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1日

看守所新死法:看球死

6月18日下午3点23分,认证微博“里斯丁丁历险记”@都市时报爆料:“云南沾益县小河底看守所发生‘看球死’。”对此,沾益县看守所回应,看守所内无电视可看, “ 看球死”一说很荒诞。

网爆:“看欧洲杯过于激动而死”

“里斯丁丁历险记”在微博向都市时报爆料称:16日,沾益县大坡乡新庄村委会老黄口村民舒树兵,在沾益县小河底看守所“自行死亡”。昨日有新说法称,死者“是看欧洲杯足球太精彩过于激动而死!”

对此,知名网友“边民”第一个发表看法。几名网友附议后,“边民”再次评论说:“哪里的看守所都死人,这个不稀奇。稀奇的是死因层出不穷,一个比一个古里古怪。看守所本应该是限制人身自由同时又绝对保证人身安全的地方,怎么可能样样原因都可致人死亡?”

家属:正和沾益县政府协商

昨日下午5点半,记者联系上死者舒树兵的家属。其姑姑舒锁珍说,被关押在沾益县看守所的舒树兵是16日死亡的,“我们现在沾益县政府协商”。

舒树兵的父亲舒桥所介绍,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舒树兵今年才25岁,还没有成家。19岁的小儿子也在家务农。去年底,舒树兵和新庄村委会一名治安员在麻将桌上发生争吵,舒树兵用凳子砸伤了那名治安员。后来,他们家为此还支付了3000多元医药费。后来,伤者把舒树兵告了。去年12月14日,舒树兵被关进沾益县看守所。

17日凌晨1点左右,一阵敲门声,把舒桥所和老伴从熟睡中吵醒。他起床开门后,新庄村委会主任带着两名穿着制服的警察走进他家。警察确认他们是舒树兵的父母后,就对他们说,舒树兵在看守所“有点事”,让他们去看看。当时,舒桥所还提出换件衣服,但民警说马上就走。于是,他们夫妻就跟着那两位民警出门了。

当天凌晨4点左右,他们到了沾益县城。民警安排他们在一家招待所先住下。17日上午11点左右,接待他们的人才说舒树兵已经死亡。随后,有人领着他们到了沾益县人民医院太平间,见了儿子最后一面。

死者再过半年就可以回家

昨日,先后赶到沾益县城的10多名家属和沾益县有关部门,对此事展开协商。舒桥所称,沾益县政法部门解释,舒树兵死于突发疾病,属正常死亡。“他们只愿意出点安埋费。”

对此,死者家属难以接受。舒桥所说,舒树兵已经在看守所关押了半年,再过半年,就可以回家了。一个月前,他和几个亲戚还到看守所看过儿子。“他当时好好的,没有生病。”

舒桥所称,舒树兵1.74米个头,体重70多公斤,身体一直很好。舒树兵的一个表弟,还到看守所见过舒树兵。“那时他也没生病。”

“生病总有个过程,什么病这么急,一下就死了。”舒桥所表示,他们虽然没有在舒树兵的遗体上发现伤痕,但对于沾益政法部门给出的死因,他们难以接受。况且对方也只说是疾病致死,究竟是什么病那么急,也没有具体说法。

对于网络上说他儿子“看球死”,舒桥所表示自己不知情,他也没有听谁说过。

看守所:“看球死”一说很荒诞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上沾益县看守所一位负责人。据这位负责人简单透露,舒树兵属正常的生病不治死亡。

针对网友所说的“ 看球死”一说,他觉得很荒诞。他介绍,沾益县看守所内,就没有电视给在押人员观看。

另外,沾益县公安局有关人员表示,沾益县人民检察院已介入调查此事。目前,尸检结论尚未出来,舒树兵的具体死亡病因,还在调查中。针对网友所传的“看球死”,他回应“不符合常理”,看守所内没电视可看,在押人员没有这么高的待遇。就算看守所有电视可看,欧洲杯也在深夜播放,按照看守所内规定,在押人员正常作息时间也不允许。

目前,沾益政法部门及看守所仍在和死者家属就死者善后进行协商。

链接


博主何人?

看到该微博后,记者及时微博关注这位名为“里斯丁丁历险记”的博主,希望与之取得联系,了解消息来源。昨日下午6点37分,记者又@“里斯丁丁历险记”,表明身份,希望与之联系,但对方始终没有回应。

微博上,该博主注册信息为“海外荷兰”。认证信息则为:“《赢在中国》第三季36强、云南2007年度十大新闻人物”。

对于博主身份,死者亲属也不愿多说,只强调说是“一个好兄弟,好心人”。

来源: 都市时报云南网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