和铁腕。在一片反对的热潮中,照样强行通过“延退”法案。但是,这种强硬和铁腕在欧盟是有其社会基础的,因为他们的阶级阶层结构与中国不同。欧盟成员国是以中产阶层为主,以白领为主,要占到60%至70%,所以能够获得多数通过。中国的阶级阶层状况恰恰相反,70%以上是蓝领。

简单地说全世界都在搞延迟退休绝对是一种误导,“全世界”的概念中还包括发展中国家。温总理刚刚向全世界宣布: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退休年龄基本上在50至60岁之间,有几个是采取了延迟退休的?仔细分析,这是有客观原因的。再说,“金砖国家”有几个采取了延迟退休的?往前数,“亚洲四小龙”有几个采取了延迟退休的?发达国家热衷延迟退休,实际上是被逼无奈。从结果看,他们的经济也并没有因此而好转。

“欧债”的本质是资本出走,并终结了传统意义上的制造业,因此造成大量失业。2012年1月,欧盟27国失业率达10.1%,其中欧元区17国失业率达10.7%,创历史新高。更值得关注的是,25岁以下年轻人失业非常严重,2012年1月,欧盟和欧元区年轻人失业率分别为22.4%和21.6%。严重的失业问题深深地伤害到了欧洲经济的五脏六腑,加上资本的国际化,一些国家政府对资本的管制能力急剧下降,尤其是在纳税方面。为此,政府只能把财政税收的重负转移到中产阶级身上,这就形成了中产阶级纳税缴费养活穷人的尴尬局面。

来源:经济参考报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