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4日

党员微信朋友圈不是私人空间

5月3日,据湖南日报报道,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两项法规被很多党建专家称为"改革开放以来最全、最严的党纪",有党建专家解读《条例》认为党员的微信朋友圈不属于私人空间,如果通过微信朋友圈妄言妄语造成恶劣影响要受违纪处分,微信微博均不是法外之地。

以下为官方媒体报道选摘:

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两项法规是十八大以来我们党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落实八项规定、反对"四风"的制度化、常态化的重要成果,是全面从严治党最新实践的结晶。《条例》被很多党建专家称为"改革开放以来最全、最严的党纪",是我们党成立以来第一部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的系统成文的"党内法典"。《准则》是党执政以来第一部坚持正面倡导、面向全体党员的廉洁自律规范,是向全体党员发出的道德宣示和对全国人民的庄严承诺。

在一个诱惑越来越多而要求越来越严的时代,党员干部对自己的言行不能不经常进行自省,避免"走错一步、毁掉一生"的发生。《准则》和《条例》就是党员干部作出正确的行为选择"指示灯"。党员要永葆政治青春,就要时刻不忘党旗下的宣言,自觉把两部法规作为一面镜子对照检查,在思想上多一些扪心自问,问一问自己的行为是否符合纪律的要求。问得清,守得住,才能行得正,走得远。从当前的关注点或者敏感点来看,尤其要做到以下"十问":

一问:党员微信朋友圈是不是私人空间?

《条例》规定,妄议中央等违反政治纪律的行为,是通过信息网络、广播或者座谈会等途径公开的。微信是当今社会越来越重要的传播媒介。党员的微信朋友圈,无疑是信息传播的一种重要渠道,它的浏览对象是不特定人或者特定多数人,具有相当的公开性,并非仅有家人和少数经常交往的好友,不属于私人空间。如果党员通过微信朋友圈妄言妄语,胡言乱语,就会被广泛转发,造成恶劣影响,破坏党的集中统一,因此要受到违纪处分。比如,东部某市公安局副局长吴某,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篇关于攻击"一国两制"的文章,便轻点手机屏幕进行分享,发表评论附和。他的这一举动,看似不经意,其实违反了政治纪律,一条很重要的政治纪律——妄议中央大政方针。与此相关,党员微博不是法外之地。任志强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在微博上持续公开发布违法信息和错误言论并产生恶劣影响,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不仅微博被关,而且受到了西城区委的处分。

更多内容



via 奇闻录 http://qiwen.lu/31709.html

IFTTT

Put the internet to work for you.

Turn off or edit this Recipe

魏则西的葬礼

「魏则西事件」持续发酵,在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此事件进行调查后,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也于5月3日宣布联合对涉案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进行调查。财新网摄影记者记录了魏则西离开的最后时光。



via 奇闻录 http://photos.caixin.com/2016-05-01/100938827.html

IFTTT

Put the internet to work for you.

Turn off or edit this Recipe

盛世一景 5-3

日前,有网友发帖称,位于深圳宝安区西乡海城路旁边的政府保障性住房坪洲新村小区,虽然2008年就竣工,可是至今该小区还是处于空置状态。

根据相关资料显示,坪洲新村总计分为一、二、三期开发,由宝安区住宅局投资3.8亿元兴建,为政府保障性住房,主要为宝安区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职员提供安居房,总计约有2700套。坪洲新村一期于2008年竣工,由9栋高层塔楼合围而成,总计有776户。

2008年坪洲新村一期建成之后,宝安区相继出台了一些文件,试图将这700多套住宅合理分配下去,当时还公布了第一批和第二批入围人员名单,原计划在公布第三批名单后开始统一分房,可是第三批名单却迟迟未能公布,最后分房工作就这样被搁置下来。当年那批入围人员眼看着宝安房价从每平米不过万元,攀升到现在每平米近6万元,分房变成一纸空谈。对于坪洲新村一期迟迟未能分配众说纷纭,其中最为主流的说法是,坪洲新村一期户型面积超标,所以才导致房屋无法正常分配。



via 奇闻录 http://qiwen.lu/31705.html

IFTTT

Put the internet to work for you.

Turn off or edit this Recipe

2016年5月3日

盛世一景 5-2

4月30日,广东东莞一商场内惊现美女"人体盛宴",一美女人体彩绘模特摆造型躺在一个5米的超大型青花瓷巨碗上,身边摆放有各种美食供市民免费食用,吸引了众多的市民排队来观看。

Img447367530

Img447367528



via 奇闻录 http://qiwen.lu/31697.html

IFTTT

Put the internet to work for you.

Turn off or edit this Recipe

周末段子荟萃 5-2

@mozhixu:你国四大自残: 百度治病,微信养生,专家荐股,微博时政。分别伤害身体,父母,财产和智力,总有一款适合你!

@blogtd:如果阴间也有知乎,获点赞数量最多的一个回答肯定在问题《做中国人是种怎样的体验》下面。

@damyata:一条特殊准则普遍存在于希特勒的德国:那些知道的人不说,那些不知道的人不问,那些问的人得不到答案。通过这种方式,典型的德国公民赢得并捍卫了他的无知,而他的无知,似乎让他对纳粹主义的支持有了充分的理由。 #乱翻书 #再度觉醒

@jajia:如果不实践两早论,那么还有更犬儒的三巴论:闭上嘴巴,管好鸡巴,加紧尾巴。鼓吹移民,只是希望朋友们过得更好一些。我知道这在公共价值上是有问题的,也不必在道德立场上来反对这句话。

@格瓦拉:【院内故事】孙子问爷爷:你知道吗?每次您视察工作时,动物们都是事先排演多遍,您看不到真实的情况啊!爷爷微笑:我看的就是它们排演的,看看它们是否用心演给我看,这是组织能力的体现……真实情况不是靠这样视察得来的,视察是一种仪式,祖法传下来大家都需要的心照不宣的表演仪式……

@szstupidcool: 最高指示:"对待知识分子的善意批评,不要揪辫子,不要扣帽子,不要打棍子。"其实这个最高指示,满满的居高临下的圣旨感觉,摆明就是我现在就是奴役着你,你还能怎么着?让你提提意见还是可以的,但是就别太装逼了。

@hnjhj:对待知识分子的善意批评,不要揪辫子,不要扣帽子,不要打棍子,抓他嫖娼就可以了嘛。

@江枫时评:开会时称人民,落户时称居民,强拆时称刁民,发怒时称屁民,收税时成了公民,打仗时称亲人。对外,老子有钱,到处撒钱。对内,老子有枪,到处开枪。据说人民的幸福是档和ZF给的,那么人民的痛苦是谁给的?我们只能这样回答:人民的痛苦都是自找的。

@MyDF:说到退党还有一个笑话,基督徒孙海英,微博大V,被《环球时报》点名批评「党员信教、发表政治煽动以及历史虚无主义言论」,一时间各大官媒纷纷响应,要求孙长老退党, 孙海英回应:「谢谢关心和批评,我受宠若惊!更正:孙海英,男,59岁,非党员。」,做人要讲道理,不能污蔑别人是党员啊?!

@周濂:在家长制的政治传统中,合法性的依据在于"我是你爸爸";在独裁或极权主义的政治传统中,合法性的真实基础在于"我比你更强大";在精英制的政治传统中,合法性的依据在于"我是专家";在现代民主政治中,政治合法性的基础只能诉诸每一个公民的理性认可。

@szxiaojl:海口强拆事件,都把那帮政府杂碎人员说成土匪。我一点也不赞同,不要侮辱土匪。土匪做事也有底线即八不抢:1、即残疾人不抢;2、孝子节妇不抢;3、寡妇犊子不抢;4、婚丧嫁娶不抢;5、婊子老鸨不抢;6、学生苦力不抢;7、先生郎中不抢;8、清官还乡不抢。可是想想当今:土匪没做的,谁在做?

@lxc777:刚毕业做社会新闻,领导老派给我医院相关的选题。当事人通常是罹患疑难重病的人家,还有活生生在医院走廊吐血身亡无人救治的流浪汉。我写他们的遭遇,以求他们得到捐助、恰当的就医机会以及公正的对待。第一次有母亲给我跪下的时候,我心里面就只有愤怒。对这个病人要靠记者来救的社会无比绝望。

@zmt0516:很多年前就有老军医擅长治疗性病的传说,和平年代的军队无法强奸敌国妇女,为何会有这么多性病病例,军队当中一定暗藏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交易。

@blogtd:产房内-妻子:我们的孩子长大了念剑桥还是牛津?丈夫:老婆你醒醒,我们是中国人…妻子:哦,那我们的孩子长大了用谷歌还是百度?

@njhuar:百毒控制了國內信息入口,而南極惡則控制了言論入口,所以你在朋友圈看見對百毒的轟炸,不要以為企鵝就是天使,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WeipingQin:青年魏则西之死,成为当下中国舆论焦点,人们或愤怒或庆幸。百度和莆田联袂作恶多年,监管部门岂有不知之理,丛林中国,生老病死,都是他人盘中餐。弱肉强食,动物凶猛,坑蒙拐骗偷,吃喝嫖赌抽,众恶随意,莫贪国是,哪怕娱乐至死。这是人类世界一个很特别的物种,其生存哲学就是出人头地,混吃等死。

@Kyou_Kyouu:百度竞价排名这件事儿,让我们知道,给你50万按下一个按钮杀死一个你不认识的人这样的选择题,距离我们一点都不远。

@zhilushi:网友西乔女士曾经评论到:「百度控制着普通人接触信息时代的入口,却把路标指向邪恶欺骗的世界。它让人们对互联网世界失去信任、对技术失去尊重、在使用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知识/信息获取方式时感到恐惧。加剧了信息占有乃至智识上的不平等。这种对弱势群体对普通大众的经年累月的作恶,是最深的恶。」

@libearal:而墙的作用,不是让人们"用不了谷歌只能用百度了",而是通过对信息的封锁和控制,让人们产生"我们有百度就足够了没必要去用谷歌"的想法。这种信任的根基是虚假的,但是本身却是真实的。

@Cloudbleu:魏则西的事情爆出来之后,在人提醒后搜了下东方医院换人工心脏手术的系列报道,可怕程度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躲过了搜索的虚假广告躲不过恶毒医院,在中国,总有一种死法适合你。

@huajack:为迎接G20,街上出现了很多临时上岗的女巡警,说是必须大学学历168以上,其实就是没经过训练的花瓶,真遇到突发事件跟普通女性的反应没啥两样,搞得20国领导人到杭州来招嫖似的~

@heynancy45:说服长辈安装净水器历经数次沟通,央视只花两分钟时间,就能让长辈亲自把净水器卸下来。

@海獭四四:很好奇中国社会的普遍观念到底把恋爱婚姻当成什么。我觉得为了应付社会压力、传宗接代和改善经济状况的结婚都应该算骗婚。

@chuhan:"如果你不能坚持看完一集甄嬛传,我觉得你就不适合生活在这里。" 深以为然。

@Air_Mu:你国的禁欲规则反而让一切都更淫俗。就拿直播网站来说,一大堆条例限制所谓的女主播卖肉行为。可这些网站除了游戏之外最大的卖点其实就是靠那群怪异丑女吸引猥琐男。像TWITCH就没有这样的。因为别人要撸管大可上直接上YOUPORN,色情直播也有正经门路。

@alang198611:我和室友约定,每晚去街上慢跑半个小时,我们坚持了一个月,效果真的很明显,沿街的烧烤摊都被我们吃遍了。

@Scswga:第一个月上班只拿到1000元工资,心情很失落。老板安慰我:"别灰心,好好干,下个月会更多。"果然第二个月比第一个月多开了十个会。

@maylogcom:#转:建议把五一小长假的"长"字去掉,丢人。



via 奇闻录 http://qiwen.lu/31693.html

IFTTT

Put the internet to work for you.

Turn off or edit this Recipe

2016年5月1日

盛世一景 5-1

4月30日,海南省琼海市,女生穿上红色娘子军服装,参加纪念红色娘子军诞生85周年活动。本次活动将民俗、旅游、农业相结合,开启"处处可见娘子军,人人都是红军"的活动模式。

活动具体包括开幕式、阳江交流集市节、革命训练营、百人徒步重走红军路、追忆革命先烈阳江行、红色娘子军精神代代传——万人签名活动、红色记忆——革命歌曲演唱会、革命电影放映周、琼海红色旅游线路推介、千人自驾游琼海、红色骑行红军路等11项内容。



via 奇闻录 http://qiwen.lu/31688.html

IFTTT

Put the internet to work for you.

Turn off or edit this Recipe

总理啊 你就是我们的大恩人

2016年4月24日,在李克强视察四川期间,成都龙门古镇"新龙门客栈"前,以一对中年男女为首的大量"当地群众"围着李克强边拍边唱,向其表演方言颂歌。 根据视频内容所听出的歌词大致内容有"总理啊…你就是我们的大恩人,嗨嗨嗨!"等"龙门城建不服输,我们不靠不抱怨,自己的事情拼命干。""我们新修了大房子,我们过上了好日子。""新村新貌新风气,三年重建一瞬新…..超越震前五十年,中国梦啊一定会实现,幸福不忘共产党….听党话跟党走…..到永远"。

背景新闻:中新社|李克强三年后再访芦山震区 昔日废墟焕新颜

4月24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前往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考察地震灾区重建成果。[…]数公里外,昔日震中龙门乡已"涅槃重生",以便捷的交通、完善的基础设施、秀丽的风景迎接八方来客。龙门古镇"新龙门客栈"负责人邹烨告诉记者,交谈中,总理非常关心"乡村旅游互联网+"以及"如何带动周边民众致富增收"。邹烨说,尽管"新龙门客栈"才开业不久,但已吸引了20多位本地村民就业。

U19P9T1D265678F6DT20160425164413

以下为部分网友评论:

@胖虎莉莉:"是男人就坚持一分钟"。

@去槑去槑:挺了三十秒,受不了,脸都要僵掉了。

@俊河是深井冰:OMG一瞬间我还以为会到了文革。

@o_fire:没听清楚唱啥,但只听到12秒你是我们的大恩人,就没法看了,真难为总理要听完啊。

@Kellen_Kwok:这是不是就叫"群嘲"。

@馗马2014:红着脸看完的。接受吹捧如同接受下跪一样。



via 奇闻录 http://qiwen.lu/31683.html

IFTTT

Put the internet to work for you.

Turn off or edit this Recipe

反对的道路

4月29日是林昭逝世48周年,近年来,一些民间抗争者发起了每年林昭忌日的祭拜活动,参与人数一度有扩大之势,今年也不例外,也有一些人士试图前往苏州灵岩山的林昭墓进行祭拜。在冻结时代,可以想象,这样的尝试也会变得越发艰难:先期前往苏州的朱承志先生,被苏州警方拘押一天后,被扔在浙江长兴县某村口;沈良庆先生准备前往无锡探望友人,也被看作是试图暗渡陈仓前往苏州,而被拘押一天。或许,今天寥落的灵岩山,显示出了当局打压、冻结民间社会的阶段性成果。

也就是这两天,一位堪与林昭媲美的当代抗争者的命运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郭飞雄(真名杨茂东)的姐姐在近日探望后披露,郭飞雄目前身处医院,身体状况极其糟糕,而没有得到应有的诊断和治疗,其生命处于危险之中。这一危急状态,随即引发了广泛的关注,一些活动人士也随即发起了紧急联署《关于立即对郭飞雄进行诊断治疗的紧急呼吁书》,短时间内获得了近千人的支持,然而,到目前为止,郭飞雄仍没有能够获得应有的诊断和治疗,相关的关注活动势必还需要进行下去。

在大陆长达67年的专政统治中,从来都不缺乏反对者的存在,可谓不绝如缕。在改革时代前的"竹幕"之下,除了林昭等极少数人士,反对者的存在和事迹不仅在当时不为人所知,即使在文革后,也鲜有人提及。改革时代后,政治恐惧相对消散,国门也半遮半掩地打开,反对者的存在也开始不再随生随灭,而被外界关注者所记录,在境内也获得了一定存在的感知度,尤其是网络时代以来,借助互联网的无远弗届和即时传播功能,有更多的人开始了解到反对人士的存在,从魏京生到刘晓波,从胡石根到刘贤斌,从高智晟到郭飞雄,他们的名字不再是不能出口的"伏地魔"。

不过,以人口比例而论,对反对群体有所了解的仍是极其少数,而且即使是这少数人,也大多只能在相当简略和粗浅的水平上有所了解,在专政体制的长期压制乃至屏蔽之下,无论是反对人士的主要事迹,还是他们的基本主张,都还局限在相当狭小和相对封闭的一个环境之内,而无法对当代中国社会产生实际上的影响力。作为其基本主张的反对话语,历经数十年的生长发育,实际上已经具有相当的话语高度,也处于事实上的自说自话境地,既无法引发大范围的共鸣,甚至连严肃的争议也很稀罕。

相比话语传播,反对者的行动也遭遇到了同样的处境。数十年前仆后继的努力和牺牲,并没有得到最基本的感知,无论是中国民主党群体累积几百年的总刑期,还是高智晟、郭飞雄等人飞蛾扑火般的悲壮作为,又或者是刘晓波凭借多年坚持和《零八宪章》所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在这个国度就跟好像未曾发生过一样,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打压和牺牲,总是只能传达到特定的小群体,而无法激起更大的波澜,似乎,反对群体只是活在境外相关媒体和极少数积极分子中间的一种存在,被孤立于当代社会之外。

对于这种尴尬的状态,曾有过许多所谓的反思。对于话语的无法扩张,有人认为,这可能是因为认为反对者的认识水平所限,又或者是对主流社会的了解不够,故而不能提出为更广泛的群体所接受的内容,可是,如果真正阅读过陈子明、刘晓波、张祖桦等人的作品,就会发现,其中具备相当深入的观察,也具有远超同时代知识分子的认知水平,相比之下,那些被体制相对容忍而得以流行的各种内容,更像是某种赝品,并不具备真正的价值。

对于行动无法被感召和追随,也有所谓的反思认为,这是由于反对者不具备足够的行动力和坚定的意志力,故而无法穿透重重封锁,感召更多的人群,可是,从胡石根、刘贤斌、高智晟、郭飞雄、胡佳这样的人士身上可以发现,他们不仅锐于行动,而且坚定不摧,敢于牺牲,放之整个人类抗争史,也都是一等一的存在,他们的被忽视和被遗忘,不是因为他们自身有什么问题,这些所谓的反思实际是一种想当然而已。

反对群体的边缘和孤立,根本原因还在于当下专政体制无所不至的压制。大陆的极权体制来自军事革命的成功,并伴之以全面的社会革命,不仅摧毁了既有的社会权力中心,还将所有个体编织进了一个总体性社会当中,形成了体制无所不能,而个体一无所依的普遍状态。大陆的反对群体诞生于这样的贫瘠状态之中,处境最为艰辛,不仅稍有露头,就会遭遇到立即的专政打击,无法形成气候和规模,并且在遭遇打击后,还有伴随着无期限的持续压制和屏蔽,这种即时的打击和持续的压制屏蔽,才是大陆反对群体始终处于边缘和孤立的根本原因。

郭飞雄本人的经历就是如此,自2005年投身维权运动以来,就遭遇到了持续的打压,两次拘捕,他都以长期的绝食加以抗争,最终,还是在2006年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出狱未及两年,又因为参与声援《南方周末》和推动八城快闪等,拘押于看守所两年多以后,于法庭上被临时追加罪名,判处了六年有期徒刑,这样一次又一次进行打压的目的,除了摧毁其个人意志之外,更是为了将其从社会中拔出,加以隔离,最终将其孤立和边缘,并消除其可能的影响。郭飞雄的遭遇,也发生和正在发生于更多人身上。

专政对于反对群体的打击和孤立,使得许多人对于反对的道路心生怀疑,在这些人看来,在专政下,反对的道路注定无法形成可以累积的效果,也无法影响到更大范围内的群体,注定只能是孤独的吶喊,也因此,许多人开始寻找所谓的中间路线,试图通过取消对体制的根本质疑,来换取观念的传播和组织的发育,通过一种可扩展的渐进过程,逐步推动体制的转变,直到最后的转型,在前些年体制寻求市场化的相对宽松期间,即使在反对群体中间,这种思路也获得了相当多的支持。

但是,对于专政体制而言,并不会允许例外的出现,无论是从专政运行的长期实践,还是近几年的现实都表明,所谓的中间路线并不能换来体制的让步。与之相比,反对的道路固然艰辛而孤独,但却意味着对于体制的根本质疑,也意味着对于基本权利和值得追求的制度的根本坚持,它或许无法形成持续的扩展,甚至不为当下的社会主流所接受,但在现行体制难以为继的时候,它却能成为值得信赖的主张,和充满道义的感召。类似的过程曾发生在第三波民主化的东亚和东欧,也发生在不久前的北非茉莉花革命中。反对的道路从来都是孤独和艰辛的,但也是不可或缺,无从回避的。在这个意义上,对林昭的祭奠和对郭飞雄的声援,都是对于反对的坚持和传递,乃是这个冻结时代中,看似徒劳,实则弥足珍惜的努力。



via 奇闻录 http://qiwen.lu/31680.html

IFTTT

Put the internet to work for you.

Turn off or edit this Recipe