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6日

穿着白大褂的商人

河北一家红十字医院倡导学生人流


近日,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结合医院,再次遭遇举报。今年4月,石家庄最美妈妈团,向河北省扫黄办举报,上述这家冠以“红十字”的医院,在校园发放低俗杂志,倡导人流,有违红会精神。举报随后被立案。

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医院官网上宣传人流



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医院另一个网址的网页在宣传公益

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医院在大学校园散发的“杂志”


该院行政院长张振义承认确有此事。他认为,宣传人流是引导孩子做正确的事。由于工商部门要求,现已停发人流广告。

省红会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上述医院为民营医院,此前也被人举报,2010年,有人检举该院伪造红会公文,先给村民免费体检,后施以手术,收取昂贵费用。“因其给红会交付钱款后,红会未追究此事。”

6月3日,省红会官员马玉民承认,红会与该医院有经济往来,该院所为,损害红会声誉,红会正在调查。

《天使之音》红褐色,《故事会》大小。它的印刷者是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结合医院,医院说,这是一本给意外怀孕女大学生送来福音的杂志。

然而,大学生和检举者们却不这样认为。

“这东西真挺害人的。”大学生李欢清晰记得第一次看《天使之音》的情境,翻开书页,上面印满人流及处女膜修复广告。广告会插印在文中,或在故事末尾。

李欢记得有篇描述夫妻出轨后放荡情欲生活的故事,文章写道,“雪白的身体,真白”,围观的同学看到这儿,哄然大笑。

李欢承认,他会受到“杂志”的某些影响。“反正杂志上说,无痛人流才480元,就放松了警惕。”

6月2日,李欢说,女友怀孕后他们去了该院做人流,花费好几千元,也没完事。“医生说,480元只包含手术费,不包括药费、输液费等。”

河北石家庄最美妈妈团——一个致力于清除各种色情刊物的民间团体,向河北省扫黄办举报,这家冠有“红十字”的民营医院,传播低俗“杂志”。

她们将红十字医院的行为总结成“穿着白大褂的商人”。

“为给医院的人流和修复处女膜多拉业务,就拿黄色故事诱引孩子们纵欲,这让人很绝望。”妈妈团的成员张淑说。

天使的声音?

一家冠以“红十字”的医院在学生中发广告,宣传人流;有人认为“这是鼓励道德滑坡”

王娜是石家庄一名大学生,说起《天使之音》,她感到困惑。

“我知道这不是一本好书,可有什么办法呢,这几年几乎每周都有人悄悄把书从门缝里塞进来。”王一边吃饭一边说。

在今年三月以前,这本饱受争议的“杂志”,正通过学生的手不断传进大学校园。

2012年3月,大眼睛姑娘张海宁,开始接受医院的杂志发放培训。

培训地点在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结合医院,六楼的一间会议室,挤满前来勤工俭学的学生,几位操着南方口音的妇女给学生们培训。

“发给老年妇女,罚;不好好干活扔进垃圾桶,罚。”南方妇女说话很快,张海宁记得,除一系列罚款事项外,妇女向她们反复强调,要得到每天40块的工资,必须把杂志分发到有生育能力的妇女手中。

张海宁是河北石家庄大学的一名学生,为勤工俭学,到这家红十字医院打工。

介绍张来打工的是她同学,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她说,有一网站编辑,电话里告诉她,有个既可做公益又能赚钱的活儿——替一家红十字医院发放宣传杂志。

张海宁的公益之旅持续了32天,有时候,她在学校发《天使之音》;还有些时候,到人口密集的地方,发医院印发的扇子或者卡片。

今年4月,她意识到上当了。她的一位师姐把一本《天使之音》放到她床头。杂志里夹着一张纸条,写着“内容色情,请慎重考虑”。

“不能再发了,书里面都是不好的东西。”张海宁说,她现在已经不干了。

最美妈妈团一名成员认为《天使之音》的危害性很大,她告诉记者,“第一胎是最健康的宝宝,鼓励人流会危及民族的整体素质。”

妈妈团的观点得到韩丰聚的支持。

这位曾任河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的官员,瞄了几眼《天使之音》后,把书扔到了办公桌上,说“这简直就是在鼓励道德滑坡。”

“印黄色故事,有点考虑不周”

该红十字医院院长张振义认为宣传人流是引导孩子做正确的事,并教育孩子下次别犯错

40多岁的张振义,是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结合医院的行政院长。坊间传言身宽背厚的他,是一位山西农民。对此,该医院否认,医院方面说,张的专业是医用照相。

6月3日,身穿白大褂,内衬花衬衫的张振义,在办公室里解释了医院散发杂志的行为。

“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看待这个问题。”他说,“现在大学学校操场上,每天早上都有好多用过的避孕套,一些学生们的精力也不在学习上,我们这么做只不过是在引导孩子们做一正确的选择。”

院长并不否认杂志里印着黄色故事,他把这称作“有那么一点点考虑不周。”

采访中,有人质疑,红十字会的宗旨是,保护人的生命和健康,发扬人道主义精神,促进和平进步事业,“红十字的医院怎么可以倡导人们去人流?”

张振义回应了这一质疑。他认为,这是受大环境影响所致。

张振义说,如果医院不去宣传,很多学生就会因为害羞,去黑诊所看病。比如,前不久他听说,一个女孩在寝室里生下了一个男婴,“这是很危险的事情。”

当被问及宣传人流是否与红十字精神相悖时,院长瞪大了眼睛,把手推向半空。

“不要和我说这些,宣传如何避孕是计生部门的事情。”他说,近来在工商部门的要求下,医院已经停发人流广告。这一举措让自己很心疼,不是因为医院生意受到影响,而是因为好多学生失去了去好医院看病的机会。

张振义说,医院很委屈,就拿饱受争议的人流来说,医院一直要求医生对每个做人流的学生进行教育,防止下次再犯错,可社会上偏偏盯着医院的一些瑕疵不放。

公益背后盈利之道

村民冯玉花称,上述医院为其免费体检后施以手术收费1800元,其去县医院检查,被告知“没病”

接受采访时,张振义反复强调他的这家红十字医院,是“专心从事公益事业的医院。”

不过在石家庄市周边的农村,则会听到另外一种说法。

正定县南白店村村民冯玉花,曾对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结合医院十分信任。如今,她坐在村头,告诉身边的妇女,永远不要去那儿看病。

冯玉花去这家红十字医院看病,源于两年前,村上妇联主任的宣传。

那是2010年,村妇联主任在大喇叭里反复广播,“社员们,省红会的大夫下乡免费给妇女们体检了。”广播播出时,冯玉花在田里干活。当村上的女人们,小跑着奔向这家医院停在村口的客车时,她决定也去瞧瞧。

人多座少,客车上,冯搬了个小椅子坐在过道。她记得,车上几十人不光有村上的人,还有邻近乡镇的老乡。

“几十人去的时候都说说笑笑,等回来全都蔫了。”冯回忆说,几乎一整车人都被检查出毛病,还有些人被告诉可能得了癌。

检查中,冯被告知患上严重的妇科疾病。

冯玉花坐在炕头翻出了一张红十字医院拍摄的腹部B超图像。她指着图像上一大片血迹说,当时大夫也指着这里说,病得很重,“俺一怕就做了手术,花了1800元。”

时至今日,冯玉花也没搞懂,当时自己做了什么手术。她只记得,手术耗时五六分钟,没有手术刀,没有麻醉,只有一位医生把一台发热的仪器放在她肚子上照了几遍,就说病治好了。

“当时我还没闹清咋了,医生就喊下一个。”冯玉花说。

与冯玉花有着相同经历的人,在石家庄周边的县城乡村并不少见。

她们说,当时在医院,都被医生说得很害怕,一些六七十岁的老人化验单子还没出来就烤了“神灯”,对于没带钱的患者医院很大方,只要写欠条就一律先手术。

据该医院的一名医生说,那是一种类似伽马刀的手术方式,但没看到具体病历,无法细说。

冯玉花回到县里,又去县人民医院检查,一位大夫看了她拿出的片子说,“你没病,片上的血可能是人涂上去的。

在正定县及赞皇县医院,三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夫均说,两年前确实有很多妇女来医院检查,说在一家红十字的医院看出了毛病,经复查,70%的妇女很健康。

对于上述村民投诉,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结合医院给出截然不同的说法。

“在我们医学界,一家医院不认同另外医院的检查结果,是很正常的。”张振义说,另外一个人上午检查有病,下午就没病了也比较常见。

伪造红会批文

红会官员马玉民介绍,该院为一民营医院,2010年伪造了红会批文去乡间义诊

冯玉花至今回忆被骗一事,还有些激动。

她说,在确诊无病的一周后,她和村民又看见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结合医院的那辆客车。她和村民将车拦下,并叫来县卫生局医政管理科的人。由于该院义诊时,没有备案,被县卫生局罚款。

据正定县卫生局一位官员介绍,2010年该县曾对那家医院进行过行政处罚。

张振义承认有被处罚一事,他解释说,当时和县妇联合作,因为义诊心切,未来得及去县卫生局备案。

事实上,河北红会并不知道免费体检一事。河北省红十字会把这次活动称为“拉大旗,扯虎皮”。目的不是公益,是牟利。

“他们给正定县妇联出示的省红会文件是伪造的。”红会官员马玉民介绍了医院伪造文件的过程。

首先,医院找来了省红会此前下发的文件做底片。然后,伪造了省红会同意其下乡体检的文字内容;接下来,伪造内容盖在了原文上被送进了复印机。最终,医院拿到一份印有河北省红会抬头及公章的复印件。

付先生是河北一家媒体的记者,曾对这家红十字医院的上述行为进行曝光。

“无论你怎么曝光它永远能正常营业。”他说,他对医院曝光后,院方找了过来,不过不是解释情况。“他们说自己是红十字会的直属单位,要求我们为医院播出一些正面节目,以消除负面影响。”

“你搞不清,它是不是红十字的医院。”他说。

据石家庄卫生局和红会档案显示,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结合医院,是一家民营医院。

马玉民说,2009年,该院的名字叫“石家庄中西医结合医院”,它打报告要求成为省红会会员。省红会批准。此后,它被省红会允许使用“红十字”名称,从而改名为“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结合医院”。

马玉民向记者出示文件,上面有中国红十字总会规定,如下情况可使用“红十字”。一、由国际红十字捐赠成立的医院。二、和红十字会有紧密联系的。还有一种情况是,“为红十字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私营医院。”

“我们只对为红十字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私营医院授权。”河北省红会官员马玉民说,而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结合医院,恰好符合这一条件。

马玉民反复强调上述医院为红十字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可一旦让他详细介绍究竟做了何种贡献,他开始变得支吾起来。

“2009年,它给的哥的姐做过免费体检。2010年,它给红会捐赠过价值十万元的药品。”马说,可能医院还做过一些事情,但想不起来了。

省红会展开调查

省红会官员马玉民承认红会与该医院有经济往来,但该院行为损害声誉,红会开始调查。

今年6月的一天,在河北省红会办公室里,一位戴着眼镜的员工在网上浏览,看见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结合医院宣传自己做了很多公益活动,他认为这和他所了解的情况不符。

多年来,这名员工曾多次联系省红会领导,让他与张振义会晤,以解决各种各样的投诉。他记忆中的那家医院,与现在张振义对公众宣传的秉承红十字博爱、人道等精神的医院截然不同。

“他们很少做慈善和公益,却靠红十字这块招牌获得了很多好处。”上述这名员工说。

“医院给了省红会钱,省红会对医院的很多不道德行为听之任之。”这名省红会员工说。

2010年,有人检举“红十字”医院涉及伪造红会公文,在农村进行免费体检。这一事件引发了红会的重视。上述省红会人员称,红会对此行为不满,不过当医院的几万元赞助款送到红会后,什么事情就都没有了。

类似的事情还发生在2011年,当时有人检举红十字医院向公众宣称自己是红会直属单位。

“领导当时很气愤,让我叫来了医院的负责人。”上述知情人回忆,谈话时红会的领导曾数次质问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于红会的质疑,医院做出了整改,在网上删除了一些让红会不满意的言论。不过没多久,这些内容又重新回到了网上,“当然医院第二次向红会进行了捐款”。

6月3日,省红会官员马玉民在办公室里承认了红会与该医院之间存在经济往来。

“效益好就多给些,效益差就少给些。”他说,“2012年的钱还没收到,前几年医院大概向红会捐了五万元。”

6月3日,也就是这家红十字医院因涉嫌散发色情刊物被河北省打黄扫非办立案两周后,河北省红会官员马玉民针对红十字医院的所作所为进行了置评。

马玉民说:其实河北省红会也是受害者,他们(这家红十字医院)严重损害了红会声誉,自己正在展开新调查,然后“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文中村民和学生的名字均为化名)

来源:新京报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