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8日

专家称居民现有承受力应该不在乎阶梯电价


国家发改委近日表示,6月中旬各地将陆续出台阶梯电价调整实施方案,7月1日起全国全面施行。尽管围绕电价调整各方议论纷纷,但《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长期以来,相对于煤炭等燃料成本的快速上涨,国内电价水平始终处于人为抑制状态,发电企业也因此丧失持续发展能力。而且,实行居民阶梯电价,主要针对的还是那些高耗能用户,对平常百姓来说影响不大,一味抑制电价上涨不利于提升居民的节能意识。

10年间煤价涨幅远远高出电价

电改10年来,包括石油、煤炭在内的一次能源价格快速上涨,这是电改之初所未料到的。以上市公司“华电国际”公布的数据为例,2000年—2010年,该公司发电用煤平均价格从每吨227元上涨到799元,而发电售价仅仅从每度0.335元上涨到0.410元,10年间煤价涨幅比电价高10倍以上。

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高级工程师吴疆说,考虑到煤炭价格的上涨,中国虽然也像其他一些国家一样,公布了“煤电联动”价格传导的政策,但在实际执行中政府有关部门却一再人为滞后。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以来,中国的煤炭价格追随国际市场出现了2.5倍以上的增长,而电力销售价格仅仅增长了大约30%至40%,电价增长幅度只有煤炭涨价幅度的15%左右。

“多煤少油贫气”的资源国情决定,长期以来中国电力70%以上装机、80%以上电量来自火电,而火力发电的成本中60%至70%为煤炭燃料成本。但厂网分开之后,中国的电力企业更加分散也更加独立,在巨大压力之下竞争意识更加强烈。近10年以来,通过不断内部挖潜提高效率,全力消纳了上述成本压力,保障了电力供给,履行了社会责任,但同时也在被迫透支着未来。

湖南省电力公司交易中心主任李湘祁说:“现在,电价被当成国家调控CPI的手段。湖南工业电价调过多次了,而居民用电5年多没涨价了,一直还是5毛多。这一次阶梯电价调整,居民要承担涨价与节能减排的责任。”

长期研究电力体制改革的长沙理工大学副校长叶泽说,这次居民阶梯电价调整,以居民现有承受力,应该“不在乎”。按国际标准算法,国内居民电价应涨到9毛钱。政府为照顾百姓利益,每年交叉补贴2000多亿元,但居民认为没有得到实惠。实际上企业高电价,转嫁到了产成品,使工人工资空间缩小,最终还是让百姓间接承担了。“现在是政府好心办坏事,反而造成更大损失,这是非常简单的经济学道理。该涨的就是要涨嘛。但不说清楚,就会引起社会非议。”叶泽建议,电价按成本核算后,政府可以现金形式补贴困难户,把暗补变成明补。

扭曲电价让发电企业“失血”过多

当前,中国电力的发展水平不可谓不先进,但电力行业却快要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因为,发电企业“失血”过多,“造血”功能紊乱。

据电监会吴疆介绍,目前,中国火电厂二氧化硫排放标准已高于欧盟等发达国家,单位火力发电量二氧化硫排放强度已经下降到2.8克/千瓦时以内,自2009年起既已开始优于美国3.4克/千瓦时的水平。

从供电煤耗来看,截至2011年底,中国供电煤耗下降到330克/千瓦时、发电煤耗下降到309克/千瓦时,已经进入世界比较先进的水平。上海外高桥第三电厂的两台百万机组,更是创造了276.02克/千瓦时的世界最低供电煤耗的新纪录。

但如此成绩背后,却是五大发电集团身陷财务高风险区,资产负债率高达85%,企业资产结构失衡,持续经营后继乏力。吴疆认为,中国大型发电企业资产结构不良、难以持续经营,核心原因在于发电领域形成多元竞争的市场格局之后,电价体制改革严重滞后,长期人为抑制电力价格的正常增长,使电力企业无法正常营利,失去自我造血能力。

一是长期人为抑制电价,电力行业为上游产业埋单。2002年五大发电集团的发电成本仅为1133亿元,到2010年已经达到5436亿元。推动发电成本上涨的首要因素就是煤炭燃料成本。2006年—2010年,五大发电集团燃料成本增加264%、发电成本增加230%,但同期上网电价仅仅增加117%。放任煤炭等上游产品涨价,而长期人为抑制电价增长,在全球范围一次能源大涨价的背景下,相当于让电力行业为上游产业买单。

二是长期人为抑制电价,电力行业为金融行业打工。面对厂网分开之后随即到来的新一轮的“硬缺电”,五大发电集团作为央企的首要使命,就是尽快投资新项目提高发电供给能力。在电价被长期人为抑制、权益性融资不给力、甚至折旧都已悄然打起折扣之际,债务性融资基本是唯一的选择。

三是长期人为抑制电价,发电企业与电网企业失衡。电力销售价格由上网电价、输配电价及有关基金附加等组成。2010年,上网电价只有2003年的137%,而输配电价则是2003年的148%,这说明上游一次能源涨价的压力,绝大部分都是由发电企业来承担的。电网企业除了2009年、2011年两次被拖延联动以外,其销售电价基本都是与上网价格同步调整的。在这样差异化的电价机制下,中国发电企业与电网企业逐渐分化失衡,2002年至今电网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基本稳定在60%至65%之间,而发电企业则从65%左右急剧攀升到85%,投资收益下降而风险显著增加。

四是长期人为抑制电价,电力行业为全社会做奉献。环保减排、清洁发展是近年来中国电力调整结构的基本方向。目前,执行的脱硫补贴从0.013元/千瓦时到0.020元/千瓦时不等;未来还将推行的脱硝补贴初步测算为0.01元左右/千瓦时。中国电价中的可再生能源附加几年来不断上调,如果再算上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等政府性基金及附加,目前中国借电价征收的各类补贴已达0.05元/千瓦时、千亿/年的规模。但在政策执行中,由于补贴标准滞后、额度不足(例如脱硫补贴、脱硝补贴),或者补贴支付滞后、覆盖缺漏(例如风电补贴、电网接入补贴),先行响应国家政策导向的电力企业往往成为鞭打快牛的先烈。

吴疆认为,中国电力企业目前阶段的高资产负债率绝非“跑马圈地、盲目扩张”这样简单。与世界电力企业相比,中国电力企业的所谓高资产负债率本身根本不是问题,折射出的恰恰是人为压低电价、限制电力企业正常收益的政府管制问题。煤电联动在执行中的人为滞后,并非联动政策本身的问题,而是配套的税收、补贴政策缺位的表现,是中国政府部门习惯抓企业、不善管社会的表现,是中国公共治理领域思维不系统、政策“跛足”、宏观调控缺乏“组合拳”的表现。

年出栏400头猪的大唐湘潭电厂

说到微利甚至亏损下的钢厂“养猪”,大家都深表无奈与同情。而大唐湘潭电厂年出栏400头生猪的故事,却很少有人知道。在大唐湘潭电厂简陋的招待所,记者品尝了味道鲜美的炖猪手。而且,电厂职工最引为自豪的是分过一次无公害鲜猪肉。然而,猪肉再香,也掩饰不住电厂厂长赵云辉一身的疲惫。

作为大唐湘潭发电有限责任公司的总经理,赵云辉仍在城头苦苦坚守。城墙内,他要稳定住1300人的职工队伍。现在,由于电厂持续亏损,来电厂应聘的名牌学校学生变得罕见了。而发电企业是技术密集型企业,赵云辉担心“当哪一天发电企业的春天来了后,没有人来种植春天的花朵。”

2011年,大唐湘潭电厂亏损3.79亿元。今年前4个月,尽管煤价趋稳,但由于负荷率不到10%,亏损仍有5900万元。今年,湖南水电来峰偏早,加上用电需求放缓,电厂4台机组、180万装机中,只开了一台30万千瓦的机组。虽然电厂资产负债率100%,越发越亏,但政府不让申请停业,财务费用、人工工资、折旧照样发生,不发电更亏。

“现在的电价不是一个真实的电价,很多企业的盈利是电力企业的亏损送给的。这也逼得发电企业不去干发电企业的活,跑去开煤矿、修铁路。”而养猪,是赵云辉此前在株州电厂搞房地产的延续。“我们现在养猪,每年出栏400多头生猪,还自己种菜。当然,这事从厂网分开就开始了,只是没现在规模大,当时并非因食品安全问题。当电厂被逼无奈做这些时,这个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在哪里?照此下去,没有火电的继续投入,明年后年全国可能还会拉闸限电。”

现在,有人说电力行业工资要降下来。实际上,工资福利只占电厂成本的1/40。前几天,电厂开了一个工会组织的会议,总经理要做表态性发言,无非说保证员工队伍稳定,保障薪酬。而市工会要求集体协商工资,年工资必须有3%-6%增长。但国资委要求亏损企业不能涨工资。

“原来菜价几分钱一斤,现在几块钱一斤。我们拿的是绩效工资,照此下去真担心管理层也会流失。”赵云辉说,“电是商品,不是福利。新中国成立以来,哪种商品都比电价涨得快。国外居民电价普遍高于工业电价。作为刚性需求的粮食、蔬菜价格上来了,而同样为刚性需求的电为何涨一点这么难!”

发改委能源研究所顾问周大地也认为,当前电力价格总体偏低,价格没有反映需求,致使高耗电产业都跑到中国来了。目前,整个电力行业,特别是五大集团亏损或微利经营是不可持续的。

来源:经济参考报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