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4日

被引产的7个月胎儿从天堂的来信


俺生前是陕西安康镇坪县曾家镇一个7个月的胎儿,还未来得及出生,还没有取个名字,就于公元2012年6月2日15时40分左右,在陕西省镇坪县医院,应镇坪县计生办干部的要求引产了。(6月13日《华商报》)

如今,俺的灵魂已经上升到天堂,听说凡间舆论为俺引产之事,闹得沸沸扬扬,俺特地修书一封,寄语世人,别再为俺的事情忧虑了,俺还庆幸没有出生下来呢!

有人为俺打抱不平说,7个月的胎儿属于大月份的胎儿,基本上有人的体征,不能随意引产。话虽这样说,但你得看看你在哪里说这话。比如你在美国说这话,绝对是政治正确的,因为在信仰上帝的国度,生命被视为是上帝赐予的,属于上帝。所以堕胎就是杀人,就是对神的挑战。在那些国家,别说政府强制引产,就是母亲自愿堕胎,那也是争个死去活来。但是,我们这个国度,并没有人信神,既然不信神,那就没有对神的挑战一说,我们相信的只是国家和政府。

政府主管着我们的财产、思想,当然还包括肚子里的生命,生育是必须计划的,如果违背了国家的计划,那当然不能生育,所以,超出计划的7个月胎儿,命运注定是引产,而不是生育。所以,善良的人们,你们不要为我而难过,因为我虽然在父母计划里,却不在国家计划里,所以,俺就没有出生的权利。

朋友们,真的不要为我难过,因为我的引产,为计划生育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因为,据说我们国家人口有13个亿,我们的土地和资源无法承受更多的人口。既然如此,地藏菩萨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那就让我引产为计划生育事业作贡献吧。

虽然,当初说计划生育政策搞30年,现在30年早过了;虽然在2009年,中国的老龄化比例已达8.3%,显著赶超世界平均水平7.5%;虽然,由于多年的低生育,我们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用工荒不断出现;虽然,专家预计,就是现在放开生育,也很难避免人口减少和对国民经济的重大损害。但是,这些领导们是不会让你在立法会上讨论这些的,所以,我们还是要听领导的,领导说的总是对的,是不是?

还有人为我打抱不平说,即使是要搞计划生育,也要依法来进行。《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只规定,对超生的家庭“应当依法缴纳社会抚养费”,并没有赋予政府工作人员强制引产的权力。但是,我听镇干部说,他们只是“反复做思想疏导工作”,虽然在反复的思想工作之下,你根本就没有不同意的权利,但这已经是够好的待遇了。至少,他们还没有像福建南安蓬华镇计生办一样,进行跨省追捕,也没有像其他一些地方一样将胎儿和母亲一起送上天堂。要说违法,人间处处不违法,你说计生违法了,但是,强行血拆的人就不违法了吗?设置黑监狱截阻访民就不违法了?城管随意殴打小贩不违法了吗?

好了,真的,朋友们,公民们,别再为我的引产而难过,其实我在天堂生活得很快活,真正要担忧的恐怕是你们这些已经出生了的人们。你们生下来就有三聚氰胺的奶粉等着,你吃的饭有毒大米,吃的菜有地沟油,你上学有“黑校车”,你高考会被“替考”,你找工作要“拼爹”,你出外旅游要小心动车追尾,你做小买卖,当心有城管,你住的房子小心被强拆,当然,如果你死了,你的墓地只有二十年产权。谁让你不幸生在中国呢?

杨涛(江西检察官)

来源:山西新闻网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