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0日

环球时报:希望美国彻底改变百年前的心态


美国18日正式就100多年前的排华法案做出道歉,美国国会的决议案值得欢迎。这件事告诉我们,直到100年前,西方的社会政策中仍有大量野蛮的东西,而在当时,英美等西方重要国家的精英们曾相信自己是文明的。

一个问题是,西方今天彻底“文明”了吗?西方当下的精英们大概是这样认为的。然而未必,西方主流价值体系仍有强烈西方中心主义色彩。文化歧视扮演了对种族歧视的某种传承。

美国今天对中国的态度,远不是建立在客观评价体系之上的。美国相当一部分精英对中国充满偏见,这种偏见和百年前美国人对在美华人的偏见有不少相似性。美国舆论常用“专制”甚至“独裁”这样的标签概括中国,不愿细究中国蓬勃发展的内在原因。

再过若干年后,美国的未来精英们回头看今天美国舆论对中国的压制和诋毁,很可能也会觉着今天美国精英们做过了头。

偏见常来源于优越感,而对绝对利益的追求会让偏见走向极端,并在不受限制权力的帮助下升级为违背文明的行为。

当年华工赴美促进了美国经济的发展,但华工后来的增多也带来了一些就业压力。美国人对华工的态度完全是实用主义并且自私自利的,他们只想要华工带给美国的好处,而拒绝为获得这些好处承担必要的付出,所以就出现了后来的排华法案。

今天美国国会似乎在以同样的自私自利对待世界。他们清楚中国的发展是人权进步的最大源泉,但他们不断给中国发展出难题,下绊子。因为他们不仅不希望中国的发展损害美国的现有地位,而且他们认为美国应当调动各种力量阻止中国对美形成挑战。

人类政治文明在不断演进,对个人权利的尊重逐渐形成全球公德,对族群的尊重也在逐渐发展,但对国家的尊重还处于最初的摸索中,根本原因是世界秩序依然是民族国家之间的强权模式,所有人和族群仍以国家为单位进行利益最大化的竞争。

美国需要有更多的“觉悟”和公益心,才能更正常地对待中国。但世界没有促成美国这些“觉悟”的力量,美国利益左右着世界舆论的价值判断方向,美国有能力把错的说成对的,把正常的说成不正常的。

中国人大概不能对美国的“新觉醒”抱太多指望。美国国会的这一次觉悟已经为我们送来足够多的信息。那是个同样会犯错误的国家,美国的对外态度有可能很不靠谱,甚至极端。当涉及到我们自己时,尤其需要对它的甄别。

尽管如此,美国国会18日的决议案依然值得赞扬,它代表了人类理性的进步,以及道德强制性虽然缓慢但却坚实的扩大和加强,人类处于充满希望的进程中。

来源:环球时报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