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5日

一日段子荟萃




@记者刘向南:【扶清灭洋】陕西镇坪被引产孕妇家人接受外媒采访后,有人在他们家门口打出标语:“痛打卖国贼,驱出曾家镇”。

@kunlove:“你是怎样把孩子从幼儿园骗走的呢?”记者采访被捕的人贩子。“没什么的”,人贩子抬起头憨厚地笑着回答:“我每天都看他父母的微博,对这娃太熟了。”记者又采访警察:"请问孩子的父母为什么现在也被捕了呢?"警察抬起头憨厚地笑着回答:"他们是卖国贼。"

@贺江兵:贪官把数以亿计的资产转移海外,如果他老婆不杀人,杀人后如不被外国人知道,那不叫卖国;央企投资海外巨亏,那叫学费,不叫卖国;对自己国民第二胎引产,那叫计生不叫卖国;三公消费年过万亿,那叫拉动内需不叫卖国;一个怀胎七月被引产的妇女接受德国媒体采访一次,这才叫卖国。

@ranyunfei:这个国家诸多人事和价值观的倒错俯拾即是:贪官作廉政报告,专家证明吃毒食品无碍,无良者要给民众建立道德档案,无权无势者却可以被骂作卖国者。整个国家大多是由于公权力毫无约束而造成的灾难,而真正美好的人事被扼杀。让我想起席勒的一句话:美好事物的魅力来自于自由。

@aiww:“反观薄熙来事件,陈光诚事件和我的。我们是三个非常不同的例子:你可能是党内高官,或是谦卑的维权人士,或是被认可的艺术家。(三者)情况完全不同,但有一点是共同的:没有一个人经过了公平竞争,公平审判,公开讨论。”

@qhgy:梁振英:15年过去了,香港的 发展验证了“一国两制”构想的伟大。另一方面,香港毕竟由外国政 府管制了100多年,在人心的回归方面,我们还要做大量的工作,这将是一个长期过程,包括香港民众的国民教育,了解我们国家的历史,了解我们国家的发展。日人民报

@高晓松:飞机上喜获一份人民日报,久未读中文报纸的吾如饥似渴地学习起来。学着学着,几道鼻血幸福地流淌:祖国太强大了!威服四海,震慑群小,领导慈祥,人民安康,资本家忧国忧民,残疾人载歌载舞,境外媒体纷纷亚克西,少数民族激动的抽筋!学着学着,吾站了起来,自豪地在飞机里走起了正步。

@土家野夫:应邀旁听了一个会议,听一位叙利亚流亡作家介绍叙利亚的现状,忽然从后面站出来一位叙利亚贵妇,高声呐喊——你这个败类,你究竟拿了美国法国和基地组织多少钱,要在这里来诽谤你的祖国……大家平静地听这个叙利亚五毛发威咆哮。看来极权国家的五毛,骂人的方式语气和说辞,都是统一了的。

@周孝正:中国这个民族玩完了!每年贪官向海外转移财产2.9万亿,党员98%贪污包二奶,98.7万山区小孩没学上,乞丐296万,每年冻死、饿死4000人…就没一个人理睬!而用千亿发射一神九,亿万人无不动容!中国还有救吗?

@Benfilm63:国税总局:免除1元以下应纳税额 减轻纳税人负担 http://goo.gl/YYRk4 太皇恩浩荡了。

@bigman510:安徽淮南78岁的姚克亮老人通过电话查完自己今年高考分数,总分是63分,他显得有些失望,因为这和他估的630分差距太大...... 无力吐槽

@kunlove:中国媒体别这么恶心行不?朋友公司上市,四天内被大大小小一百多家媒体威胁!且刚开始都是谈新闻,不出二十分钟就谈广告,且狮子不开口,"限你明天上午确定合同,不然就负面!"朋友不信邪,但扯七扯八的负面果然出!媒体又追杀“快投广告吧!不然连续出!”朋友苦逼死了!媒体环境好恶!

@wangpei:我一位从事监察工作的朋友说,利用彩票洗钱是一种新发明。具体方法是,通过彩票中心的内线,找到中奖者,然后用现金买这张彩票,并且出价更高。例如,五百万彩票用六百万现金买。通过这种方法,自然而然可以把来历不明的钱统统洗白。现在你不再纳闷为什么新闻里经常看到有人连中很多一等奖了吧?

@土豆网:【医院雷人海报大学生人流可按揭】近日,沈阳一家医院贴出雷人海报称,大学生只需凭借身份证或学生证做人流可分期付款,首付30%起。该院负责人承认海报内容属实,“为扩大影响,还走上街头发放过宣传材料”。 “首付30%起各型套餐任选,在保证学生的私密性的同时方便快捷”。

@女校长日记:“中国妈妈”这一称呼,是美国高中生口中的讽刺语,意思是:中国妈妈就像一只老母鸡,华裔的同学就如小鸡,总要靠老母鸡的翅膀来保护。“中国妈妈”的出现不得不让我们再一次审视中国家庭教育中出现的“夸张母爱”现象。

@HuPing1:有些上岁数的人总是讥讽那些为真理和自由而斗争的年轻人“幼稚”。这就从反面揭示了,他们的所谓“老练”不过是卑怯而已。在某些人心目中,“成熟”就是说学会了对邪恶见惯不惊。

@haitaode:北京一本文科495分,理科477分。分别为总分的66%和63%。帝都以外考生,请勿参照,以免情绪不稳。

@林毅夫:如果我讲8%的增长维持下去不是问题,我是不是在放卫星?问题是这颗卫星我1994年就放了……到2030年中国经济规模赶上美国,基本上已经变成共识了!

@ljqu:1908年,清政府颁布了中国第一部新闻法《大清报律》。报律规定,凡是年满20岁的正常人,都可以成立媒体,只要在发行前20天向衙门申报即可。

@微天下:日本《朝日新闻》24日专题报道了朝鲜赴外劳工工资情况。报道举例称,在捷克合资缝纫厂的朝鲜女工可攒下的钱不到工资10%。她们月薪150美元,其中75-80美元被汇回朝鲜。另外每月要交40美元住宿费和《劳动新闻》订阅费1美元,还要交2美元向平壤金日成铜像献花。

@laoyang945:行驶于香港机场至荃湾线近10年的巴士司机阿华,有一个深刻体会,近年跟“强国”(大陆)人的争执,越来越多。他举例:“他们没有按铃,我没有停车,一班人就围上来喊打喊杀。当我报警后,他们就冲出马路,然后假装被车撞倒,要我赔偿。每个月总要发生几宗。”

@zhangfacai:天津有个奇怪的传统,痞子来你店斗狠比自残,你狠不过他,店就要归他。河东有一粮栈老板叫王半城。有人谋夺他的店,慨然应允。在门前烧一锅热油,伸手进锅把胳膊炸成焦炭,对方吓跑了。更狠的是一个叫张绍增的,熬热一锅油,自己跳锅里炸死。抢店痞子吓哭了。时代在进步,现在,房主自焚痞子却乐了。

@xiaozecn:去朋友家坐,看到她的 电脑里挂着四个QQ,其中还有两个是空白没加一个好友的,但QQ等级都是一个太阳以上的。好奇之下我就问她干嘛要挂着两个没有好友的QQ,吃饱撑着的啊!她缓缓的说,将来给我的孩子用,不能让他们输在起跑线上。

@dyliu206106:华山之巅,黄药师向郭靖、黄蓉望了几眼,叹道:“靖儿,你母亡故,明儿你随我回桃花岛,由你大师父主婚,完了你与蓉儿的婚事,如何?”郭靖悲喜交加,跪拜在地,冲着山崖吼道:“郭靖明儿要成亲啦!”只听山谷间传来一声回音:“新郎是韩寒吗?”

@kentzhu:知乎上有人问,“为什么很多人把百度叫度娘”,我回答说“因为没有鸡吧”。然后哟人说,在这种高质量问答网站别再这样瞎扯....尼玛,难道我说的不是正确答案吗?靠!

@fndhrt:听来的:一个旅日程序员在电车上爆揍怪蜀黍,被骚扰的日本小妞瞬间爱上了中华纯爷们,非嫁不可。于是一次见义勇为换来了一个人挣钱一家子花的日式励志生活。

@panda_L:小时候问妈妈【为什么蜗牛有时候看上去还是挺可爱的,但是鼻涕虫却只会让人恶心呢?】,妈妈回答到【这大概就是有房男和无房男的区别吧。】

@liudimouse:“悟空你听我说,最近悟净的行为很怪。我多说他两句,他就一言不发走开,然后躺进小白龙的食槽里。”“沙师弟不善言辞,他应该是在用行动表达对你的不满。”“什么意思?”“卧槽。”

@yjc2020:果然,欧洲国家杯四强产生。分是是Portugal、Italy、Germany、Spain。他们的名字第一个字母取出来放在一起就是:PIGS。

@StarKnight:「牛郎和织女一年只能相见一次……好浪漫噢!」——不过别忘了,这两货是恒星,寿命大概在10亿年左右,若换算成人类寿命(就算100年吧),差不多是每3秒钟见一面。就算是同居也达不到这么高的见面率吧!

@xie107:穿裙裤的姑娘心术都坏透了。裙子之所以性感,就是因为它可能走光。我们看着短裙,意乱情迷,脑补一阵狂风。裙裤算个什么东西?它把短裙的好处给占了,却拒绝付出一点点可能性,就像举办一场已经被取出头奖券的抽奖大赛,是蒙人。穿裙裤的人不可深交,品质有问题。

@宇航员王抗美:为什么广告里的他们送个药膏、喝个奶茶、买个口香糖、吃个肯德基就在一起了,为什么!

@doubleaf:下班路上,千里车流,万里人潮。望大街内外,车行如龟,司机烦躁,一步不动,总是红灯憋出尿。交通如此多焦,引无数大款上公交。惜奥迪A6,慢如蜗牛。奔驰宝马,无处发飙。一代天骄,兰博基尼,泪看电驴儿把车超。俱往矣,还数自行车,边蹬边笑。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